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茅思在异界

第二章 卖身为奴

茅思在异界 泪流满乾坤 3271 2014-06-02 21:53:20

  茅思的话如同诅咒,在茅思还没有完全从自己有可能已经穿越了的震憾中清醒过来时,便听城门口的士兵在叽里咕噜对过往的行人说什么,一副严厉盘查的表情让茅思猛然醒悟,自己真的穿越了。随着马车继续往城里走,茅思内心渐渐平静下来,他听着行人叽里咕噜的说话,看着他们身穿长衣长袍和高高束着的发髻,城里各式古朴的生活物品与建筑等物,茅思完全能够肯定这不是任何一个剧组拍摄所必须的。更重要的是城里百姓对车队的主动礼让以及对茅思投来的好奇的目光都是那么的自然,完全没有那个剧组可以找到如此多的优秀演员来饰演。

茅思始终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穿越了呢?他完全没有感觉,完全没有小说里说的那些对灵魂和肉身都极具考验的惊险场面,更不可思议的自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 一梦醒来就到了这里。茅思觉得自己苦逼的是不懂这个地方的语言不要紧,更郁闷的是自己居然还让人给绑了。他对这些人言语又不通,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混下去。茅思回想自己在地球上的一切,自己妹妹的生活费从今以后只能管得家里要了,不知道家里人得知自己失踪或是死亡的消息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只希望他们能够淡然的接受这个不幸的悲剧吧。

茅思虽然心里纠结自己突然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也挂念他在地球上的亲人和朋友,可是这一切已经离他远去了。他只能为他的亲人和朋友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生活下去,而他自己则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坚强的活下去。

马车继续前行,大约行了十分钟左右后来到一幢类似城主府的府邸。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茅思他不认识大门写的歪歪扭扭的文字,只是凭着自己脑海里那些电视剧或小说里对城主府的描写画面来对比得来的。这处府邸很大,一进大门便能看到里面成片的假山和绚丽的花草以及远出一连四进的门栏。可惜茅思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一下这府邸的环境就被人用头套把自己的脑袋给罩起来,紧接着便被人卸下马车给拖走了。茅思也不知道会把带到那里去,会对自己做些什么,他只能暗自祈求上苍能够眷顾一下自己。在被两个人带着走了大约四五分钟的时间后,他们来到一间房间里,带他来的那两个人把茅思头上的头套取下来,然后把茅思一个人扔在房间里便转身把门锁上后径直离去。

看着这两人离去,自己则被锁在房间里,心想这些人应该没有打算立刻抹杀自己的意思,否则刚才带自己来的那两个人肯定会给自己先来一顿胖揍。茅思心里真的很憋屈,那些写穿越小说的大神把猪脚写得都是红运发紫,都是带着金手指或者作弊器穿越来的,为毛自己穿越就不能遇到个世外高人或者捡到一件可以防身作弊的法宝什么的呢?唉!人比人,气死人,也许是自己的时运未到吧。茅思转念一想,自己既然能够穿越到这个世界来,想来会有自己飞黄腾达的时候,眼下还是先尽力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日渐黄昏,一名身着灰色布衣的壮汉给茅思送来了今天的晚饭。饭碗很简单,就两个类似馒头的褐色窝头和一碟像泡菜一样的小菜。可能是到城里就不用再吃肉干之类的干粮了,所以茅思的晚饭也变成了如今这两样。人是铁,饭是刚,不管是馒头还是肉干,先填饱肚子再说。也许是知道彼此言语不通的缘故,这壮汉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茅思把饭菜给吃了个干净才把碗筷撤走离去。

看着这空荡荡的屋子,心里感叹道“真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唉!早知道自己多准备点东西在身上就好了。现在自己全身上下除了所穿的内裤、牛仔裤和一件体恤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过想想也是,地球上那些自己能够弄到手的东西在这里未必就真的有用,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可以修行。若是可以的话,自己怎么着也得想办法去尝试一下才行。”茅思一个人想着想着便突然一头栽倒在地,直接就昏了过去。茅思之所以此,应该是这府邸里的人刻意为之,他们怕茅思在夜里给他们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次日天明,茅思悠然转醒,他发觉自己不是睡在床上而是地上,并且头脑发胀,浑身上下酸痛不已。思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真是处处是江湖啊,自己还以为对方给自己送了晚饭应该不会太在意自己了,没想到居然这么防着自己”茅思对眼下的处境也十分无奈,他有想过要逃走,可是逃走之后呢?自己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是世界,逃走又该如何生存下去?正在茅思万分无奈的时候房间门被打开,进来两个灰衣壮汉把他的头又像昨天进来的时候那样用头罩套住,然后夹着他向外走去。

