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第九十章:景流杀囧囧记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墨羽图 4395 2017-04-07 07:30:00

  虽说我总是倒霉可是还好周围有美男相伴,这是算在不幸中的万幸吧,在现代的时候我身边一个美男都没有,想起来我都不知道那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正回忆我那些痛苦过往的时候,路遥知很不适宜地打断了我的回忆。

  “姐姐,我们明天就走,怎么走得这么快?”

  “你弄错了不是我们只是我而已,我们就这样散了吧。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好心提醒道,虽然有美男相伴的日子不错,不过他们没有理由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因为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此言一出所有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我身上,我表示压力很大。“姐姐,你这是想要赶我离开么。是不是姐姐不喜欢我讨厌我了,姐姐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我会改的,姐姐你不要让我离开你好不好?”路遥知都急得要哭了,看得我那个心疼呐。这么可爱的正太还真不舍得虐,丫的,我这个时候怎么能够为了美色而动摇!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明明大后天就是我的生辰了,我原想和姐姐一起过的可是姐姐你竟然要让我离开!姐姐,我讨厌你!”路遥知委屈地大哭道,看到我还是一副木木的表情,心灰意冷就夺门而出。

  难得看到美男梨花带雨的样子所以就看呆了,不过这个路遥知他跑个什么?我迷糊地问景流杀道:“流杀,我有做错什么吗,有什么我错过了?”谁知道景流杀瞟了我一眼就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开了,徒留我莫名其妙。给他们自由他们还不喜欢了?这个可是我一直很宝贝的东西,怎么到他们身上就不一样了?

  “欧阳城,他们这是怎么了?”我郁闷地想要抓狂,现在的我完全蒙了。

  “既然大后天就是遥知的生辰,小墨你就留到那一日和他一起过吧。”听到欧阳城的声音我才慢慢冷静了下来。不过没想到古代的人还蛮看重生日的嘛,我的生日是怎么过的来着,好像我都没有认真过过一次生日的说。

  “这样呀,那就好吧。”欧阳城笑了笑也离开了,看着现在空空的房子我笑了笑就上床睡觉了。

  清早起来精神倍爽,既然已经打算帮路遥知过生日,我现在也得想想他的生日礼物。看来要上街去看一看找一找,想了一会儿我决定让景流杀陪我去,想到天下第一杀手逛街的样子就觉得超级有趣,看你昨天给我摆脸色今天有你苦头吃!

  找了一圈都不见景流杀的身影,倒是见了几次路遥知可是向他招呼他都不理我,热脸贴冷屁股还几次我的心情不痛快了。我朝天大喊:“景流杀,你死哪去了快点出来,不然我死给你看!”没想到我一嚎景流杀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感情这家伙一直都在我附近,那之前就是他特意躲着我。我忍下我心中熊熊的烈火,绽开最美的笑容温柔的挽着景流杀的手臂上街了。

  景流杀的身体一直很僵硬,几次想推开挽在他手臂上的手都被我死死捍卫住了,景流杀我倒霉了这么久今天轮到你倒霉了!

  “男女授受不亲。”景流杀竟然害羞了,微红的脸颊在这俊逸的脸上竟产生如此的美。让我有一种想提起画笔画下他现在样子的冲动,有空的时候将我看到的那几位美男都画下来,以免太久将他们都给忘记。

  “流杀,你这是在跟谁说话?”我故意挑刺,“你不会是在和我说话吧,可是我记得我是有名字的呀。”

  过了一会儿才传出景流杀闷闷的声音,“墨图,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笑了笑道:“帮小遥知选生日礼物呀,看我这姐姐多有心。”

  看到有卖糖葫芦的我的眼睛立马就亮了,立马心情愉快地买了一串递向景流杀说:“我请你的,不弄客气。”

  景流杀看到糖葫芦皱了皱眉,我将糖葫芦递到他的嘴边笑道:“流杀,你吃吃真的很好吃的,这可是我特意买给你的你千万不要拒绝。”

