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第七十七章:丫头,你还是逃了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墨羽图 2009 2017-03-31 07:10:00

  “你听说没有断阁的阁主今天要成亲了,那个排场大呀。我真想去看看,可是咱们这种小人物根本就得不到邀请函。”

  “这消息早就已经传遍了,听说这断阁阁主长得比女人还要美,不知道他的妻子又会长得是怎样的倾城倾国。”

  今天是一个很热闹的日子,传说中的断阁阁主终于要成亲了。断阁张灯结彩,红色的丝绸在空中舞起曼妙的舞姿。络绎不绝的客人纷纷向断阁走去,其中月影邪也在其中。看到招呼客人的慕容萧月影邪连忙赶上去道喜:“慕容兄,没想到你我兄弟二人竟然是你先成亲。这回我可下了血本给你带来了奇药,等我成亲的时候你可不要小气。”

  慕容萧回笑道:“你这个时候还不忘算计我,当初你夺我血誓珠的帐都还没有算清楚。”慕容萧打了一拳在月影邪的肩膀,就领着他进去了。

  “慕容兄,和你成亲的到底是哪一家姑娘。消息封得这么好连我都不知道,我认不认识?”月影邪很好奇到底是哪一位姑娘能够将他降服,要他安心下来成亲可不容易。

  慕容萧的丹凤眼一提妖媚地笑道:“这女子你当然认得。”

  “喔,那到底是哪一家的姑娘?”

  “木墨图。”慕容萧看着月影邪的笑意渐渐消失,“木墨图,公孙墨图可是同一个人?”

  “月影邪你可真是聪明。“慕容萧娇笑道,看得月影邪想一把刀刺过去。

  “慕容兄,你弄错了吧。我带公孙墨图是让你治病的而不是来和你成亲的。”此时月影邪的眼睛很深邃,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我和丫头可是真心相爱,我想你也不会来拆散我们这对有情人吧。”慕容萧也开始认真起来,两个男人就这样对峙着,直到婚礼正式开始新娘被喜娘牵上来。

  月影邪看着身穿嫁衣的女子一手将她拦住,“我不管你是公孙墨图还是木墨图,我只是想问你一句你是真心喜欢上了慕容萧了吗?”那女子点了点头,一旁的慕容萧像是示威似的抱住新娘,“月影邪,你这是要干什么!”看到月影邪拉着新娘的手腕慕容萧生气的说。

  “我要看一看新娘的相貌。”说着月影邪一手向新娘的头盖伸去,可是慕容萧也不是吃素的一个反手就将月影邪的手挡下来。周围的客人看到这一幕都傻了眼,这月影邪是打算要抢亲了吗。他们也很识相的没有出声,静观势态的发展。这也主要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想把也帮不上。

  “月影邪,你是想要逼我对你下毒吗?”

  “你能下得了再说。”几个回合下来依旧不分胜负,周围的人终于意识到出大事了也加入战斗中希望。不知道是谁不小心撞到了新娘,新娘一个没注意就摔倒在一旁。慕容萧眼尖看到新娘摔倒立马放弃与月影邪的纠缠飞到新娘旁边将其扶起来,头盖同时也滑落下来。

  突然之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沈奕,怎么会是你?丫头呢!”慕容萧此时全身满带杀气,一脸阴戾地看着沈奕。而月影邪看到新娘的样子笑了笑,理了理衣服又回到了那个假面狐狸的样子。

  “姑娘,姑娘已经离开了。”沈奕在赌,用生命在赌。

  “是你帮助丫头离开的?”慕容萧咬着牙,想过丫头会逃,却没想到她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逃离!

  “阁主,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意吗,一直以来爱着你的是我,不是那个女人!”沈奕横了横心道,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嫁给阁主了,为什么会这样!

  慕容萧掐着沈奕的脖子耐着性子问:“她到底去哪里了?”沈奕哭红了双眼,“我,我真的不知道姑娘去哪里了。”

  “那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沈奕就睁大着哭红的双眼死在慕容萧的手里,她知道阁主如果知道真相一定会杀了她,可那个时候她还傻傻的想拜了天地我就是阁主的女人了,就便是死也无所谓。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还没有拜堂自己就死在他手中,一点都不曾犹豫。

  慕容萧对着客人说:“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白跑一趟,若能找到妻子我定会再摆一次宴。大家也不能白白回去,在场的每一人我都会送上‘祝霖丹’以表歉意,大家请回吧。”在场的人听到有祝霖丹可以拿眼睛都发亮,连忙排队去拿祝霖丹,这个丹药可是提高内力的良药,价值不菲而且市场上很难寻到。

  很快礼堂就只剩下慕容萧和月影邪。“来人!”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穿黑衣劲装的男子跪拜在慕容萧面前。“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把木墨图给我找出来,记得千万不要伤到她。”

  “属下遵命!”倏地一下人又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慕容兄,看来她的伤势定然好了。会逃跑果然是她的风格,你以为你可以那么容易就得到她的心吗?慕容兄我可好心告诉你,那个女人可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月影邪一脸温和地笑道,看来自己要在慕容萧之前找到人。

  “真是谢谢你的好心提醒了,我的妻子将她的心早就给我了,当然没心了。”慕容萧眼角上扬,一脸媚笑道。

  街上很热闹,大家都在口口相传断阁不久前发生的事。

  “你听说没有在婚礼上新娘莫名其妙地被替换,那阁主当场就掐死了那个假的新娘。”

  “你这算什么,我还听说断阁阁主还与月公子为了争抢新娘可是打了起来。当时那个场面可是热闹了。”

  “我还听说有三方势力在寻找那女子,一方是断阁的,一方是首富月公子的,还有一方竟然不知道是谁。看来这位女子还真不简单,我都想一睹真容了。”

  躲在角落里吃烤鸡的我在听到沈奕死的消息后,突然觉得嘴上的鸡肉没有以前那么好吃了,擦了擦嘴巴起身就上楼睡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