在经过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后,他们停下来。这时茅思的头罩已被取下,茅思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类似电视剧里的擂台上。擂台外围站着十几个身着褐色劲装的带刀武士,擂台上也站只八个身着灰服的壮汉。在擂台的最里面摆放着一张案桌,案桌后坐着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个正是绑自己来的那个富态的中年男子,而另一个则是身穿紫袍,头戴紫冠且额正面阔,浓眉大眼外加一小撮公羊胡的官宦模样。茅思见到如此情景,心想难道他们要对自己三堂六神?又或是让自己表露来历,展示实力?他们或许是想弄清楚自己的历,才带自己来到长老吧。既然对方想给自己先来个下马威,以示震慑,那么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够免去刑罚呢?

正在茅思心想要思考如何应对的时候,案桌后那名颇具官样的中年男子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话,接着便有一个灰服壮汉提着一柄大刀向茅思走过来并做与之比试的动作。茅思心想自己还真是个乌鸦嘴,居然要自己与这些灰服壮汉比试,自己可不能和这人比试,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比试神马的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吧。茅思还没等着这名壮汉反应过来,他就赶紧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会与他比试。也不知道这名壮汉是如何理解的,只见他回到放武器的地方,准备再去取别的武器时,茅思赶紧对着这名壮汉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要是不是主动一点的话只怕对方会这么一直试探下去。于是茅思走到的放武器架子边指着武器架上的各类武器一一摇头,接着缓步走到案桌旁边拿起一支筷子在地上画了几下并做出一些书写的动作,示意这名紫袍官样的中年男子给自己弄支笔,自己画写给他们看。官样男子叽里咕噜几句之后,不久便有一灰服壮汉给茅思递来了纸笔。茅思一看这纸笔,纸其的质量可以直追地球上的宣纸,笔也是毛笔样式,有点类似大长峰,外形也很精美。茅思拿起毛笔在纸上十分牛叉的写上“我是中国人,只会讲汉语”这十个字。然后又在纸上画了两个简单的男女图像,分别在图下写上“男、女”两个字才把纸笔教给灰服壮汉。

灰服壮汉接过纸笔,把茅思写过的这张纸传递给官样中年人与富态中年人观阅。这二人见到茅思的大作都不由的彼此面面相觑,他们谁也不知道茅思写的是什么东西。最后也不知这二人是谁叽里咕噜的出了个馊主意,竟让一名灰服壮汉领来一套跟这壮汉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灰色服装,然后这名官样男子把一支笔和一张写满文字的纸递给茅思。茅思的第一反应是这要我签字画押干嘛?认罪书?卖身契?茅思拿起纸张仔细看了看,虽然看不懂,但还是可以发现上面除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迹外还有四个红色的字迹。茅思又看了看壮汉手里的衣服,心想这应该是真的卖身契了,不然也不会搞出让自己签字这种麻烦事。看来这些弄不清自己的来历又见自己不似歹人,便想出让自己卖身在此以做后图的主意来,哼,那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茅思拿着毛笔思虑再三,最还是用中文签下“四毛”两个字。茅思的想法很简单,自己必须先生存下来然后学会这个世界的语言,不求精通但起码能够与人正常交流才行。至于签“四毛”两个字的理由就更简单了,自己不可能给别人做一辈子下人,签下“四毛”这两个字也是想着日后自己走了也不用有任何的心里负担。至此,茅思在这个世界有了第一份职业——家丁。

家丁这个光荣而有钱途的职业在茅思的内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他也是通过在做家丁的这段时间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了一初步的认识,同时也在这段时间里初步掌握了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大陆的语言。当茅思站在众生之巅时,他也偶尔感慨,如果当初自己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要是遇到的不是这两个心胸较善的人,只怕自己早已尸骨无存了。

茅思接过壮汉手里的灰色衣服,向案桌后的两名中年男子行一恭便与刚才那名灰服壮汉退下去了。由此,茅思也开始了他的家丁生涯,同时也开始了他传奇的人生。(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