  景流杀拧着眉毛咬了一口,我笑嘻嘻拉着他接着逛,周围的路人看到景流杀变扭吃着糖葫芦的样子都驻足观看,景流杀以神一般的速度将糖葫芦消灭掉,看得我在一旁深深叹息本来还想看久一点他出洋相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我不甘心的扫描了周围终于又发现了目标,我将景流杀强行拉过去。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个发簪可是刚来的新货,要不你带上试试包你好看。”老板殷勤地招呼着我们,我看着手中的发簪心里面就开始狂笑起来。

  “嗯。这东西的确试一试才知道好不好看,你说是不是流杀。”一旁的景流杀没有回我的话,我笑嘻嘻地跳起来将发簪插到景流杀的发髻之中,景流杀瞪大了双眼看着我马上就想拿下来,我拦住他的手道:“不要动,我要好好看看佩戴的效果。”

  “姑娘,那个发簪是女式的。”店铺老板在一旁好心提醒道,我一个白眼甩过去。丫的,这么明显的东西我怎么会不知道。老板接到我的眼神后抖了三抖,我觉得有点吓坏小朋友了和声细语道:“老板,这个白痴的问题我知道。这不是带上才看得到效果嘛,自己带着我又看不到试了有什么用!”

  “这样呀,姑娘我这里有铜镜。”

  “那么模糊怎么看得清楚!”

  之后老板不敢和我搭话了,我乐滋滋地在景流杀的发髻中乱插入各种发簪,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同样的景流杀的脸色也越来越差,我知道这个时候该收手了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我可是还记得这个家伙的真实身份。

  我将他头上的发簪全都拔下来扔在老板的面前说:“没有一个好看的,我们不买了!”

  拉着景流杀僵硬的身体穿越那些凑热闹的人群,不知道是哪个不识相的嘀咕道:“这个男子刚才吃糖葫芦,现在又在这里带女式发簪,我看他长得也是极为俊逸,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子的人。”

  这家伙就不能藏着心底嘛,那声音我都听到了更何况是内力深厚的景流杀呢,为了避免流血事件的发生我急忙拉着景流杀突破人群。“流杀,你不要生气呐。”我可怜的看着景流杀,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这个时候示弱是最好解决的办法。装可怜也是一门学问,运用得好的话它将会是你生活中的润滑剂。

  “我没有。”僵硬的回答可是他看我的眼神竟会有丝腻宠,我不会是看错了吧。我拍了拍脑袋清醒一下自己的脑子,拉着景流杀到了珠宝玉石店说:“走,去选小遥知的生日礼物!”

  我在店里面的展台巡视了一周,竟然看到了它!我努力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装作毫不在意地问:“老板,那个怎么卖?”

  “姑娘你是说这个?”

  “嗯。就是这块石头!”

  “姑娘,这可不是石头。不瞒您说这个是前几日才从璃城运过来,你看着这光泽这透明度。”

  “这不就是碳的同素异形体嘛。”我争辩道,这点常识我还是知道的!

  “同素异形体,是什么东西?”老板很是虚心问道,可是我可不想回答。

  “多少钱你卖?”我再次问道,这家伙就不能爽快点呐。

  “这个宝贝我可做不了主,我得问问我们的东家,刚好我们东家前不久才来。”原来对方不是老板,浪费我的表情。我摸着这块钻石,这个形状真不是容易得到,中间凸起两边稍扁这可是好材料。等了好一会儿掌柜才从后堂出来,“东家说十两,也不知道东家是怎么想的,这不等于是送给姑娘你的嘛!”

  “十两,你们东家可真是大手笔。”这个宝贝竟然只值十两,我可不相信这东家是这么不识货的人,那么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可否让我与你们东家见个面,我也好当面谢谢他。”

  “姑娘,我们东家说了不久之后自然会相见。”

  我了然地笑了笑既然这东家想要搞神秘就给他弄呗,反正我又不吃亏。“老板,我这个石头可不可以帮我加工一下,额外的加工费我会出的。”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

  我笑嘻嘻掏出怀中我特制的铅笔,虽然使用毛笔也得心应手了可是没有我手中的铅笔方便携带。我将草图画给了他,“注意这石头的周围再给我打磨一下,还有这个要用金边围起来记住要弄得可以挂起来,我要弄成像佩戴在腰间的挂饰,你明白了吗?”

