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七十五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147 2014-08-12 01:30:02

  熹贵妃和裕妃再次来到微雨阁时,临走我留了裕妃一起说话,熹贵妃了然的带着凡心先走了。

巧慧她们都退下后,我轻轻笑着对裕妃说:“姐姐不要再为弘昼的事情不开心了,弘昼也就是任性些,闹这些事情也就是有些孩子气,没什么关系的,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弘昼任性我是知道的,可这次闹的太大,惹的皇上大发雷霆,皇上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三阿哥的例子就在前面,我只怕这样下去会惹出更大的事来”裕妃忧心地说。

“姐姐过虑了,五阿哥虽然任性,但却是极其聪明的,他这样任性胡闹未偿不是明哲保身,只要不关朝政,皇上生气也罢,喝斥几句就过去了,皇上性子再不好,终究是父亲,再说皇上一直对五阿哥都是宠着的,姐姐放心好了”

“妹妹,虽说我是五阿哥的生母,但你更懂他的心思,也更懂皇上的心思,弘昼也一直敬慕你,你说的话他还是很听的,我只有这一个儿子,我也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不要见罪于他的父皇,不要见罪于他皇兄。”

“姐姐放心吧,只要姐姐有这样的平常心,五阿哥一定会平安富贵到老的”我笑看这个质朴直爽的女人,肯定地对她说。

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感觉冬天就要来了,我倦缩在屋里一步也不敢出门。

这日见外面日头很好,也没有风,穿了冬日才穿的棉袍,披了斗蓬走到院中,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外面清新的风吸入胸中,顿感舒畅无比,但风中的清冷让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巧慧赶紧说:“二小姐赶紧进屋吧,小心又着凉了”。

我说:“不碍事的,外面的空气好,今天天气也好,我都想到湖边去走走了”

“二小姐,你再别走那么远了,上次在湖边早产还不吓死人了”巧慧劝阻道。

我笑了“哪还次次都这样,要我说呀,也亏的是在湖边,被你们一路上折腾来折腾去,弘曕也是经不住你们折腾就早早出来了,否则以我的力气哪里能自己把他生出来”

巧慧也笑道:“什么事怎么一到二小姐这里就坏事变成了好事,二小姐这些奇谈怪论听着虽怪也有些道理,怪不得那些阿哥们都喜欢跟你在一起说话,皇上只跟你在一起才见些笑容”。

二人正在院落中说笑,高无庸领着一个小太监提着一个大包裹走了进来,见我在院子里赶紧过来施了礼道:“皇上让我给姑姑送东西来了”

“什么东西?”我看着包裹挺大就好奇地问。

“是一张虎皮,可漂亮着呢,皇上说天凉了把这个铺上热乎”

进到屋里,小太监把虎皮铺在炕上,这是一张十分完整的虎皮,皮毛油光水亮,耳爪眼眉完整,连眼睛上的睫毛都在,我摸着这张漂亮异常的虎皮。叹息道:“这要在以后可都是珍稀动物,它活着时不知有多威风,可惜现在只剩下一张皮了!”

高无庸望着我,不知我在说些什么,我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跟皇上说,多谢了,我很喜欢,皇上今天在哪里用午膳呢?”

“十七爷从盛京回来了,虎皮就是十七爷从东北带回来的,这会儿十七爷和四阿哥还有几个大臣还在勤政殿说话呢,只怕要在勤政殿用午膳了”。

我笑着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高无庸领着小太监走了后,我摸着炕上的虎皮,特别是摸着眼皮上根根睫毛,总觉得他还活着一样,想一想,让香草带着几个宫女、太监去找些干草,又找了些麻布来把干草用麻布包好,再用包好的草把这个虎皮填装起来,肚子里东西填的太多,显得虎太胖,填的太少又显的虎太瘦,几经折腾终于把它填的象模象样了,又让宫女们细细的把口子都缝好,又拿了两个黑宝石安在眼睛上。

下午熹贵妃和裕妃带着凡心到微雨阁来时,见我在指挥宫女、太监们在折腾这张虎皮,开始很是好奇,当一只象模象样的老虎立在地当中时,凡心又惊又喜,围着这只老虎又蹦又跳,她带着的两只小狗花花和雪儿只是站在远处朝着这只老虎汪汪的狂吠却不敢靠近。

熹贵妃看着这只立在正殿屋当中的老虎道:“若曦,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装了多少新奇古怪的想法,这倦的东西你也弄得出来”。

裕妃笑着说:“皇上要是知道给你一张用来取暧的虎皮,你到把它变成了一只真老虎立在大厅当中不知要怎么吃惊呢!你说谁乍一看还不吓坏了?”。

正说着话,皇上跟前的小太监李禄儿过来了,一进房门,看见立在殿中央立着的栩栩如生老虎,吓的一介趔趄扑到在地,房中的人见状都哈哈大笑。

裕妃笑着说:“我刚才还说别让皇上吃惊,这会子到是把李公公吓了个半死,若刚才进来的是皇上,那可怎么是好呀”

巧慧笑着说:“就是,裕妃娘娘说的对,二小姐,这只老虎不能摆在这儿了,否则要吓坏不少人的”说着让喜儿赶紧搀李公公起来。

李禄儿从地上爬起来,盯着老虎看了半晌说:“吓死我了,冷不丁的,我还以为是只真老虎呢,两只眼睛还闪着光”

我笑着对李禄儿说:“让李公公受惊了,李公公此时来可有什么事?”

李禄儿做了个揖道:“皇上说晚上有事,不过来用晚膳了,让姑姑自己用膳,早点休息”。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你去吧”

李禄儿去后,知道胤禛不回来用膳,就留下熹贵妃和裕妃一起用晚膳,这一晚凡心顾不上她的狗,只是摆弄那只老虎。熹贵妃说:“凡心也是胆子大,一点都不知道害怕”。

“无知者无畏,她哪里知道老虎是什么?哪会知道害怕?”我道。

“我们也给她讲了不少老虎的故事,她也听说过的呀!”裕妃说。

“她现在可是看见老虎了,以为老虎都是我们做出来的,站在这儿不动任人摆弄的,只怕以后连真的都不怕了,那才是要命呢!”我笑着说

“瞧你说的,我们凡心可不傻,怎么会连这个也分不清,她就是胆子比别人大罢了”熹贵妃揽着凡心说。

我哂然笑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到是把她护的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