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第十章:初次验尸

美男环绕之谜案随行 墨羽图 1991 2017-03-01 12:51:13

  从后堂出来后,正打算去找小青要些早餐,可是突然出现的俩人让我顿时没了吃饭的欲望。

  “在下追云,大人派卑职协助师爷查案。”一位身穿青黑色捕快官府,身材匀称的大哥抱拳说。

  “在下追风,也是协助师爷办案子的。”另一位眨眼,有些俏皮的看着我。他们的样子有些相似,再结合他们的名字,可以推出这两个人应该是兄弟。

  “你们是兄弟吧。”我看着他们说。追风很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这不是很明显么,不过我没有说出来。

  “对了,死者的验尸报告出来没有?”先要明白死者的死因,再从其他地方入手。

  “师爷,我们还没有仵作,你不知道吗?”追风奇怪的问。

  “那谁来验尸?”我真心不知道呀,我是新来的。

  “师爷,你!”追云的一句话把我拉入了寒冬。

  “你的意思是我除了要当师爷还要当法医?呃,是仵作!”看着他们一起点头,我最后的一点希望落空。不是我怕尸体,而是我现在想吃早餐。算了,验尸完再吃吧。我自己都不怎么会验尸呀,船到桥头,自会直!

  后来听追风告诉我才知道,现在的府衙属于创业初期。之前的师爷被杀,仵作被其他镇给挖墙脚,现在的一些捕快很多都是后招的,这帮人经验与能力还需要磨练,在加上我这个新来的菜鸟,这个团队能维持多久,大人的这个位置又能坐多久,还真的让人担忧。

  “那你们带我去停尸房吧。”不管如何,还是去试一试吧。

  义庄就算是在白天也显得阴深,破落的房屋在这贫瘠的土地上,更显得荒凉与悲楚。掩着口鼻和他们兄弟俩一起走进义庄,到一具披着白布的尸体停下,其实这一整座义庄就只有一具尸体。

  “这便是死者赵环儿”追云面有所思道。

  拉开白布,一位美丽的女子映入眼帘。她的面色犯青,紫黑色的嘴紧紧闭着,一条黑褐色的勒痕静静的躺在赵环儿的脖子上,给人一种神秘的美丽。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子,在世时不知道会吸引多少青年才俊。“好美丽的妇人!”追风轻声感叹道。

  按了按赵环儿的手臂,已经僵硬了,看来已经死了一至三个小时了,我突然发现她的指甲呈现出了灰黑色,好似中毒了一般。“追风,你有小刀吗?”我向离我不远的追风问道。“有,诺,给你!”我拿着小刀在赵环儿的手臂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师爷,你这是干什么?”我没有急着回答追风的问题,因为我也只是尝试一下。

  果然,赵环儿死于她杀。“追风,你看我割的地方,它露出的骨头是灰黑色的,说明她是死于毒,而且这毒是慢性的,都渗入骨头了,应该中毒几年了。凶手想欲盖弥彰造成自缢的假象,看来凶手是安排好了的。”

  “对耶,师爷你看得好仔细。”追风夸道。

  我没有理他,继续仔细检查。赵环儿的发髻上的琥珀色簪子怎么有一些暗红色的物质,拿起来闻了一闻是血腥的味道。“师爷,那个簪子有什么问题吗?”追风连忙凑过来问。

  “上面沾着血迹,我想应该是凶手在制造自缢现场搬运尸体的时候弄伤了自己,没有猜错的话伤口部位应该在手臂附近。”赵环儿的咯吱窝处果然有青色淤痕,凶手应该是环抱着赵环儿的背部进行拖拽,那么鞋底应该会有痕迹。立马查看鞋子却发现鞋子是全新的,看来已经被换过了。接着检察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洗了洗手扭了扭脖子。走出义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愉快。转身去问追云、追风说:“我看太阳这么大了,早餐就不用吃了。走!我请你们去吃午餐!!”

  “师爷,你不会之前就是做仵作的吧,刚刚剖完尸体就可以去吃饭。”追风凑过来。拉着我的手臂。

  “我不剖,要不你来?看你刚才躲得那么远的样子,亏你还是个捕快。不纠结这事了,我们去吃午餐吧,早餐我都没有吃现在快饿死了。”我摸摸肚子,果然是扁的。

  “师爷,不用你请客。”一旁的追云面无表情的说,这追云的表情也太少了些吧!

  “没事,以后我们还要合作呢,我可是把你们看成朋友,你们不肯赏脸吗?”我表现得一脸委屈,眼眶微红地看着追云接着说:“难道是你们觉得我不配当你们的朋友,既然如此的话那……”

  “大哥,去吧!”追风在一旁帮衬着,也学着我一脸委屈的看着追云。

  追云有些无语的看着我们,最后还是选择妥协。聚福酒楼依旧是热闹非常,之前来过这里几次,味道还是不错的。

  店小二看到我们就屁颠屁颠地跑来谄媚地说:“各位官爷你们要点什么?”不得不说这“官爷”是从他们兄弟俩的衣服看出来的,我现在还没有官服。

  “店小二,给我们上些招牌菜还有给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我叮嘱店小二说。

  “好类!”

  店小二带着我们到了二楼靠窗的位置之后,揣着我给的小费美滋滋地离开了,不久之后饭菜就上来了。

  “师爷你真阔绰,是我就舍不得来这里。”追风看着满桌的菜感慨道。

  “钱可以再挣的嘛!”我可不是视钱如命的人,再说我也不差钱,我的那一百多两还有剩,而且现在又找到了工资不菲的工作。

  “师爷,我可不可以直接叫阿策呀!”追风立马夹了一块鱼肉进嘴里,口吃不清地说道。

  “追风,你不得无礼!”追云厉声训斥追风。

  “追云,我喜欢别人这样叫我,你们都可以叫我阿策的。”我笑着对追云和追风说。

  之后我们便安静地吃饭了,追风偶尔会和我简单说几句话。

  吃完饭后,我们又向尹府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