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世倾城:凶悍世子妃

容凌的愤怒

一世倾城:凶悍世子妃 如沫 1621 2014-05-04 20:10:09

  “云浅夕,你说你究竟是谁?”

  容凌的声音在浅夕的耳边低低沉沉的响起。

  浅夕呼吸不禁加重,她感觉到了危险,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容凌,我是云浅夕,被赶出门的云家四小姐,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浅夕强迫自己冷静,一双眼珠子不停转动,想要找到逃脱的办法,可是她身不能动,急的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人太弱就是这点不好,时不时的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是啊,你是无家可归的云浅夕,可是为什么你会跟君紫璃这般要好呢,为什么今天会跟着他走了呢?”

  听到容凌的话,浅夕就明白了,果然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之前想到容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也没想到容凌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来整治她,他这是想干什么啊?

  “容凌,我跟君紫璃是朋友,跟他一起走也是无可厚非,但你若是因为这个生气,那我跟你说声抱歉,但是我们能不能有话好好说。”

  浅夕尽量温和着语气说道。

  人处于弱势,总是不能硬气的。

  “你跟他是朋友?”

  容凌反问,声音很冷。

  浅夕明显感觉出容凌今天的状态不对,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可浅夕就觉得容凌不对劲。

  听着他的反问,浅夕竟然不敢理直气壮的点头,只紧抿着嘴巴不敢说话。

  “你跟龙渊的儿子是朋友?那跟我又是什么关系?”

  容凌的语气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恨意,口气冷的浅夕都感觉自己要冻成冰棍了。

  龙渊?皇帝?

  “我跟你是契约关系,你忘记了吗?”

  浅夕现在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间屋子,她心智比常人过硬,可这一刻也有一种心脏要蹦出胸腔的感觉。

  容凌听到浅夕的话久久没有言语,只一直冷冷的盯着她。

  “云浅夕,我跟你说过,我第一最恨背叛,第二最恨欺骗,第三是什么,你知道吗?”

  “什么?”

  浅夕的语气很小心翼翼,她觉得今晚有种要倒大霉的感觉。

  “你说要去见太后,却反而跟君紫璃那些人在一起鬼混,而我第三最恨皇室之人。”

  听到容凌的话,浅夕当即屏住一口气,连呼气都变的小心翼翼,她本来是要去见太后的,可是中途不是出了点小意外吗?而容凌的最后一点,最恨皇室之人,他不是也属于皇室之人吗?

  可是浅夕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蠢的开口说话的,大气不敢喘。

  “可是云浅夕,我最恨的东西,你一天全占了。”

  容凌说完这句话猛然出手掐住浅夕的脖子,狠狠的用力,这是想要了她的命啊。

  浅夕的眼睁大,胸口火烧一般,脸色涨的通红,张大嘴巴使劲的吸气。

  “放手……!”

  “救命……!”

  她使劲的呐喊,可是却喊不出声音,空气已经稀薄,眼前出现幻觉,脑袋也晕晕沉沉的,她要死了吗?就为了今天这么一次选择?她在容凌眼前唯唯诺诺了这么多天,还是逃不过被死亡的命运吗?

  就当浅夕以为自己完蛋了的时候,那用力掐着自己脖子的大手却慢慢松了开来,新鲜的空气传入口中,浅夕大口大口的吸气,这以前都是她折磨别人的方法,现在她终于也感受到了,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咳咳,容凌,我想活着,今天的事情我错了。”

  浅夕嗓子变的暗哑,但是仍然开口表情立场,这个bian态容凌不会是歇一会在继续掐她吧,在折腾几次,她这小命真的就没有了。

  可是容凌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他的手移开浅夕的脖颈之后,又在上面仿佛流连,像是在摸一件精美的玉器。

  浅夕浑身都发毛,欲杀不杀其实是最要人命的。

  半晌,容凌才开口,却仿佛不是说给她听,“云浅夕,你说让你一心一意跟着我的唯一方法是什么呢?”

  浅夕一愣,接着右眼角一跳,这是不好的预感。

  还未开口,就感觉到容凌修长冰冷的手从她的脖颈移动到她的前襟。

  浅夕的眼瞬间一下子睁大,呼吸也当即凌乱,接着怒呵出声,“容凌,你要干什么?”

  接着胸口一麻,浅夕再要开口已是不可能,哑穴被点,容凌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容凌会这样做的,毕竟她顶着一张人看人厌的脸,而且这个人是容凌啊。

  他怎会?他怎敢?

  前襟的扣子被一颗一颗解开,寂静的夜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吸声凌乱而粗重,而容凌的呼吸声却几乎闻不见。

  浅夕的眼瞪大,在黑夜下像是要燃烧,灼灼发亮。

  容凌似乎也发觉了,他停了下来,接着抽出浅夕腰间别住的丝绢,轻轻一扬,随即盖住了浅夕的脸。

  接着浅夕只听撕拉一声,衣衫尽毁,身上凉飕飕的,只剩下亵衣亵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