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心结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儛17小姐 3228 2014-06-28 17:46:44

  晚上,程雪提了两大袋零食去了叶世晴家,两个女孩子坐在蒲团上喝酒谈心。

“晴晴,你说我为什么总是逃不开他呀,四年前我为他魂牵梦萦,,寻死觅活,击败了多少狂蜂浪蝶,经历了多少阴谋诡计,可就是没能抱得美男归,好,我认栽,你不喜欢我走就是了,靠,谁知道他居然又出现,现在还一副非你不可的模样,我真的快崩溃了……好歹姐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21世纪新职业女性,出得厅堂,入的职场,能说会唱,才貌双全,打得过流,氓,制得住小三……可是,为什么却偏偏被一个林墨白吃得死死的。”

程雪恨恨地开了瓶啤酒,郁闷地灌了下去,颇有些梁山好汉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豪爽气度。

叶世晴扑哧一笑:“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程小姐,请问你知道谦虚二字怎么写吗?”

程雪抱着一包薯片正吃得欢快,听到叶世晴的话停住了,她凝眉思考,然后一本正经道:“不认识,我程雪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

叶世晴笑弯了眼:“阿姨真是独具慧眼,居然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

程雪心中一动,浮起淡淡涟漪,嘴上却仍是倔强:“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这年头哪有什么命中注定,不过是巧合罢了。”

没错,不过是巧合罢了。

“这叫天定的良缘。”

“是孽缘吧。”程雪反驳。

叶世晴酒量差,几杯下肚,眼睛就变得晕乎乎的,她往后一躺,靠在沙发上,舒服地闭上眼,慵懒如一只猫咪。

“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感谢上天的安排,然后接受他,和他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叶世晴半睁着眼,迷迷糊糊地说。

程雪横她一眼,单纯真好啊,如果她可以像晴晴一样简单,毫无顾忌敢爱敢恨,那他一定会活得很开心。

可是,她是程雪,她敏感谨慎,患得患失,她害怕虚假,更害怕得到后又失去,她害怕林墨白的爱只是一时兴起,等他冷静以后又会毫不留情地抽身。

叶世晴迷迷糊糊地咕哝:“秦莫离,你一定要幸福,知不……知道。”

程雪怜惜地看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他一定会幸福的,你也要幸福。”

“真的吗?”叶世晴傻笑着,眼中有泪,头一歪,眼泪流进了发间,再也找不到踪迹。

“世晴,你还好吧……你的脸色好糟糕。”女子有一张美艳的脸,一双妩媚的眼波勾人魂魄,姿容亮丽,肤白貌美,细腰丰胸,是一个美貌非常的女子。

“萧雅美人,你放心,我没事。”

萧雅是公司的首席造型师,和叶世晴合作过无数次,默契十足,二人私下里的关系也不错。

“你看看……”萧雅拿出随身携带的化妆镜略带嫌弃地往她眼前一摆“我说你到底是被谁给虐待了呀,这肌肤状态真是惨不忍睹啊。”

萧雅是严重的外貌协会,对美丽的追求简直已经到了苛求的境界,无论是上班还是在家脸上的妆容永远都是精致可人,赏心悦目,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小时就要毁灭,萧雅美女第一个举动不是逃生,不是怨天尤人,而是选择好好打扮自己,用她的话来讲就是:“我要我美丽的容颜永远凝固,定格在世界毁灭的那一刹那。”

一句话概括,就是连死都要美美哒。

被叶世晴笑称为不现实主义者。

叶世晴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外加浮肿的女鬼扯了扯嘴角,这就是宿醉的后遗症,不等萧雅赶人,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地走了出去:“不用打击我了,我知道自己现在很丑,不堪入目,我这就离开你的视线,绝对不影响你欣赏美丽的事物,妨碍你发现美的频率。”

萧雅翘起了兰花指,大红的指甲与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肤相辉相映,美得令人心跳,她媚笑,嗲道:“你个死没良心的小冤家,难道不知道人家最爱你了吗,居然说这种话伤我的心。”

她娇媚惑人的脸上一片哀怨凄婉之色,纤手抚着左胸做伤心欲绝状。

叶世晴浑身一抖:“我说萧美女你还是正常一点吧,你再这样子我都没法儿跟你沟通了。”

“讨厌,人家不爱你了啦。”萧雅娇笑一声,好似故意要戏弄叶世晴,最后那个啦字念的是一个山路十八弯,差点没把叶世晴给恶心死。

叶世晴做呕吐状,没办法,她最受不了这种嗲嗲的声音,每次听到胃里就忍不住反酸,身子直起鸡皮疙瘩。

萧雅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免费赠送她一个无敌媚眼“哦对了,差点忘了正事了,经理让我告诉你,她说有位秦先生来了,要找你详谈婚礼细节,现在正在和他的未婚妻试穿婚纱,我们过去看看吧,据说是一个帅的掉渣的帅哥。”

