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不堪的过去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儛17小姐 4647 2014-07-07 00:09:43

  叶世晴的意识很模糊,身体昏昏沉沉的,好像漂浮在大海上的孤舟,又似在无底洞无休止地坠落着……没有真实感。

叶世晴分不清自己在梦境还是在现实,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离开了身体,然后一步步走向记忆的深处,那些被她刻意遗忘丢弃的过往,竟这样就这样在她的眼前展开……痛苦的,不堪的,酸涩的……

育康孤儿院前

“世晴,你要乖,要听话,郑叔叔会对你很好的,知道吗……”

一个长相和蔼的老人慈爱地看着叶世晴,布满皱纹的脸上是岁月走过后的沧桑。

“知道了,院长奶奶……”叶世晴怯怯地答道,闻言偷偷看了一样那位郑叔叔,后者慈爱一笑,女孩却像是受到惊吓般快速地低下头。

“郑先生,那世晴就交给你了……”

“院长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叶世晴被眼前这个温柔慈爱的叔叔领进了他的家,那个在叶世晴的眼里豪华奢侈如同宫殿般的房子,而她也在这一天遇到了和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女孩。

郑家的小公主——郑苑

“你就是我爸爸收养的那个孩子?”

一道青稚傲慢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叶世晴循着声源一看,楼梯那里不知何时竟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美丽高贵的小女孩,一身复古泡泡袖白色公主裙衬的她更为优雅沁人,柔顺及腰的栗色长发微卷,头上别着一个精致的公主水晶皇冠,她双手抱胸,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含着一丝不悦,目光冷漠,讥讽地看着叶世晴。

好漂亮啊,简直就是院长奶奶给她讲的那个童话故事中的公主!

“你身上是什么味儿,怎么这么难闻啊。”

她难受的蹙眉,秀气的小手捂着鼻子:“福嫂,等会儿记得带她去洗完澡,对了,一定要替她消毒,爸爸也真是的,怎么什么人都带到家里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传染病啊。”

“好的,小姐。”

叶世晴触到她厌恶的目光,心中难过,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心思较同龄人更为敏感,她有些自惭形秽地低下头,下意识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女孩见此,表情更是不屑:“福嫂,告诉爹地和妈咪,不要让她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哪来的小乞丐,爸爸居然让她喊这个小乞丐叫姐姐,她才不要。

郑苑在郑家从来都是呼风唤雨的,此刻她轻飘飘的一句话已经决定了叶世晴之后在郑家的地位。

“好的,小姐。”福嫂的声音里满是恭敬,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年龄而轻视她。

叶世晴被收拾干净之后,被带到了这个家的女主人面前。

“叶世晴,你只是我们家养的移动血库罢了,要记得自己的身份,懂吗?”

女人妆容精致,气度优雅,只是那张保养得宜但却面无表情的容颜显得有些冷血,不近人情。

“阿姨,什么叫移动血库?”那是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女孩,她似乎有些不安,小手紧紧地抓着两侧的衣服,看起来很是拮据。

小世晴还没有上学,她不懂什么叫移动血库,只是小孩子的心思格外细腻敏感,她可以感受到对面那个漂亮的阿姨似乎不喜欢自己。

女人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她厌恶地看了一眼叶世晴,似乎在看一件垃圾,鲜艳如血的红唇微微勾起她的声音慵懒性感:“总之你记住,我们是你的恩人,以后你要好好回报我们。”

叶世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是,我长大后一定好好报答阿姨。”

虽然,她在郑家吃穿无忧,可是她一点都不快乐,因为郑苑的关系,这里没有人敢跟她说话,她就像一缕孤魂般在郑家过着死寂且行尸走肉的生活。

直到17岁生日的那一天,她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从此她身不由己地被卷进一系列的情仇中无法摆脱,而她和郑苑也因此也结下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结。

如果说在郑家还有谁是关心他的,那应该就是领养她的郑叔叔,他是这个家里唯一记得叶世晴生日的人。

每次生日叶叔叔都会在她的房间放下礼物和蛋糕,这也是叶世晴在这个冰冷的家庭感受到的唯一一份温热。

这天叶世晴早早地放学了,她在房间看到礼物后很开心,于是就悄悄地走到书房想要亲口感谢郑叔叔,没想到却发现郑叔叔和夫人在争吵,叶世晴知道偷听别人的谈话是不对的,她刚想走开,无意中却听到自己的名字,叶世晴下意识放轻了脚步,猫着身子偷偷地躲在门后偷听。

