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至尊兵王在都市

第005章 刁蛮校花

至尊兵王在都市 高手之手 4066 2014-01-06 09:12:09

  可爱的白杨树高挺在小路旁,也在朝气蓬勃地迎接着即将要踏入大学殿堂的最后一击——高三。

被上一代称为“魔鬼训练”的高三让不少学生心生畏惧,但对于那些敢于冒险、挑战的学生来说却是一种刺激,对于那些贵族学校的富二代学生来说那就不单是刺激,更是一种玩乐。以方便学习为借口买IPO手机、苹果电脑、小轿车的都不罕见。

魔鬼训练从第一天就开始了。高三开学的第一天首要不准迟到,迟到的会被班主任罚面壁思过一炷香的时间,因而大家都早早地赶到。

 贪玩的陈可可昨晚玩游戏玩到凌晨三点多才睡觉,现在怎么也起不来,像个大懒猪,保姆也是一连叫了三四回,直到最后相好的同学打来电话提醒她有关惩罚的事时,她才猛然醒来。

一路上陈可可着急开着本田小车,说起来她还是刚拿的驾照,慌乱中的她早忘了什么交通规则,不知闯了多少红灯,路上的行人车辆真为之担心害怕,看上去的情形不亚于酒后驾驶。陈可可自己也担心得不得了,很怕出事。

 为了赶时间她只好选择了一条还不到三米宽的小路,但她知道这条路人会比较少,心想人少一来安全,二则或许还可以加速。

突然可可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即将要向右转,恰好这个位置的宽度相对其它路段来说是最窄的,而且是急转弯。小车的速度远比自行车的速度要快得多,且又是下坡。

 这种情形,她可是从未遇到过,就算是考驾照的时候也是如此,因为可可的驾照根本就不是考来的,而是用钱买来的,考驾照的那天她还在家玩游戏呢。坐在车里的她内心顿时不知所措,紧张得出了汗的双手握着方向盘不停地颤抖,不知是刹车好,还是偏左好。

 抓灰不是,抓火也不是……

 恰巧踩着自行车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萧东。经过详细分析后,萧东认为学生的身份,对这次行动,最为好下手。为此他转入本市最好的高中,新煌一中,这是一所贵族学校。也是特工情报员最后分析出龙仗最有可能所在的目标点。

 但也就是因为最有可能,而不是绝对性。

 以至于,大家都不敢乱动。

 这绝对不是先下手就为强,毕竟这一次,有太多的麻雀在暗处。深知世界各国也知晓了这一点,为此萧东认为,这次入学肯定会蛮有挑战性。而且他的各种身份,都是有详细档案的,他不怕有谁能查到他的底细。

 尤其是学生的身份最为真实。

 估计谁也想不到,一个学生,会是一个牛逼的兵王……!

 入学第一天恰好他也是走这条小路,因为此路种植着两排青绿的白杨树和些小草,这让他觉得空气特别清晰。

 自行车且是破旧得不成样,整个车都找不到一个完好的地方,生锈秃顶,轮胎已是皱纹累累,坐垫还是“新”的,不过是重新做的,他自己用旧棉和旧布合成的。

 幸好车的铃铛还会发出声。

 然而他自己早已习惯这个车的所有,低调就是这么开始的。

 将要转弯之际,萧东早已发现不对劲,他越是靠边踩,左边的小车还越是挤过来……然而还是没办法避免,自行车没法保住,萧东自己还是敏捷地跳到了路上种植的白杨树上,十分生气的吼道:“谁啊!!——没长眼睛啊!!……”

 “咔”的一声,可可知道撞车了,心想这下可坏了,自己的车很有可能被刮到了,于是立马踩住刹车想下车瞧瞧,可没想到的是居然听到有人在骂自己。

 随后,她下车后用力把门一甩,怒气冲冲地骂道:“谁没长眼睛啦!你在说谁呢?我看你才没长眼睛呢,我长两双这么大的眼睛你的眼睛看不见吗?瞎了吗?去医院看看吧!!”边骂边快步走到萧东面前说。

 说完瞪眼叉腰,挺胸仰头,惦起左脚,似一只随时准备搏斗的公鸡。

 “什么?我眼睛瞎了?谁说我看不见你眼睛,我看见啦,并且还看见一双狗眼睛!”

