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第八十八章:瓮中捉鳖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墨羽图 2753 2017-04-06 07:30:00

  曾彩中的府宅很华贵,在我的要求下追云、追风现在是便装。追云打点了好一会儿我们这帮人才得进去,看来对于官府曾彩中还是有很强的芥蒂之心。

  一位丫鬟领着我们来到了客厅,而此时一位中年大伯就坐在正中央,没有猜错的话他就是那个曾彩中,曾彩中体型硕大看来他的生活还是很滋润。我靠近路遥知小声问道:“他的这个身躯会不会有点难度?”

  “还可以。”路遥知小声回答道。

  看到我们他挪动了肥硕的身躯站起来向我们打招呼:“今日官府来的几位朋友,真是我曾彩中的荣幸呐!来来来请坐,上茶!”

  “今日各位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想必曾老板肯定听闻了近些日我们乌镇不太平,受害者也是当地有钱有势之人。我代表官府来看看你们,顺便有些事情我想我们需要私聊。”我眼神瞟了一眼在一旁的五个护卫,看来曾彩中的保护意识很强,就连在自己的府宅内身边都有五个保镖,看他这日子过得还真是心惊胆战。

  曾彩中诧异地看着木墨图,没想到官府竟然会派女子过来。心中有点鄙夷但是面子工程还是要做好,“什么事情需要私聊?”

  “我喜欢在没有闲人的地方谈一谈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曾老板也想换一个清静的地方吧。现在知道的人还不多,可是我就不知道晚一点会怎么样了。”我摸了摸温热的茶杯,一脸笑意地看着曾彩中。曾彩中毕竟也是在商场里摸爬滚打过了人,手指哆嗦了一下思考了一会儿看着我说:“那就请移步到书房。”

  一伙人就转移到了书房的门口,曾彩中拦住他的五个护卫说:“你们在外面守着,姑娘我想这件事情我们两人好好谈谈就可以了吧。”曾彩中看了看我身后的几个人,他的意思很明白他只想我一个人进去,这个曾彩中果然戒心很重。

  “其他的都可以不参与,但是这位妹妹作为目睹了一切的证人,我想也应该一起谈谈吧。”我将路遥知拉倒我的身边略有深意地看着曾彩中,虚虚实实我就不信曾彩中能够辨得清!只要路遥知一起进去就好,他可是今日的主角。曾彩中犹豫了一会说:“也行。”

  书房很大可是书籍并不是很多,怎么觉得这个书房就是一个摆设。“你们知道些什么?”曾彩中神色凝重地看着我们,我捋了捋衣袖将手中的药粉洒向他,曾彩中惊慌得想要大叫的时候已经晕倒了。我拍了拍手开心地看着路遥知说:“断阁药物,必属精品!”没想到慕容萧给我的这些东西这么好用,这次我用的是“三日蘼”,也就是说曾彩中将会在这个书房里面睡上三日。三日不长,可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现在是路遥知该大展拳脚的时刻了,我找了一本书随意地看了起来。对于路遥知的独家易容之术我虽然好奇,但也不会去探究。就像是我知道慕容萧的药很好用,但是我却也不会去想知道这些药是怎么炼的,因为就算知道了我也学不会,这个是我的习惯。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手掌按在了我的头顶我抬头一看,乖乖的,曾彩中什么时候醒了!不对,他应该是路遥知。没想到这个易容术可以这么逆天,路遥知你真的是太神了!

  “姐姐,你不要盯着我看了。”他竟然用曾彩中的音色来说这句话,我的寒毛立起。将书放回了原处认真的对路遥知说:“接下来这么做你还记得吧,这次的任务有些危险你要小心。”其实我还想加上一句,注意你的脸千万不要挂彩!