“郑余习,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小苑,我是绝对不会允许那个孩子进我们的家门的,你别忘了答应我的话,永远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男人看着眼前失去理智的妻子,眼中闪过一丝伤痛:“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不应该把所有的错都算到小晴身上,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她无辜,那我呢,还有小苑呢,难道就不无辜……”女人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狠毒而疯狂,似乎欲要摧毁这个世界,她冷笑一声:“你难道忘了,是谁在我出国旅游的时候出轨,生下叶世晴这个贱种,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我以为深爱我的丈夫,居然在我们的床上和另一个女人翻云覆雨……”

当时她已经有七个月的身孕了,看到眼前这一幕大受刺激导致早产,郑苑也正因为这样从小就体弱多病……

她的小苑应该是无忧无虑,健健康康的小公主,而不是现在这样靠着药物维持生命的可怜虫。

凭什么她的小苑受尽折磨,而那个下贱的女人生下的贱种却那样健康无忧,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她发誓,她绝对不会让那个孩子好过的!

叶世晴单纯的世界就此坍塌,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刻的感觉:可笑,怨恨,震惊……

原来郑叔叔就是她的父亲,原来她不是孤儿……

叶世晴很想冲进去质问他,为什么生下她以后就把她扔到孤儿院,她的妈妈在哪里?

可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隐忍,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真的进去了不但得不到真相,而且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所以她告诉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就算要问清一切,也应该找个只有她和郑叔叔在的场合。

叶世晴小心翼翼地回到房间,按照平时的样子正常地上下学,她以为她伪装得很好,但其实她一切的举动已经落入了某双眼睛里。

场景再次变换

楼梯里,郑苑和叶世晴不期而遇,或者可以说是某人的蓄意安排。

叶世晴知道郑苑不喜欢看到自己,她想要离开却被郑苑拦住:“你说,如果我从这个楼上掉下去会怎么样?”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长大后的郑苑,十六岁的她出落得更为精致美丽,眉眼间充斥着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吸引力,那种集冷傲,优雅,睿智为一体的魅力。

叶世晴瞪大眼睛,她想干什么?

郑苑诡异一笑,俯身靠近叶世晴:“我告诉你,你这个小三生的贱种,你只是我爹地偷情的产物,我才是爹地的掌上明珠,你永远不要妄图我的东西,因为你不配!”

而后,她惊叫一声,身子往后一摔,如同蝴蝶般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度,而后重重地落到地上。

之后所有的一切在叶世晴的眼中都变成了慢镜头,她看到郑家平日那个最为高贵冷傲的妇人失去理智,她愤怒,疯狂如一头失去孩子的雌性动物,她的巴掌重重地落到自己的脸上,叶世晴被她打得眼前发黑,直冒星光,嘴角甚至渗出了血痕。

郑苑像珍宝一般被呵护在父亲怀里,她的表情非常痛苦,双目紧闭,看上去就像一个柔弱易碎的瓷娃娃,可是却在没有人看见的角度她却冲着叶世晴诡异地微笑,这个笑容连同那张美丽的脸就这样成为了叶世晴的心魔。

那个时候,没有人相信她,她被狠狠地教训过后,强制性地搬出了郑家,只是在每个月内固定的一天回到郑家,然后用自己的鲜血报达自己的恩人。

叶世晴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坏境,房间的装饰简洁明了,主要以黑白两色为背景,家具摆设十分严谨有规律,叶世晴觉得这样的风格似乎似曾相识,不知为何她立刻想到了一个人——秦莫离

叶世晴走出房间,突然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她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突然走进来一个女人。

“嗨,美女,你怎么会在莫离的家里。”

眼前的女子无疑是美丽的,她一头清爽俏丽的黑短发,一双上调的桃花眼迷离多情,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显得越加的风情万种,一身红裙更显得她肌肤白皙,容光焕发,美艳不可方物。

叶世晴惊讶对方的美貌,刚想开口,却见对方恍然大悟地打了个响指:“对了,瞧我这记性,莫离说要结婚了,你就是他的未婚妻吧。”

“不”……叶世晴尴尬地连连摆手。

“我是莫离的姐姐,我叫秦青,你就叫我青姐吧……”她熟稔地牵过她走向沙发:“小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多大了……”

“青姐好,我是叶世晴,不过你误会了,我不是……”。

“小晴啊,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你偷偷告诉姐姐,是不是莫离那小子欺负你了……

欺负?

