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六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551 2014-07-26 03:42:08

  昨夜下了场小雨,此时空气中还有一种潮湿而清新的泥土味,还是半晌午,高无庸来到微雨阁笑眯眯地对我说:“皇上让姑姑带着凡心格格过去“。

我问:“皇上现在在哪儿?”

“就在外面的路上”高无庸答到

“有什么事吗?”我问

“姑姑去了就知道了”高无庸陪着笑说。

我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就不再问,就带了凡心跟着高无庸出了微雨阁,见胤禛等在路边,十七爷、弘历、弘昼也都在。

“这是要去哪儿?”我行了礼后问胤禛。

“你去了就知道了”胤禛答非所问地笑着说。

“还这么神秘?是有什么新奇的事情吗?”我笑着说。

“皇兄是要给你一个大大惊喜的”十七爷望着我神秘地笑着说。

“那我可要做好准备的,到时可不能被吓着”我望着胤禛笑着摇摇头说,

胤禛笑而不语,我看见后面还跟着一顶轿子问道:“要去的地方远吗?”

“是备着,你若累了乘坐的”胤禛说。

我看着只有一项轿,知道胤禛他们是不准备乘轿的,就说:“我可以走的”

胤禛伸手要拉我的手,我笑着看了看他,他又将手收回,到底有十七爷弘昼、弘历他们在场,十七爷他们象没看见一样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

胤禛招手叫过凡心拉着她的手,我拉着凡心的另一只手,凡心一点不老实,不停的又蹦又跳,三人一路说笑着向东北方向走去。

凡心看着安和园在前面,挣脱了我们的手向安和园跑去,胤禛对高无庸说:“去传熹贵妃和裕妃一块去”。

没多久凡心拉着熹贵妃的手从安和园出来,裕妃也随其后,一白一棕两条小狗跑前跑后的跟着她们

一行人前呼后拥的随着胤禛走了五六里路,来到一个小山面前,眼看着没有了路,行到一块巨石后,又出现了一条小路,沿着小路走了五百米的样子,看见一个山洞,洞顶有一匾上书“桃花坞”。

我惊讶地看着胤禛,胤禛也不顾身边其它人,拉了我的手进入洞中,刚一进洞,眼睛不适应感觉有点黑,我迟滞了一下脚步,胤禛紧了紧我的手,拉着我向前走了几步,感觉前面有一丝光亮,越走光越亮,一出山洞,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田园风光尽收眼底,这是一处四面环山的平地,其中稻田、麦田遍布,间或有一户户农家点缀其中,此时正是麦子将收,水稻正绿的时候,满目黄绿相间,美不胜收,有农人正在地里劳作,可以听见远外牛叫、狗吠、鸡鸣的声音。

依山还建有一座座精致的小院、楼阁等建筑,青砖灰瓦古朴自然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这里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另一个世界。

胤禛看着我说:“你想要去桃花源是不是这样的?”

我看着眼前的景色,转眼看着胤禛:“这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这块地方是老十三看好的,我说你想逃到桃花源去,我让他找个地方给你建一个桃花源,他就挑了这里,可惜他没有看到建成”

“这些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也二三年的时间了?”

在一旁的十七爷说:“是皇兄要让保密,怎么会让你知道?”

“别的到都好说,都可以让人快点干,只是这满山坡的桃树,没有二三年的时间长不成的,若曦,等明年三月桃花盛开的时候才美呢!”胤禛笑着说。

我眼睛有些湿润地看着他,我只是一说,他真就放在心上了“我那只是说说而已,你又何必当真!”

凡心自生下来哪能见过这种景色,看见远处牛叫狗吠的就要往那边去,拦也拦不住,我是一路走来觉得有些累了,就让香草领着太监宫女们护着她过去。熹贵妃和裕妃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胤禛见我有些疲乏了,就让人安排在稻凉楼上休息。高无庸陪着胤禛去更衣,我和十七爷、弘历、弘昼坐着喝茶。

“这些都是十七爷看着建的吗?”我问道

“虽是我看着建的,但规划设计都是皇兄亲自定夺,这园子里的景观设计,四阿哥也没少出谋划策”十七爷道。

“四阿哥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才高八斗,自然见识与众不同,多出些主意也中应该的”我笑着说。

十七爷道:“嫂子说的极是,四阿哥就说,这园子里的景就应该仿着全国各地名景名园去建,才能集天下之大成,我看了四阿哥让人绘的海宁的陈氏隅园的图纸,很是精美,日后选一块地方参照着建,一定很好”

听十七爷说起海宁的陈氏隅园,我心里微动,那是承欢随弘历南行停留的地方,在那里对月弹琴,临水而歌,在那里她坦陈心愿,却失望而终。我端起茶杯,以不经意的眼神扫过弘历,只见他面沉如水静静的喝着茶。

我站起身走向窗前看着窗外,阡陌纵横,鸡犬相闻、炊烟袅袅,远处熹贵妃和裕妃领着凡心迤迤逦逦往这边走来,一派田园风光中这一行锦衣轻裘的人显的格外突兀。这是胤禛给我的桃花源,这才真真叫做“似是而非”。我没能带着胤禛逃出紫禁城,逃离那越来越近的结局,胤禛却把我的梦想搬到这里,让我在梦里也逃不出紫禁城、圆明园。

爱新觉罗弘历,你就是在圆明园中建一座一模一样的隅园,里面没有了那个对月弹琴,临水而歌的人,没有了那个冰肌玉骨坠落凡尘的精灵,也同样是一座“似是而非”隅园,在那里面除了睹物思人还能干什么?

就在这里用了午膳,我陪着胤禛在稻凉楼休息,熹贵妃和裕妃带着凡心去了绘雨精舍。

“喜欢这里吗?”胤禛搂着我轻轻的问。

“喜欢”

“和你想象的一样吗?”

“有的地方一样,有的地方不一样”

“什么地方一样?什么地方不一样?”

“田园风光是一样的,可和我在一起的人应该是个农人,如今却是个皇帝,就这点不一样”。

“那我就没办法,我可不想把你送给一个农人做媳妇”胤禛抿着嘴笑着说。

我咯咯笑倒在他怀里:“你真坏,你就是想送,只怕也没人敢要,我这提不动水,拿不动针的人,要回去能有什么用?只能活活饿死了”

“那你就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哪都别想去了!我保证不会让你饿死的,听到没有”胤禛笑着将我裹在身下,轻轻的吻着我的耳朵,渐重的呼吸吹起我耳边的头发撩的我的脸痒痒的。

“胤禛,别这样,这是白天”

“那又怎么!若曦,若曦。。。”

在他的轻唤爱抚中,渐渐的撩起我的欲望,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紧紧的搂着他。

凉风袭袭,空气中有泥土的芬芳,恍惚中,和胤禛布衣褐服迎着夕阳劳作而归,虽然觉得疲乏却心情愉悦,凡心在远处的小屋前逗着狗玩,心里暗暗欢喜终于逃离了紫禁城,逃脱了历史的宿命,我们一家人可以这样天长地久地安静生活下去,可又不敢相信是真的,怕是在做梦,四外张望着,极力想证实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的?在极端的矛盾忧虑中猛地睁开眼睛,看见窗外西斜的阳光,一时不知倒底是醒了还是在梦中。

“梦见什么了?睡得这么不安稳?”胤禛半支着身子笑盈盈地看着我问。

“梦见我和你在桃花源布衣褐服迎着夕阳劳作而归,满心欢喜,又怕是场梦”

“我们现在就在桃花源里,不记得了”胤禛低头吻了吻我。

“是吗?”我恍恍惚惚地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