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茅思在异界

第十三章 怒其不争

茅思在异界 泪流满乾坤 3637 2014-06-05 06:26:03

  克里逊齐看到茅思发火,他赶紧应诺了一声,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执行命令去了。

鲍斯特看到茅思再次发火,他忍不住问道“大人,为何会为了几个女人发火呢?”茅思无奈的叹息道“你错了,我不是为了几个女人发火,我是为这些该死的海盗掳掠女人而发火。他们是海盗,他们可以杀人,可以放火,但不应该掳掠女人作为他们淫乐的工具。这些被我们救出来的女人,她们该药如何面对世俗对她们的歧视?如何面对她们的家人?她们的子女?如果我们可以杀了她们的话,我宁愿杀了她们也不愿意看着她们被世人所歧视而凄惨的苟活着。”鲍斯特憨直但并不笨,不然他也不可能做到海防营统领的位子上,他听完茅思的话也理解的点头应是。鲍斯特耸了耸肩又接着问道“那不知大人要如何安排这些女人呢?按照以前的规矩,我们是没有权力在军营容留平民的。”

茅思对这些被掳掠的女人还真没有太好的处理办法,不过他有地球人的见识,也不会一点办法都没有。茅思想了想,他对鲍斯特说“我们让士兵仔细鉴别一下,那些真正被掳掠来的妇女我们就暂时安排到船上。对于那些愿意回去的,我们可以从战利品中给予一些路费,让她们回自己的家乡去。对于那些不愿回去的,我们向城主大人申请在新穆组建一个女兵营,用女兵营来专门容纳这些无家可归的女人。我们给这些女人食物吃和衣服穿,让这些女人帮我们照顾伤兵,给我们缝制军衣、军鞋,甚至还可以让她们给我们的士兵做饭洗衣。如果有士兵愿意娶她们为妻的话,我们还可以给他们双方一些优待”。

当茅思讲完这些有关被掳掠的女人的处理意见后,鲍斯特的表情呆滞并张着一张大大的嘴巴,他显然是被茅思的话硬生生的给弄愣住了。他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听到这样高明的安排。在历来的观念中,可从来没有那支军队建立一支女兵营的,更没有那支军队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女人的。他们要么被弃之不顾,要么就是沦为那些军队淫乐的工具。鲍斯特以前对茅思还有一些隔阂,当听到茅思打算这样处理这些无辜的女人后,茅思在他的内心里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可以顶礼膜拜的高度了。

当鲍斯特的心里正在顶礼膜拜茅思的时候,传令兵大声的禀报声把他给惊醒了过来。原来是两个士兵抬着海盗头子嘎德来了。

茅思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嘎德,只见他长着四方脸,脸上留有数道伤疤,左边眉毛上还有一颗食指大的黑痣。满脸的横肉加上一副络腮胡与披散的头发,整个看上去就是一个十足的恶魔。茅思冷眼看着嘎德,嘎德也紧紧的盯着茅思,茅思不发一语,嘎德也就一直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茅思的眼里带着恨与怒,而嘎德可能是见到茅思只是一个瘦弱的小青年便硬着胆子跟茅思对视。最后还是鲍斯特看不下去了,才问嘎德“你就是这群海盗的头领嘎德?说说吧,你为何想见我们统领大人?”

嘎德见到鲍斯特主动打破僵局,他就大声说道“嘎德想见你们统领大人,自然是想和你们统领大人做一笔交易了。我相信我手里的某些情报对你们统领大人来说肯定会喜欢的,只是不知道你们统领大人那里,什么时候可以见我?”闹了半天,原来这嘎德还没认出刚才和自己对视的就是这海防营的统领,鲍斯特忍不住大笑道“亏得你还是一群海盗的头领,连我们统领大人都还没认出来,眼前这位就是咯”。

嘎德听到鲍斯特说眼前跟自己对视的这个身着布衣的年轻人就是他们的统领,嘎德满是横肉的双脸立马抽了几下,他连连致歉,说自己罪该万死。也不知道茅思是不是故意的,他就顺着嘎德的话跟嘎德杠上了,他直接问道“既然你自己都知道罪该万死,那么就你说的那些情报能换你几条狗命呢?你暂且说来听一听,要是真有什么有利用价值的情报,或许我不用把你送回城主大人里享受炮烙之刑、万虫噬心之苦也不是不可能。”

嘎德听完茅思的话就知道自己遇上高人了,他心里暗那个苦啊。可是现在是自己求人家,也只有先交代一些有用的情报给对方才有可能让对方放了自己。嘎德对茅思说“我原是活动在摩腊措帝国中部的波琴兰斯郡海域的海盗。摩腊措帝国官方不愿费大力气来剿灭我,于是便派人送了我一些金银财宝和一个波琴兰斯郡所管辖的游击营统领的官职,然后让我南下熙赋郡打探古莱王国的海防情报。我愿意用摩腊措帝国中部海域的情报来换统领大人饶我一命,还望大人给小的留条活路”。

茅思听完嘎德的话,他就知道这嘎德和前段时间的苍狼是一样的,是摩腊措帝国派往古莱王国的马前卒。不管是苍狼还是这嘎德,他们能够起到的作用就是骚扰和刺探古莱王国的海防情报。然而深入到熙赋郡来刺探海防情报就表明,这些被摩腊措帝国利用来刺探和骚扰古莱王国的海盗不过是他们是弃子,就像恐怖主义一次性使用的人肉炸弹一样。