叶世晴疑惑地望向她,原本想说的话都忘了,秦青接触到她迟钝的眼神笑得更加令人遐想,她语出惊人:“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那方面难免没有节制了点,但是这方面的事不能太频繁,不然对身体不好,你看你,瘦成这样,浑身都没有几两肉,这样子不容易受孕的,平时记得要好好补补,有了宝宝后莫离也会更加地爱你,你说对不对……”

叶世晴一开始听得云里雾里,后来秦青越说越起劲,越来越来越露,囧的她恨不得立刻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叶世晴欲哭无泪:“青姐,我不是……”

“莫离这小子也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太禽兽了,不行,一会儿得好好说说他。”

秦青咬牙切齿地把秦莫离骂了个狗血淋头,直接就把叶世晴的话给忽略了。

叶世晴:“……”

难道是她的存在感太弱,才会被青姐这样三番两次地忽视的咩。

“小晴,你今年几岁了,家里都有什么人,你是A市本地的吗,打算几岁要孩子啊……想到你和莫离的孩子,我这心都要融化了……”秦青眼里满是憧憬,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慈爱温暖的母性光辉。

叶世晴见她越扯越远,心中吐血不已,她深吸一口气打断道:“秦姐,你听我说……”

秦青停住,偏头看她一眼:“你说。”

叶世晴心中一喜,这回终于能完整地说一遍了,太好了,太好了。

“青姐,你误会了,其实我不是……”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啊……”一首豪迈彪悍的好汉歌打断了叶世晴的话,秦青抱歉地看她一眼,然后在叶世晴诡异的目光中一脸淡定地从包包里掏出电话,接起来:“喂,你好,我是秦青?”

对方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什么,秦青脸色大变,怒道:“什么,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马上就回去。”

叶世晴觉得自己此时的境况就像一盆烧的正旺的火盆迎面被泼了一盆水。

“小晴啊,我公司出了点事,我们下次再聊,88。”说完,风风火火地拎着包包出去了。

叶世晴头疼不已,待会儿她要怎么和秦莫离解释这件事呢?

她回到房间,看到桌上有一张便利贴,上面的字淸隽端正,就如同他的人一般。

“我有事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电饭煲里是猪肝粥,记得要吃,署名是秦莫离。

叶世晴温暖一笑,将便利贴收进自己的包包里,蓦地,她突然想起什么,拿出手机,上面居然有六十多个未接电话,一律都是程雪的,还有几个留言,她连忙打开来听:“叶世晴,你丫的去哪儿了,本宫在你家门外,快点出来迎驾。”

“丫的,叶世晴,你丫的怎么还不回来,都几点了。”

“叶世晴,你到底去哪里了,电话不接,微信不上,你给我玩什么失踪,丫的,立刻滚回地球。”

“晴晴,你不要吓我,快回我电话。”

程雪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恐惧与慌张。

叶世晴赶紧拨过去,那边几乎是马上就接了起来:“对不起啊,雪儿,我没注意手机。”

程雪听到她的声音,明显松了一口气:“你还知道打电话给我啊,丫的居然让我担惊受怕了一整晚,待会儿再跟你算账,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叶世晴犹豫了一下:“我在秦莫离这里。”

程雪倒吸了一口气,大骂:“叶世晴,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人家都要结婚了,你居然还和他不清不白,藕断丝连,你不要刺激我,赶紧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世晴刚想解释,却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这下更加解释不清楚了,叶世晴郁闷地直拍脑袋。

她有一个很诡异的习惯,每次郁闷的时候都喜欢自虐拍脑袋,正在她忘情自虐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好点了吗,吃过东西了没有?”

秦莫离!

叶世晴手脚一僵,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么说她刚才的蠢样子都被秦莫离看到了,叶世晴心中悔恨万分,恨不得当场饮血自尽。

“你回来了。”叶世晴手足无措地站起来,见他一脸疲惫,显然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刚刚你姐过来了,不过她好像误会了什么。”叶世晴省略掉一些尴尬的细节,概括性地把事情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