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萧雅的一见钟情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儛17小姐 1978 2014-08-27 07:18:44

  许落上前,将叶世晴锁在怀中,他的眼神染上了一层冷冽之色,只是嘴角却仍是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看似漫不经心地道:“你在躲着我……”

叶世晴下意识退了几步,许落见此,亦步亦趋,叶世晴被逼到了角落无路可退,反叫他靠得更近,又听他质问的口气,心生薄怒,道:“我没有……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质问她!

“撒谎,既然没有躲着我,为什么那天挂了我的电话!”

叶世晴:“……”

这货是怎么知道自己挂了他的电话的,叶世晴百思不得其解。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播Sorry,the number you dailed is power off,please redail it later……”

许落学了一遍叶世晴的口吻,他似笑非笑道:“叶小姐,我建议你,下次如果再骗人,请专业一点,不要接通,直接关机比较省事。”

叶世晴嘴角狠狠抽了一下,恨不得当场昏过去,脸上因羞愧染上了一层胭脂红,,如同黄昏时满布朝霞的天空,煞是好看。

许落心中一动,神秘莫测的黑眸中闪动着些许的柔光,如同恋人般呵护宠溺,气氛突然变得暧mei起来。

叶世晴正了脸色,疏离道:“许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许落眸光一暗,眼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嘴角的弧度却更深了,即使此刻他的眼中半点笑意也没有,冷漠得似覆了一层冰霜,令人不禁为之胆寒。

“叶小姐贵人多忘事,我今天是来提醒叶小姐,还记得这份合约吗?这上面可还有你的亲笔大名。”

许落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正是那天他定的集丧权辱国,毫无人权可言于一身的苛刻女佣合约。

叶世晴在心中大叫,该死的,她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叶小姐,你已经旷工一天了,是不是已经不打算实现你的诺言了。”

许落看见叶世晴懊恼地神色心情大好,难得发了善心:“叶小姐,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希望到时候能听到我想要的答案。”

许落靠近叶世晴,趁她还没反应的时候迅速在额上落下一个轻吻,他邪邪一笑,如同最优雅的痞子,令人心动不已:“这是告别吻,叶小姐,我的手机24小时为你服务。”

叶世晴的大脑慢了一拍,待她回过神许落已经翩然离去了,靠,她这是被调xi了吗?

叶世晴气愤地握拳,白皙的面容因气愤而覆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红:这家伙果然是色中饿鬼,他这是饥不择食了吗,居然连她都下得了口。

叶世晴把刚刚的想法重新过滤了一下,不由得微微一囧:……

她这算是把自己和许落都骂了吧,一是骂许落没有眼光,二是骂自己没有姿色。

靠之,都是那个该死的许落,他刚刚是哪根筋不对了,干嘛突然整一个告别吻!

掐死你,打死你,踢死你,呛死你!

叶世晴下意识地在脑子里演练了几百种让许落死得凄惨又非常有美感的死法,心中微微解气!

萧雅不知何时出现在办公室外,她双手抱胸,极有气势地站在那里,凤眸微调,带出一股子不悦之色。

“世晴,你真是深藏不露啊,难怪我给你介绍的男人你一个都看不上!,原来早已是金屋藏娇,美男在怀了,你的保密消息做得可真够到位的,简直比间谍还要专业几分呢。”萧雅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娇媚横生,水光潋滟,美不可言,只是这口气却像喝了五斤老陈醋般酸臭不堪,阴阳怪气。

叶世晴吐吐舌头:“萧雅美人,你还不知道我吗,名副其实的千年女光棍,万年的桃花绝缘体,那个许先生是我一个客户的堂哥,人家找我是有正经事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蓝颜祸水啊,极度的女人真恐怖。

萧雅眸光一亮,不悦之色顿去,她眉眼一弯,那张美艳精致如杂志模特的容颜突然变得生动起来,笑靥如花,喜悦之情跃然而上,就如同春花一般烂漫:“真的,你可不许骗我……也对,你从来不会骗人……”

萧雅向来白皙明艳的脸上竟浮上了红云,她扭捏了半天,磕磕绊绊挤出一句:“世晴,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你知道吗……”

叶世晴惊得眼睛都快掉下来了,这个人还是平日以豪放美艳,世故圆滑著称的箫狐狸吗,难不成是被别人附身了。

叶世晴看着眼前这张因染了羞意而更显美丽的如花容颜,脑子里却不经意地浮起另一张清纯可人,笑容明亮如向日葵的脸庞,心下一沉……

萧雅见叶世晴脸色晦暗不清,亦跟着变了脸色,她有些涩然道:“他……已经结婚了吗?”

如果说萧雅之前的脸色是一朵开得正盛的芍药,如今却已然有了溃败之色,失去了之前的生机,令人心生惋惜。

叶世晴见她如此,心下不忍,模糊不清道:“你误会了,刚刚我是在想自己的事……我和那位许先生不太熟,这种事情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萧雅嗔怪地看她一眼,眉眼具笑,说不尽的温柔可人,道不清的婉约柔和,仿佛清晨在风中微微摇曳的花朵,清新自然:“你吓死我了……”

她话头一转,叹道:“不过,若是我真的死心塌地地爱着他,就算结婚又怎么样,为他我一无反顾,绝不后悔。”

叶世晴惊疑地看着她,脱口而出:“你不是最讨厌第三者狐狸精什么之类的吗,你说他们是家庭粉碎机,是破坏社会幸福和谐的侩子手。”

虽然萧雅长了一副狐狸精的皮囊,也有着狐狸精般的智慧和高超的手段,但是叶世晴知道她绝对不会去当一个狐狸精。

可如今……

她也有点拿不准了。

萧雅有一瞬间的尴尬,随即不甚在乎地道:“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这个男人我只是动心了,却还没有到爱的地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