叶世晴的眼里划过一丝黯然,心中像是被刀子一道道地凌迟,痛苦得不到救赎,面上却仍是笑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人家可是要结婚的人了。”

萧雅点了一下叶世晴的脑袋,吃吃地笑道:“你这个死脑经的,如今这时代结了婚还不是可以离啊,若是真被我瞧上眼了,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照抢不误,有一句话说得好‘没有拆不散的情人,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墨浅一身白色西装帅气笔挺,身边的女子妆容精致笑面如花,他们之间荡漾着恋人独有的幸福气息,浓烈得让人难以忽视。

叶世晴突然觉得这一幕是那么刺眼,眼睛酸酸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睛里流出来一样。

她找了借口,神色镇定地走出那个让她快要窒息的空间,转身之后叶世晴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她终究做不到,笑着祝福他。

里面的那个男人是她这么多年来的梦想,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心仪之人,她找了他好久,可笑的是,他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她却不能告诉他,她爱他。

叶世晴在心里大喊:“秦莫离,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你!”

她靠着墙无力地滑下,头埋进膝间,然后抬起来呆呆地看着前方,眸子里是一片无措伤心之色。

眼前突然出现一方手帕,一道干净的声音自头上方响起:“擦一下,你哭得好难看。”

叶世晴闻言抬首,恰好对上一双琉璃色带着温暖笑意的瞳眸,男子一身帅气的皮衣黑裤,冷硬利落,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偏于冷硬,可是当他微笑的时候却给人一种太阳般温暖的感觉,火热与冷硬这两种相反的特质在他身上奇迹般地融合了。

叶世晴有些尴尬,她从未在人前哭过,赶紧接过帕子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下:“谢谢你的手帕。”

“不客气,女孩子不应该让自己太狼狈,尤其是像你这样美丽的女生。”男子俏皮地冲她眨了眨眼,本是轻佻的动作由他演绎却自有一种随意风流,仿佛古时游走于江湖的剑客潇洒自在。

叶世晴只当他是礼貌,并不放在心上,疏离地朝他笑了一下,只是那双漆黑的眼睛结满了愁郁,连笑容都似黄连般苦涩。

“你看起来好像不开心呀。”

男子的眼睛犀利如鹰,仿佛能洞穿一切,叶世晴本就不是心机深沉之人,面对那样的眼神让她觉得心慌,某些刻意被隐藏起来的情绪在他的眼神下无所遁形。

“你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叶世晴半真半假地同他打哈哈。

“看在我们都是天涯断肠人的份上,带你去一个快乐的地方。”

说罢,还没等叶世晴反应过来,就强硬地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倒一个黑色机车前,随意地扔给她一个头盔:“戴上。”

叶世晴下意识地接过,傻乎乎地欲要带戴上,慢着,她在干什么,为什么她要听这个男人的话。

叶世晴眉头一簇,声线冷淡道:“先生,我们似乎不认识吧。”

男人爽朗一笑,揶揄道:“你现在才想到这个会不会太晚了……”

“放心吧,我这里已经住了人,而且暂时不准备让她搬家。”他用手掌贴着自己的心,示意自己已经心有所属了。

叶世晴被他幽默的话逗笑了,男人走过来给她戴上头盔,然后坐在机车上,示意她抱住自己的腰部:“女孩,速度能够让你忘记一切烦恼。”

叶世晴是个感情白痴,在她的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秦莫离这一个男人,其他人都是同性,她大大方方坐下抱住那男人的腰。

男人诧异了一下,然后大笑道:“坐好喽。”说完,黑色机车如风一般飞了出去。

叶世晴可以感受到风的声音,她有些享受地闭上眼睛,耳边是机车的轰鸣声,落在她耳里成了最美妙的音符,令人心暖平静,叶世晴觉得自己像是穿梭在林间云端的鸟儿,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仿佛远离了尘世,远离了一切的悲痛烦恼。

“这样不合适吧,我们才刚刚认识。”叶世晴的声音切切的,仿佛一只温顺纯良的小白兔。

“你不是想快乐吗,相信我,只有这样才会得到快乐。”男子的口吻温柔,仿佛在嘴里融化的巧克力,他半哄半骗,似一只诱惑人类的精灵。

“我怕……”

“有我在呢,我会陪着你的。”

一个是犹豫不决,慢慢吞吞,一个是行事果断,雷厉风行,女子俏丽男子帅气,落在他人的眼里难免变成一段美丽青春的爱情故事。

可是真相如何,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