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第九十七章:邪之吻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墨羽图 3674 2017-04-11 07:00:00

  早上睡太多的坏处就是到了晚上就睡不着了,我睁大了双眼看着床顶,为什么我的眼睛充满血丝,因为我睡得太多了。挣扎了许久还是穿起衣服到外面逛逛,散散心寻找一点睡意。

  夜晚的月府很安静,看着这样的景色我竟然有点惆怅起来。乱走乱走不知道走在哪里的时候突然听到有箫声传来,细细凝听原来就是早上我吹过的《月光》,不得不说吹的实在是比我的好听。不过到底是谁竟然在听过一次之后就记下来了,当初为了学这首曲子我可下了不少功夫。好奇心的驱使我向那声源走去,夜色之下轻衣飘起,嘴唇亲启。那样美丽的一幅画让我不敢再走进,害怕我会破坏这场景。

  “木头,和你吹的可有几分像?”

  “你吹的可比我好多了。”没想到他早就察觉到我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在乌镇客栈那一夜的场景,那时候他也是极尽诱惑。

  “怎么早上睡多了,晚上睡不着?”月影邪就不能当做不知道吗!

  “所以我现在出来是情有可原,可是你干嘛怎么晚还不睡。”

  “木头,你说我现在也吹了这墨冥箫和你可是一起受诅咒的。”在这静谧的月色下,月影邪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宿命”这个词,可是我不相信宿命!

  “你相信这个诅咒?”

  “不信,我的命运是靠自己掌握的,木头你也不是这样想的么。”月影邪的这个观点和我一样,我的命盘由我自己定!“木头,你知道我是如何得到这只墨冥箫吗?”没有看到我的反应,月影邪自言自语地开始说起来,“那天下第一才子临死的时候,是我在他的身边,是他将它赠于我。”

  我就知道他和那天下第一才子一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然当初就不会让我费尽心思去取那幅画。之前一直萦绕在我心中的疑问,月影邪是想现在将它解开吗?“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月影邪突然凑近我,让我有一种压迫感,我退后一步道:“你的秘密自己藏着就好了,不要告诉我!”这时候有种慎得慌的感觉,我虽然好奇可是我不想因为知道的太多而被杀人灭口。

  “我的亲生父亲就是那位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天下第一才子,我的母亲就是那幅画里面的女子,我想你已经和她见过面了。”月影邪简单的几句话却暗藏着许多的信息,我砸吧砸吧嘴不语,月影邪看着我接着说道:“的确,在外人看来我是月凌青的唯一的儿子,其实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即便如此他依旧待我如亲生儿子一样,因为他是如此地爱着我的母亲。那年,天下第一才子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子和我母亲私定终身,为了配得上母亲他远走他乡考取功名。可笑的是那时候他不知母亲已经怀上了我,榜单一出母亲就拖着七个月大的身子赶到璃城,因为榜单上没有他的名字,而他也没回来。母亲在赶路的过程中遇到危险是月凌青救了他,后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情况,母亲在八年前因病而逝,那时候已是天下第一才子的他在用墨冥箫吹奏完一首曲子后将墨冥箫交付给我后死在了我的面前,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同样也是最后一次,我的父亲月凌青不久之后也离世了。”

  “那个,你节哀哈,我先离开了。”我转身打算离开,虽然很心疼他,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一个人,特别这个人还是他。突然月影邪从后面将我抱住,吓得我动都不敢动,难道知道了他的秘密之后,他真的要杀人灭口?

  “木头,你真狠心,听了我的故事之后怎么连安慰的一句话都没有就想离开了,难道你认为我会杀你?”感觉到耳边的气息,现在这个姿势好像是慕容萧最爱做的,所以我感觉有点怪怪的。我推开了他,转身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我想让你更加了解我。”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等我解决完你的桃花劫后我们就银货两讫,没有关系了!”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这么不近人情,每一个人的心意你都打算这样子逃脱吗?”

  “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要回去睡觉了,拜拜!”

  月影邪拉住我的手将墨冥箫放到了我的手上认真地说:“这只墨冥箫,送给你。”

  “真的?!”这个东西可值不少钱呢,如果拿去当了不知道可以换多少钱。我两眼精光看着月影邪,这个真是位大财主!

  “你不要想将它当掉。还有我之前送给你的血誓珠你还随身带着的吧。”说着月影邪将手指伸入我的衣领内一挑就将血誓珠给挑出来了,“还有你的温度呢,看来你很宝贝它嘛!”这不是废话嘛,怎么好的东西肯定要好好保护好了。也不知道月影邪抽什么疯,不仅送给了我血誓珠,还有墨色玄石还有这墨冥箫。不行,拿别人的手软我得将墨冥箫还给他,本来我就不怎么会吹箫,拿了这只墨冥箫不是暴殄天物嘛,我将墨冥箫还给月影邪道:“这个我还是不要了,你没必要给我那么多东西来弥补你对我的亏欠,只要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再说了我吹箫的本领又不强,这个东西放在我手上那真是浪费的说。”

