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七十九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450 2014-08-22 01:42:36

  走出桃林,坡下远远的望见熹贵妃从品诗堂方向过来,身后跟着一群宫女太监,却不见凡心跟她在一起,心里有些奇怪。

我和香草迎了过去,见面行了礼后我问道:“凡心呢?怎么没见和你们在一起?”

“我也是过来找她的,你这个女儿现在主意是越来越大了,稍不留神就找不见她了,我和裕妃在屋子里逗着弘曕,凡心带着狗在院子玩,没多大一会儿不见她了,一问院子里的太监才知道她自做主张带着奶妈宫女到品诗堂去找她皇阿玛去了,我把太监宫女责骂了一顿,赶紧过来找她,到了品诗堂又听皇上说她见了弘历,又拉着弘历带她去庄子里看牛去了,这不我刚从品诗堂出来,也准备到庄子上去找她”

熹妃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我听着也觉得好笑,说道:“姐姐这会子也不要去庄子上找她了,不要说你撵着她跑,光听你说着都觉着累得慌,反正有弘历领着,还跟着一群宫女、太监、奶妈,不会有什么闪失的,等你撵到庄子里,又不知她们又会跑到哪里去了,打发个太监去找他们,让他们小心点,我们回绘雨精舍等着吧”

熹贵妃听我如此说,也笑着说:“也是,凡心现在是越来越不好管了,自个主意太大,跟着她的宫女、太监被她支使的定定的,这才六岁的一个小姑娘,要是再长大些了,我们都拿她没办法了”。

回到绘雨精舍,弘曕见了香草伸手要让她抱,巧慧把弘曕交给香草,见我跟着回来却没见凡心,很是奇怪地问:“凡心格格呢?贵妃娘娘不是去找凡心了吗?怎么不见格格?”

我把熹贵妃给我说的话给巧慧说了一遍,裕妃在一旁笑着说:“凡心格格幸亏没长翅膀,否则谁能撵的上她,我看凡心虽说是个女孩身却是个男孩性格,将来说不定是个穆桂英呢,这到不象是若曦你的性子,可也不象皇上呀?”。

巧慧在一旁笑道:“我看凡心格格跟二小姐小时候的性子是一样的,现在看着二小姐斯斯文文的,小时候在西北时二小姐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不要说将军府里的姨娘,就是大将军自己拿二小姐一点办法也没有,说二小姐是草原上撒了欢的野马驹子”。

众人听着巧慧说的有趣,都跟着笑起来。

我笑道:“所以说,姐姐也不要忧心她将来不好管,现在她还小不懂事由着性子闹,等长大了懂事了自然会就守规距了”

熹贵妃笑着说:“我也只是说说,凡心聪慧灵伶俐过人,跟她一起在学堂里念书的那些王子、皇孙们都没有一个及的上她的,弘昼都说我们的凡心跟承欢格格小时候可象的很,弘历、弘昼两兄弟把凡心宠的跟什么似的”。

看着弘历领着凡心走进院子,走在春日温暖的阳光下,弘历丰神俊雅姿态超群,凡心虽然还不足六岁,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双眸灵动神态傲然,一望便知是个美人坯子,凡心确有几分如承欢的小时的美丽聪慧,只是承欢的美丽中有几分江南水乡的清秀,而凡心的美丽中则含有几分傲然不羁的英气。

弘昼说凡心跟承欢格格小时候可象,弘历难道看不出来,看着弘历拉着凡心的手走入院中的样子,我对凡心的将来心意已定,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如我一般终身被禁锢在这座金碧辉煌牢笼里,有弘历这个依靠,我要让她自由自在的活一辈子。

心里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求胤禛赐婚,把香草嫁给十七爷,胤禛手指叩着桌子说:“赐婚到不难,只是香草的身份怎么定?若以一个宫女的身份嫁入王府,她又没有家世背景,嫁到王府也会没有体面,过得不好也会让你心里不舒服的”。

我听胤禛如此说,知道也确实如此,见他神态想必是已有打算,就问道:“那以你之见呢?”

“我记得早些年你让我安排人去替香草找家人,一直没有结果,香草原本叫什么?”

“张兰花”我说

“张兰花,兰花,很好的名字,为什么改名叫香草,不叫兰花”

我想起当时给香草改名时的心情,抿嘴笑道:“那时我不喜欢兰花,所以就叫她改名香草”

胤禛嘲笑着望着我点点头,伸手拽了拽我胸前的木兰玉坠说:“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一直戴着它?”。

“我忘记把它取下来了”我强词道“你说香草该怎么办?嗯”

胤禛用手指伸手戳了戳我的额头道:“还说我嘴硬,我看你比我更嘴硬”随后拉过我揽在怀里说:“就封香草为怀柔公主,体体面面的嫁到王府,让你也安安心心吧!”

没想到胤禛会肯为我给香草这么大一个恩典,我十分感动:“谢谢你,胤禛,谢谢你对我这么好,现在除了你、凡心、弘曕,只有巧慧和香草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我现在没有别的企求,只希望能一直陪着你,希望我身边的亲人能平平安安的有个好归宿”。

“我知道,你一直对香草另眼相待,承欢不在后你更是厚待于她,若曦,我想让你以后什么都称心如意,知道吗?”

“我想让香草出嫁后也能经常进园子来看我们,她一直都特别喜欢弘曕”

“好,我答应你,都答应你,满意了?”

“谢谢”

雍正十二年四月十八日,由胤禛指婚将香草嫁入果亲王府为福晋,加果亲王双俸,按公主出嫁陪送了丰厚的嫁妆,我也将历年来康熙爷和胤禛赏赐给自己珠宝挑了不少给香草做陪嫁,将香草风风光光的嫁到王府。

香草出嫁前夜,依依不舍地跪在我的面前哭泣不止,我拉她起来安慰道:“把你嫁出去,我也舍不得,不过离的又不远,想要进来看我们也不难,皇上已恩许你常来。只是我已答应十七爷,把你嫁入王府后,我和皇上都不再干涉你们之间的事情,所以日后你和十七爷过成什么样子全凭你自己。你在我身边多年,我一直用心栽培你,也只是想你日后有能力凭自己能力赢得丈夫的心,我知道你钟情十七爷多年,十七爷持重豁达,身负才学,确实是个可依靠之人,你和承欢一样羡慕我和皇上的情意,却不知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能有今日有多么不易,这份情意也不是人人都能遇见的,所以我希望你嫁入王府后,能与十七爷的其它妻妾好好相处,以你的才情容貌,赢得王爷的心也并非难事,你只要以平常之心安稳度日,只要有缘,情意会慢慢培养起来的,来日方长,千万不可操之过急,以免弄巧成拙”。

香草擦了眼泪说道:“主子放心,你说的我都明白,我不过是一个讨饭的丫头出生,若不是主子相救只怕活不到今天,能嫁入王府陪在十七爷身边已是天大的福份,我只是羡慕你和皇上的情意,那敢奢望自己也有这样的福气”。

“你也不要如此妄自菲薄,英雄不问出处,如今你的身份不比王府里任何一位妻妾的低,这些都不重要,要抓住王爷的心,我把你留在身边多年教你的才是重要的,好好的生活,善待自己也善待周围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