 本来就是这个女的没长眼才撞了自己的车,现在反倒骂起自己来。萧东更是来气,瞪眼怒火地抱在树上俯瞰着她。

 没想到这个视角刚好正对着她的胸部,何其富有立体感,其方寸多少更略知一二。

 而可可自己却全然不知对方的窥视。

 “你!……你你你!……哼!……。”可可气得脸红耳赤,自己可是学校的校花,每天追求的人不少,男生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的。

 她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眼睛了,而现在眼前的这个人竟然骂自己的眼睛是狗眼睛。分明是他故意在气自己。

 一向倔强而又善辩论的她,细细回想他刚刚说过的话,不由又得意起来,再次大声说道:“那你既然看得见我的眼睛说明我是有长眼睛的,所以请你不要乱骂人,嘴巴放干净点!”

 萧东满脑乌龙,暗想好个伶牙俐齿,自己居然给绕进去了,在这无计可施之际,突然鼻子里闻到一股异味,似是从对方口里传来的异味。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一个如此娇小漂亮而且还开着本田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有……

 细瞧后发现女孩子的熊猫眼,加上她开车的情形,由此可断定她昨晚是熬夜了,今天还没刷牙。得知真相后,萧东跳下树,整理着身上的衣服,拍拍尘渣,悠哉悠哉,故作一副无所谓的摸样,轻蔑地对可可说:“丫头!该放干净的是你,听清楚啦!——你有口臭!”

 简直是致命一击,口臭!这是什么概念?简直是对不起自己被称为“校花”这两个字。忍无可忍,一贯从未动过粗的她,正要狠狠的扇他一巴掌。

 但萧东很自然的就接住了她的手,好像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而另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往她嘴里,塞了个东西,接着便充满阴险坏意的撅嘴笑着:“丫头!没刷牙可以用益达口香糖……!”

 “滚!”可可怒怒的嚷一声,说起来,她还真没刷牙,早上时间真的太急,哪有时间刷牙呢!但对于她而言,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真没刷牙呢。不过转而她又想到,有口香糖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待会去教室,不会被别的人闻到,否则,这丢脸可就丢到家了。

 还是谁还当着全班道出她今天的丑态。

 那她不如死了算了。

 “哼!”可可随后又瞪着萧东嚣张的叫了一句,然后准备潇洒的离开,不打算跟萧东去纠结什么了。

 谁知,她刚拔腿没走几步,却听见萧东在身后喊道:“对了,早上其实我也没有刷牙,刚那一块口香糖,我先用了一会,现在给你用,感觉不错吧?”

 “你!”可可顿时整个人僵硬,差点崩溃,“这,这真他妈得太坑人了吧。今天究竟是倒了几辈子霉运啊。”

 “我,我竟然吃了这个混蛋的口水,这岂不是间接的跟他**了么?”陈可可差点快要呕吐了。

 尤其是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还很可口的嚼着,甚至觉得相当爽口,若萧东不那么说,她说不好,还会想着问问,这究竟是那个店家卖的,肯定是正货,谁知这却是出自萧东之口,叫她如何能忍受。

 为此,她被气到了极点,转身又快步走到萧东跟前,指着他的鼻梁,露齿瞪眼,仿佛那只手指就是一只枪头,真想就这么一枪毙了他,气急败坏的可可凶狠狠的,呼吸尤为急促,上下起伏不定,真是波涛汹涌,被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萧东反而觉得更加有趣,撅嘴嬉笑挑衅地对可可说道:“丫头!——别那么生气,气急了,小心把你的小胸给气没了,本来就那么小。”

 “你!——你流氓!——你给我等着——”这回可可实在是忍无可忍。

 可可绞尽脑汁的想着“混蛋,你给我等着,等着……看我怎么报复你,我一定要狠狠的回击你,狠狠的解解恨……”