  “嗯,看姑娘画的这幅画就明白了。”

  “这个你们要弄多久,最好后天就可以弄出来。”

  “嗯,我们一定会加工赶出来的。”掌柜想起东家之前嘱咐过他这位姑娘的要求都要满足,真不知道这姑娘和东家有什么关系。

  解决这件事情心情就放松了,拉着景流杀接着到处去找小吃吃。天渐渐暗了下来,我才恋恋不舍回去。

  站在房间门外我很认真地问景流杀道:“流杀,你会轻功的吧,就是那种在空中飞来飞去的。”

  “嗯。”他还真是惜字如金。

  “嘻嘻,那你带我飞到屋顶呗,我想好好看看这夜空。”

  景流杀思考了一会儿才抱着我飞到了屋顶,我站在屋顶上看着远方,微风袭来心变得更宽了。突然看到躲到树后面的路遥知我热情地向他招手道:“小遥知,你也上来看一看吧,景色很美的说。”

  谁知道路遥知看了我一眼就别扭地转身离开了,我郁闷的看着路遥知的背影。“这个路遥知到底是怎么了,都闹了一天的别扭了。”

  我睡靠在屋顶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只有这么好的环境之下才能看到怎么多怎么美的星星,在现代除了看到一片黑什么都没有。“这夜空真是美,我们那里就看不到了。”

  “墨图,你来自那里?”这是第一次,景流杀主动问我的过去。

  “我呀,我自己都快不记得来自哪里了。那个地方太远太远,我就等着哪天它将我召回吧。”我懒散地回答道,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有东西要送给你。”我立马精神起来向怀里掏了老半天才找出来,“你看这个发簪不错吧,这个可是男式的,嘻嘻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买下这个发簪,我可不是一般人!”其实是在早上给景流杀乱插女士发簪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一款男士发簪,那时候我就偷偷向老板买下来了,只是景流杀那时候一心都在他的头顶上,也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了。

  我得瑟地向景流杀炫耀道,我将这个桃木发簪送到他手里语重心长道:“以后你也要经常逛逛街什么的,不要整天打打杀杀。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让你陪着我逛街了,所以今天我很开心。”

  景流杀呆呆地看着木簪子不说话,我继续躺下看着浩瀚的夜空。

  “为什么你总想一个人?”景流杀的这个问题竟会让我的心一紧,我不在意回答道:“路遥知肯定还有他要去做的事情,而你不是也应该有你的杀手组织嘛,我记得杀手什么的都会有一个超级虐心的制度,你会不会也身中剧毒吧,然后那个万恶变态的老大要求你们完成任务,不然的话就会毒发身亡之类的?”

  没有听到景流杀的回答当我以为这些都是我腹诽的时候,耳畔传来了景流杀闷闷的声音,“我就是他们的楼主。”

  我愣了三秒尴尬地笑了笑想缓和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可是效果为零。“流杀,你好厉害的说。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这么牛了!好同志,继续努力!”

  景流杀没有接我的话我无趣地努努嘴,“习惯了一个人,突然有人想要陪着我弄得我有点不知所措了。”说完这句话我也不打算再废话了,这么好的美景不好好睡觉就浪费了。

  在我的意识中因为从未看过景流杀杀过任何人,所以对于所谓的天下第一杀手我是完全没有概念,直到有一次我看到他拿着一把剑站在一堆又一堆的尸体,那血沾满了他的全身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天下第一杀手的同义词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害怕那样嗜血的他,相反那样子的他在我的脑海中记忆了一辈子。

  景流杀看着木墨图的睡颜,真心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当初救自己的时候就很好奇,为什么这位女子身边会有那么多断阁的稀世珍药,而且连路遥知也会甘心在她身边守护,明明她什么武功都不会容颜也不是倾城为什么会和那么多人有纠葛,路遥知是,欧阳城是,慕容萧是,月影邪是,轩辕澈是,这些哪个不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现在连自己也是,这些都提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今日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逛街,第一次收到礼物。明明知道她想要自己出洋相却也不想阻止她,看到她为路遥知设计的那份礼物时,竟没有想到她的想法如此独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