想清了其中的底细,茅思也就知道这嘎德所谓的情报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于是茅思冷笑着对嘎德说“你的情报只怕已经过时了吧,以你的身份和所活动的地域来看,你都能够获得的情报对我来说已经毫无用处,还不如说说你船上的那两百多女人是怎么一回事吧。”

嘎德对茅思转变话题,不给自己交易情报的机会,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他只能跟着茅思的思路的走。因此嘎德只得老实的答道“船上一共有女人两百多人,其中大约有一百七十多人是我以前在摩腊措帝国劫掠的。后来随着她们跟我的日子久了,她们逐渐成为我手底下的那些小喽喽们的女人。她们随着我们四处劫掠,平日里供我的那些手下玩乐,战斗时便帮我们照顾受伤的兄弟,要是有新掳掠来的女人就由她们去劝说或者逼宫。除了这些女人之外大概还有五六十个女人是在临海郡掳掠的,她们除了被我的那些手下玩弄之外,还尚未被完全驯服。。。”嘎德越说声音越小,因为他看到茅思和鲍斯特的脸色已经快变成猪肝色了。茅思最后怒喝道“来人,把这家伙拖下去,立刻押往新穆城,让城主千刀万剐”。

鲍斯特本就憨直,他也听不得嘎德的那些烂事,他一边喝令士兵把嘎德带走一边轻声的问茅思“大人,对那些已经被海盗驯服的女人,我们要怎么处理?”茅思对这些女人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或许是深陷贼窝让她们丧失了自我吧,可是这些女人却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了下来。她们服从于海盗,欺凌同类,让自己在不幸与罪恶的边缘苟延残喘。这如何让人不怒,如何让人不气,或许她们已经不再是女人,而应该叫她们女海盗吧。

茅思对怎么处理这些女人,他也有些犹豫,最后他还做了一个残酷而现实的决定:把这些女人同其他海盗一道全部斩首。当茅思做出这个决定后,他便自己一个回到座舰上的卧室里闭门不出。茅思之所以如此,这一方面是没有杀过这么多人,另一方面也为这些女人而感到悲哀。正如他先前所说,他宁愿把这些已经被海盗驯服了的女人杀死也不希望她们回到现实世界里猪狗不如的活着,况且能不能活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对于行刑之事自有鲍斯特主持。鲍斯特虽然也同情这些女人,奈何她们已经完全被海盗所驯服,确实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了。当一颗颗鲜活头颅被砍下,一具具无头尸体被抛进大海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好像上苍也在为这些女人或海盗鸣不平一样。鲜血随着雨点与波浪渐渐把大海染成了红色,天空不时的雷鸣伴随着闪电在龟船的上空掠过。鲍斯特在士兵行刑完毕后便立刻下令船队快速返航,以防遇到海上风暴的袭击。

在与茅思他们相距大约五十里远的玄冥海深处,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一群生得俏丽无比却长着鲤鱼的尾巴并且没有双脚的女人,她们拿着类似于神话故事里夜叉王手里的叉子正在围攻一个全身漆黑且长有八臂八目和四角与四肢且身如古木、口如巨鲨的怪物。这怪物全身被八条脸盆粗的铁链锁住了身躯,而这群俏丽的女人则分站八方,在这八条铁链之间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叉子,并发出一道道紫色的光束射向这八臂八目的怪物。

海面的鲍斯特与茅思等人对海洋深处的战斗没有丝毫察觉,他们依然在快速的朝海防营驻地返航。

玄冥海深处的战斗没有因为茅思等人的返航而结束。当那些紫色的光束射中那怪物时,怪物立时怪吼连连并从其嘴里发出八道黑色的光芒。黑色光芒一扫中这些俏丽的鱼尾女人,这些女人便立刻丧命化为一滩黑色的污渍。当几道黑色的光芒连续扫中几处铁链空隙后,原本成八个方位围攻怪物的鱼尾女人便丧命了七个人,而八个方位也变成了六个方位。这怪物看见鱼尾女人围攻自己的阵法已破,便大吼连连,更是加大力气与铁链硬撼。这怪物在这些鱼尾女人面前耀武扬威,可这些鱼尾女人却没有丝毫办法可以制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怪物将铁链逐渐的拉扯得松动了起来,只要再给它一些时间便可以把铁链完全卸掉。

黑色的八臂八目怪物在努力的拉扯着铁链,而围攻他的那些鱼尾女人也在卖力的攻击着这怪物,只是把原来的八个方位变成了六个方位。原来的八个方位尚且不能够制住这八臂八目的怪物,现在人手更少了自然也制不住它。就在八条铁链越来越来松动的时候,在这八臂八目怪物的头顶突然出现一个面色苍老,满头银发的鱼尾女人。只见她挥了挥手中的叉子,然后从叉子顶端发出一道红色的光芒直射这怪物的一只眼睛,随后这怪物便怒吼起来,而怪物的这只眼睛也随之闭合。当这个银发鱼尾女人连续挥动了八次叉子后,这怪物的八只眼睛也都被她全部给打闭合了。她揣着粗气对周围的鱼尾女人低语了几句,然后晕厥了过去。(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