  “我说给你了就是给你了。”月影邪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强人所难,况且这可是亏本的生意呀,你没必要去做的呀,不对!以我对月影邪的了解对他没有利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所以这墨冥箫真的不能收。

  “月影邪,这个我不要!要是你想送人的话你就直接送给静兰公主得了,不要再塞给我了。”虽然觉得超级可惜,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墨冥箫的,可是我又不想再有什么麻烦惹上身了,就只能便宜那公主了。

  “你以为我是随便送人的给吗,你不想要是吧,那么好吧,我们都不要!木头,你不要后悔。”月影邪此时的眼眶竟然微红,这可是记得纪念的历史时刻呐,很少见他有怎么情绪波动的时刻,可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是月影邪真的将墨冥箫以抛物线的形式扔向了湖中,扑通一声就不见了。

  我急得跳脚,确认了他不是假扔是真的毫不犹豫地扔出去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月影邪,你这个王八蛋你还真的扔了下去,且不说这墨冥箫的市场价值,单单说这是你生父留给你的你更不应该了,怎么会有你这种人。你这是在浪费资源!月影邪,老子真的受不了你了!”明明自己也很珍惜为什么月影邪就这样扔掉,这可是他生父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他怎么可以这样,当初为了拿到那幅画他可是害得我不浅,现在他的这个行为真的让我觉得非常厌恶!

  我看着那湖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脑子被愤怒冲昏了头,竟然跳了下去,事后回忆起来真的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因为我不会游泳,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就沉下去了。这下好了非但墨冥箫没有找到,还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去了,真的是亏大了。

  “木头,你没事吧,木头你给我醒醒。”月影邪的声音忽近忽远的,可是我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木头,你给我醒醒,我知道你还没有死呢。”月影邪的声音有点沙哑,他的手不断拍打着我的脸蛋,拍的我的脸的有点痛了,我在想这丫的,会不会是故意的!想及此我立马突破重重障碍把眼睛给睁的大大地说:“你丫的,打得很舒服是不是!”

  月影邪看到我醒来立马抱住了我,两个湿漉漉的身子抱在一起突然觉得好热,我奋力推开他道:“墨冥箫,你给我捡回来没有!”

  “你现在是想要了?”月影邪这个时候竟然在笑,而且笑得好邪魅。“已经从水里捞出来了。”月影邪将那通黑的墨冥箫递给我,我发现它在我的手里面竟然会那么的烫。

  “现在这个东西是我的了,那我送给谁都没有问题了吧。”摸着墨冥箫痴痴地笑道。

  “你休想送给其他人!”月影邪立马反驳掉,“我就是要送出去,怎样!”我也不甘示弱,这个宝贝现在就是烫手山芋,我一定要将它转移。“我管你,现在你送给我就是我的所有物了,送给谁都不用你管!”

  “那你想要送给谁?”月影邪现在竟然会有一股杀气,害得我下意识抖了一下。

  “我要送给———”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堵住了,月影邪的舌头在我的口中灵活的游动,咬都要不到。我睁大眼看着月影邪,这么近的距离连他的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也看着我只是那眼神中带着更多的是惩罚,惩罚?我有做错什么事情吗,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

  我用力推开他,可是他依旧纹丝不动。这人到底这么了,干嘛要吻我!他的吻渐渐地从霸道转向了温柔,不由得让我也快陷了进去。这可是一等一的美男呐,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竟然会和这样的美男接吻。

  不对!这个时候我不能犯花痴,我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大腿才从他的吻中清醒过来。我再次用力推他可是他还是不为所动,他一边吻得深情,一边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彼此之间相互贴紧,血液循环加快了许多,看来我要拿出我的杀手锏了。

  我开始慢慢回应着他的吻,感觉到舌尖的触碰,不知过了多久觉得时机成熟后我立马一推,月影邪被突如其来的推力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和他的吻。站起来使劲擦着嘴巴委屈道:“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占我的便宜,你以为我的便宜那么好占的嘛,你丫的王八蛋。”顺带踢了他好几脚,月影邪都没有反抗只是有点温怒地看着我说道:“你想要送给谁?”

  “我只想要送给你,我想要以我的名义将墨冥箫送给你,我希望有机会你能为我吹奏,你真是个王八蛋!”看着月影邪惊讶不已的样子我爽呆了,我转过身假装抹着眼泪以哭腔说道:“我要回去了,你不要来烦我了。还有那墨冥箫你以后也不要乱扔了,这回可以找回来说不定下回就找不回来了,明明自己是那么珍惜它的。”

  我要让他愧疚,要让他为他刚才的行为后悔!回到房间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以后还是不要乱走的好。摸了摸有些红肿的嘴唇,想着月影邪今晚奇怪的行径,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现在好累好想睡觉,草草的换了睡衣就躺上床了。

  月影邪依旧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竟然会吻她,明明就不打算急她的。握着墨冥箫突然就痴痴地笑了,“现在这可是木头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