  “姐姐,我知道。还有姐姐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千万不要和景流杀眉来眼去!”为什么你要以曾彩中这幅模样来对我撒娇,你不知道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吗!还有,我什么时候和景流杀眉来眼去了不要乱冤枉人。不过我这些都是腹诽,我可不想现在和路遥知争论这些有的没的。“接下来的戏,你可不要露馅。”

  “姐姐,你才是。”路遥知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向书房门口走去,在打开门的时刻怒气地大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我的府里面不欢迎你们,我就不送了!”一身怒气的曾彩中离开了书房,他的五个护卫也很尽心尽责地跟了上去。我抚了抚胸口,刚才路遥知的那声怒吼吓着我了,没想到路遥知的演技这么好。我也走出了门外,追风看到立马就问:“这么样了,事情办好了没有。”

  “嗯,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回到官府我就去睡觉了,现在就是要等鱼儿上钩了。

  第一天路遥知出现在曾彩中的府门前一会儿,第二天我让路遥知独身一人去附近走走,第三天路遥知则要独身一人去到乌镇外的那一片树林。第三天的时候我特意去派景流杀暗中保护路遥知,虽然知道路遥知的武功也不弱可是还是不太放心。

  一直等到第三天傍晚才看到路遥知的身影,那个时候路遥知是以他可爱萌的正太脸出现在我的眼前,不过衣服还是曾彩中的,所以挂在路遥知的身上显得极为宽松。衣服上的红色刺伤了我的双眼,怎么会,路遥知怎么会受伤?

  “姐姐,我好想你!”说着路遥知立马跑过来抱着我,抱着他单薄的身体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这个是凶手的血?”

  “那当然,不然姐姐以为会是我的,难道姐姐是在关心我?”

  我没有立即回答他因为越过他的肩膀我看到了在余晖之下景流杀,恰巧我们的视线相交在一起。英俊的脸庞竟会让我有一瞬的窒息,“姐姐,你怎么了?”路遥知推开了我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就炸毛了,“姐姐!你们怎么可以在我的面前眉来眼去。”最后一句说得极为委屈,我笑着对路遥知说:“我不是也经常看你发呆嘛,不说这个了凶手已经关到牢房了?”

  “嗯,追风已经将他关到了大牢。”

  “追云现在去书房找曾彩中了,我想没多久他们就可以在牢房相遇了。不过还是不让他们遇见才好,我怕到时候局面不容易掌控。你先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我去邀请欧阳城去看戏,流杀你也累了你也先去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路遥知不想离开木墨图可是一想到她不喜欢血腥味瘪瘪嘴就离开了,景流杀看了看木墨图一言不语地消失在了风中,而木墨图则屁颠屁颠地去找欧阳城看戏去了。

  再次来到这牢房感觉就是不一样了,这回我可是翻身了!丫的,回想起之前的待遇还是一把辛酸泪。我本以为欧阳城会让追云和追风一起来审问犯人,可是他并没有让他们进来。所以现在只有我和欧阳城审问犯人,我看了看缩在一角的凶手和气地问道:“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来复仇?”

  缩在墙角的人慢慢抬起头来看我,他的身上有血迹我想是抓他的时候弄的吧,他的血还染到了路遥知的身上害得我白白担心一场。他长的很普通感觉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商贩,可是眼神中却透露着仇恨与绝望还有解脱,他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犯人只是呆呆的看着我并没有说话,我也不急只是有意无意地说:“听说二十年前有一桩很大的案子,现在还是一件悬案一直到不到凶手,那时候死的人可真多。”

  突然那犯人死死盯着我,还好他在牢房里面我在外面不然看到他的眼神我早就溜了。“我想你就是二十年前那场大屠杀的幸存者吧,秦府上下四十多条人命仅在那一个夜晚全都葬身于火海。你说过了这么久都找不到凶手可能是天灾吧,他们真是倒霉的孩子。”

  “你不要胡说八道那不是天灾!是那四个良心狗吠的东西害的,要不是他们纵火秦府就不会遭遇到灭门,都是他们!我一定要杀了他们!!”犯人开始情绪失控起来,面目狰狞,青经凸起,眼眶猩红,看来当年的场面很惨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