 脑袋里突然灵光一现,有主意了。她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的小挎包里拿出一片平日里备用的卫生巾,撕开它,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在其上面,然后按原样包好,并狠狠的捏在手心。

 深感痛快地诅咒道:“混蛋!你给我听好了,这口香糖上面有你的唾液,也就是说你现在被这个女性所专用的东西给封住了,这样你就永远出不来,永远永远也别想找到女朋友了,找到的就是王八蛋……哼!——”说完赶快放进挎包里。

 此刻她感觉全身充满力量,不怕他还会有什么招数。

 “啊?!……不是吧!……”萧东满脸惊讶,未免也太狠了吧,差点快把早上吃的东西给吐出来了。心想她竟还啥都干得出来,照此下去,说不定她连诅咒自己没了‘小弟’都说得出口……

 “现在……知道怕了吧!”可可双手叉腰在胸前,十分神气。

 萧东不想再跟她瞎扯下去,很快,拉住她的手往自行车那边走:“想跟我耗时间是吧,想耍赖是吧,别做梦了——我告诉你,我的车被你撞坏了,赔钱!”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可可就已被拉到车头已被装歪,锈筐已被撞掉的自行车旁,看着怎么看都是一辆破旧不堪的自行车时嘲讽道:“呵!?——就你这破车啊?还要赔钱?!我看收废品的都还嫌占空间呢。”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的车来,差点被这混蛋刚刚的几回搅浑给忘了,机灵地转身仔细地察看着自己的白色本田,顿时尖叫起来:“啊!!!——我的车!……混蛋!我的宝贝车被你刮到啦,你给我赔!”

 “赔?……赔多少?”萧东正经地问道。

 “嗯……看你一副穷酸样,那就一千吧。”可可当真以为他真会赔的样子。

 “什么?!……你还一千?当真我会赔啊?!当我傻逼吗?是你撞了我的车,搞清楚点!大姐!”

 “我不管!就要你赔!”可可赖皮道。

“好!……你不管?!……那我也不管!!……”萧东更皮了,邪邪一笑。

 很快把可可扭转身,并一只手压在她的肩膀上,宽大的胸襟压在她的身上,炯炯有神的眼睛直盯着她不放,俊俏的脸庞很是帅气,厚厚的嘴唇就快要触及到……

 原本这是多少青春少女幻想着与心中王子接吻的场景,若不是之前与他有几波折澜,或许可可此刻还会有几分陶醉。

 哪有陶醉,连陶醉的细胞都未曾有,有的只是恐惧,她的鼻子都能感应到地方的鼻息了,眼看自己的初吻就要被夺走了。

 “你……你想干什么!?别碰我……”

 “你赔钱,我就不碰你。”

 “好好好,我陪你就是啦,五十够了吧。”

 “五十?!你倒贴我五十,我都不要呢,

 “倒贴?!你当我什么?!追我的男生派成队我都没答应呢,现在还……”

 生气之余,可可突然想到自己可以叫一帮男生过来吓唬吓唬他,于是便威胁到萧东:“你最好现在放了我,不然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一百帮人过来把你干了!

 “好啊,那我先把你干了!!”接着萧东另一只手也压在了她肩膀上,胸脯贴得更紧,细细打量一番后正经地说道:“嗯……细瞧你这小妞还有点货色,比我昨晚泡的那两个MM还略强那么一点点。”

 “你!……你,你要干什么?!”可可气喘呼呼,边说着边用力挣扎着。

 她越是挣扎,萧东越是用力,让她无处可逃。

 “你给我钱,我就不干什么”

 “好,你说你要多少……你说多少都行……只要你放了我。”可可的语气近乎颤抖。

 看她之前百般嚣张现竟肯收手就范,萧东心中颇有成就感,狮子大张口:“看你如此乖顺,那就一千吧。”

 “好,一千就一千。”可可歪着嘴,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包里拿出一千块。

 拿了钱,萧东放开了可可,推着自行车还没走多远,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她,嬉皮笑着说:“再见!”

 “还再见!?谁还跟你再见啊!!……”可可使劲地跺着脚,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再见到这个混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