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相亲遇上他

情莫离,诺你一世深情 儛17小姐 2387 2014-06-28 17:46:44

  程雪进来的时候,自家的老妈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程雪看了一眼,电视上放的是最近比较火的都市爱情喜剧,叫我们结婚吧,讲的是一个大龄恨嫁女推到骨灰级恐婚男的故事。

程妈是八点档偶像剧的忠诚脑残粉,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看电视,对偶像剧的执着程度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倭瓜阻挡僵尸,那叫一个坚定不移,永不放弃。

“桃子和果然终于在一起了。”程妈喜不自禁,那表情就像嫁女儿一样开心。

半响,程妈才看到程雪,她放下遥控器,殷勤地跑过来:“雪儿回来啦。”

程妈的语气里有一种不易觉察的讨好。

程雪今天累得够呛,平日精明的大脑此刻正处于恍惚状态,自然没发现自家老妈的异常。

她下意识“嗯”了一声,自顾自的倒了杯水,然后含了一口,正待吞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程妈兴致勃勃的声音:“雪儿,我前几天给你在百合网注册了个账号,妈帮你物色了几个不错的苗子,明天去相亲吧。”

相亲!

程雪听见相亲两个字情绪激动,含在嘴里的水瞬间变成了谋害她的凶器,她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小脸咳得通红,一双好看的星眸水光点点,半晌才缓过来:“妈,你刚才说什么?”

程雪故作淡定,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程妈嗔怪地看了她一眼:“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喝个水居然还会呛到。”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宠溺,而后话锋一转,语气强硬道:“不管你明天有什么事,全都给我推掉,我替你约了人,明天你的任务就是相亲,知道吗。”

程雪警铃大作,她才不去相亲!眼睛一转,程雪嬉皮笑脸地拉着程妈的手撒娇:“妈,我才27岁,这种事还是过几年再说吧。”

程妈苦口婆心道:“女人最佳的生育年龄是30岁,你看看你都多大了,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

“可是……”程妈见程雪颇有微词,眼睛一瞪,教育模式开启。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程妈对程雪进行了从身体到精神上的全面教育,主题只有一个:“只有相亲才能得到真爱。”

程雪作洗耳恭听状,不反抗不还嘴,完美诠释了一个孝顺听话的乖女儿形象,等到程妈发言完毕口干舌燥时,程雪甚是殷勤地递了一杯水:“妈,你是怎么想到相亲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主意的。”

程妈双手抱拳做憧憬状:“果然和桃子就是这么走在一起的,多浪漫多美好啊。”

程妈这状态明显是被电视剧荼毒,毒入膏肓,已经无药可治了。

陈雪面上笑眯眯的,心中却将那部无辜的电视剧骂了个狗血淋头。

该死的电视,该死的相亲!

最后,程雪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妈,你放心,我明天一定好好相亲!”

竖日

程妈临出门前,特意嘱咐程雪,说今天约会的对象是个海归,为人风趣绅士,喜欢成熟大方,有修养有内涵的女孩子。

“雪儿,这孩子不错,你可得给我好好把握啊,人家那资料上可说了,特别注重时间观念,你可注意时间,千万不能迟到,知道吗?”

程妈千叮咛万嘱咐,看样子对那个海归男的印象很好。

程雪笑得诡异:“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把握机会,我保证一定会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注重时间观念,特别不喜欢女孩子迟到,很好。

约会时间是9点半,为了尽快脱身,程雪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特意延迟了两个小时才来赴约。

程雪推开门,发现咖啡馆人很少,只有一对情话绵绵的情侣和一个看书的小姑娘,里面环境倒是幽雅舒适,而且装潢独特,特别适合小聚约会。

看来那个人已经走了,GOOD!正合她心意。

程雪转身欲走,余光发现不远处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男人,因为他是背对着程雪的,所以程雪没有看到他的容貌,对方一身简单的休闲装扮,头微微低着似乎是在看书,窗外的阳光投射到他的发丝上,映出点点星芒,脑海中突然闪出一抹身影,程雪有一瞬间的恍惚。

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习惯性地扬起笑容,自信张扬,步伐明快地走到对面坐下,淡淡开口:“不好意思,我……”

同时目光淡淡地落在对方身上,这一看,直接呆住了:“怎么是你!”

对方挑了挑眉,俊逸的脸上满是戏谑:“资料上说女方温柔贤淑,上得厅堂出的厨房,以前听别人说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相亲这种事的确不怎么靠谱。”

他每说一个字,程雪明艳白皙的脸就黑一分。

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戏弄她,为什么她的相亲对象居然是他!

程雪默默地顺了一下呼吸,镇定道:“林墨白先生,我想我们并不适合对方,所以今天这场相亲就到这里吧。”说着就想提包走人。

“等一下。”

林墨白突然开口叫住她,漆黑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他优雅地喝了口咖啡,无视程雪暴走的表情,然后好整以暇地开口:“程小姐……觉得我怎么样。”

林默白笑意温柔地看着她,一贯的林氏风格:陌上君子,温润如玉。

此话一出,陈雪不免有些恍惚了,为什么她觉得林默白看她的眼神像是看着自己最深爱的人,那样专注,那样温柔,仿佛他们之间曾有过一段哀婉缠绵的故事。

停!打住

程雪,你已经不是十七八的小姑娘了,你要冷静,不能再被这个男人搅乱思绪。

念及此,程雪露出公式化的笑容:“林先生年轻有为,风采过人,气宇轩昂,英俊潇洒,乃人中之龙。”

林默白笑意更甚,看着程雪的眼神温柔得似乎能滴出水来,那叫一个含情脉脉,脉脉含情,说他们之间是清白的都没人相信。

“看来程小姐对我还算满意,既然如此……程小姐可愿意接受我的追求。”

林默白的语速不快不慢,声调不轻不重,声音清澈好听,可是落在程雪的耳朵里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

程雪自认为这几年在社会上的历练自己已经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能够波澜不禁地面对一切风暴,即使面对刀山火海她都能从容淡定地迎过去。

可是,陈雪忘了,这世上有一个人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只用一个淡淡的眼神就能轻易瓦解她全部的防备。

林默白

她以为自己已经把他忘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了,可是再次看到他,她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有些人一直扎根在心底,从来不曾忘记。

程雪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像是端午时节竞赛的鼓声,震耳欲聋,把她假装的镇定淡然全部击碎,只留下满腔的惊喜和一丝的不可置信。

陈雪思绪翻飞,她脱口一句:“你今天没吃药吗?”只有这句不靠谱的话才能解释林默白不靠谱的行为。

本来已经模糊被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往昔,随着林墨白的出现而愈加清晰起来,那是青葱岁月中最灿烂勇敢的回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