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八十六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255 2014-08-30 00:03:54

  月光如水,洗尽人间万种铅华,宁静清透的月色一如我此刻的心情,我静静的依着胤禛,心里异常的安宁。

  “胤禛,还记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吗?”我轻轻地问。

  “当然记得,那天我来晚了,你生气了是不是?”胤禛轻笑道。

  “胤禛,我们相约来世吧?来世我们依然在一起好不好?”我仰视着胤禛月光中清癯的面庞,想把他深深地刻在心里。

  “若曦,来世我一定早早等着你,好好爱护你,不再让你受一点伤害,不再让你受一点委屈”胤禛扶着我的头,吻着我的额头低声说。

  “来世,我们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平平安安相依到老”我头依在他的胸前轻声道。

  “好的,我们自由自在的生活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若曦,今生我欠你的,来生我一定都补偿给你,对不起,若曦,让你跟着我受了那么多苦,把你的一生都圈在这紫禁城里”胤禛搂紧我满含歉意地说,。

  “没有对不起,我真的很好,能陪在你身边我真的很幸福”。

  一阵凉风吹过,我打了个冷战,:“若曦,你冷吗”

  “胤禛,抱紧我”

  听到有隐隐的哭声,我努力睁开眼睛,看见巧慧和香草在床边哭泣流泪。

  见我睁开眼睛,巧慧惊喜的拉着我的手:“谢天谢地,二小姐你可醒了?”

  香草也在一旁试泪道:“主子,你可醒了!你都昏睡三天了,我们都要急死了”。

  此时,我的心里空明澄净,我的来世今生都要结束了,我努力想陪他到最后终是不能了,他终究是要孤零零地走完自己的路的,

  “皇上呢?我要见他”我问

  “皇上在勤政殿,李禄儿就在外面,我让他去告诉皇上,二小姐醒了”巧慧道。

  “香草,让人去打盆温水,给我洗洗脸,我要梳妆一下”我吩咐道

  见我想起身,胤禛将我扶起,巧慧在我身后垫上迎枕,靠在胤禛的怀里,我吃力的抬起头看着他说:“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了”

  “不,若曦,你不能这样丢下我和孩子们”胤禛搂紧我眼中含着泪道。

  “我也不忍心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丢不下弘曕和凡心,所以我坚持到现在,可现在我真的不能再陪着你们了,真的对不起”

  “若曦,不要,不要离开我,”胤禛紧搂着我,我能感受到他彻骨的悲伤,可却无能为力。

  看见凡心的小狗“雪儿”跑了进来,“汪、汪”在叫,我对香草说:“去叫凡心进来”。

  香草出去一阵后,进来道:“凡心格格没有来”

  凡心的小狗和凡心是形影不离,“雪儿”来了,凡心怎么可能没有来?我心里觉得不对劲,对香草说:“你快去安和园找凡心,也带弘曕来”

  胤禛搂着我:“别急,若曦,他们一会就来了,你喝点水吗?”

  我笑着点点头,巧慧一点一点喂我喝了半碗水。

  这时香草进来说:刚才在半路上碰见熹贵妃娘娘和四阿哥,娘娘说凡心格格刚才说要来微雨阁看额娘走的急,在前面已经先走了一会了,这会不在安和园,现在听说格格不在微雨阁,娘娘和四阿哥已经派人到园子里去找了”

  “怎么会这样?凡心从来就不是没主见的孩子,她说来微雨阁,肯定不会去别处,胤禛,快多派人去找”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若曦,没事的,这是在圆明园里面,不是在荒郊野外,凡心不会有事的,肯定是贪玩,在哪里绊住了,她身边还跟着奶妈、宫女,放心,不会有事的“胤禛急切地安慰道。

  “好,她不会有事的,我要见她,快去找她”我虚弱地说。

  李禄儿一溜小跑的到了门口,被守在门口的高无庸喝住,“跑什么跑?”

  我听见后,看着胤禛说:“让他进来说”

  胤禛让李禄儿进来说,李禄儿进来跪在地上吱吱唔唔说不出口,胤禛怒道:“你吱吱唔唔的干什么?快说”

  “刚才,贵妃娘娘和四阿哥已打发人在园子里找凡心格格,有宫女说,凡心格格带着狗在路上碰见、碰见。。。

  李禄儿吱吱唔唔不再说下去

  “碰见了谁?”胤禛厉声问

  李禄儿吓地更伏低了身子道:“碰见了李贵人,李贵人也带了只狗,凡心格格的狗跟着李贵人的狗跑了,凡心格格就跟着去撵狗了,向夏爽斋的方向去了”

  这时,熹贵妃和裕妃都已进来,她们静静地立在一旁暗自落泪,她们知道我的大限要到了。

  “李贵人?哪个李贵人?她怎么会在园子里?”我抬眼看着胤禛,心里瞬间想起那个明眸皓齿,年轻傲慢的女人。

  胤禛微闭了一下眼睛道:“她是皇后病重时,随皇后一起进来的”

  “她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我怎么不知道?你一直瞒着我,是吗?”

  胤禛抱着我急切地说:“不,若曦,我没有想瞒着你,我只是怕你多心,不想让你为此心烦”。

  我苦笑道:“胤禛,你贵为天子,你想要什么都唾手可得,是我为难你了,对不起!”

  “不,若曦,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若曦,此生爱你再多都无法补偿你,爱你再久都无法倾尽我对你的爱意,若曦,不论今生还是来世,我只有你,只有你,不会有别人”

  我看着他悲痛欲绝的双眼,此时这个铁一样坚强钢硬的男人已是泪流满面,我微微笑着吃力地伸手抚去他脸上的泪水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知道,胤禛。。。”

  不知何时,弘历牵着凡心的手站我的面前,窗外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象渡了一层金色,看着弘历望着我坚定的眼神,我的心放下来,我对着他会心地笑了笑,我们的一切都要结束了,他们的日子要开始了。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日,在胤禛的怀里,我走完了自己在这时朝代的一生。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日,胤禛偶感违和。二十一日,病情加重,二十二日,病情恶化,太医抢救。二十三日子时,进药无效,龙驭上宾,前后三天,胤禛突然而死,官书不载原因,死后葬于清西陵之泰陵。

  乾隆三十二年的一天,乾隆皇帝弘历问已是太后的熹贵妃:“额娘,您百年之后是与皇阿玛在一起呢?还是另择福地?”

  熹贵妃静静地想了一会,淡淡笑道:“你皇阿玛心里只有一个人,不会有别人,我就不去打扰他们的安静了,另择福地吧”

  乾隆四十二年,正月,八十六岁的太后驾薨,尊徽谥号定为“崇庆慈宣康惠敦和裕寿纯禧恭懿安祺宁豫孝圣宪皇后”,葬于泰东陵。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