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五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893 2014-07-25 01:56:15

  到了勤政殿门前,高无庸见了我迎了上来,躬身施礼后道:“皇上一个人在里面批折子呢”,

我点头笑到:“皇上近日身体如何?有什么不适吗?”

高无庸转了转眼睛笑道:“姑姑日日都在皇上身边,皇上有什么不适,姑姑怎么会不知?”

我知道高无庸这张嘴很是严实,因此也不想为难他,就微笑道:“虽说我日日都在皇上身边,但皇上总是觉着我身体不好,怕我忧心,他有什么不适也不轻易告诉我,什么事也都不想让我知道,再说了,皇上批折子见大臣晚了也常宿在勤政殿,他有些事我也不清楚,勤政殿的规距我知道,我也是不愿给你们找麻烦,所以从不向你打听皇上的事情,你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

高无庸作揖答到:“还是姑姑体谅我们,皇上日日都这样操劳,那有不损伤身体的,军机处大臣还轮流值事,除了生病,可何时见皇上有一日歇着?姑姑近年也好好不常到勤政殿走动,知道姑姑是为了避嫌,可姑姑每次来皇上还是很高兴,也能松泛松泛,姑姑为什么不常来陪陪皇上呢?这对皇上的身体也好。”

“我知道了,谢谢高公公了”我笑笑说完,转身进了勤政殿。

胤禛见我进来,放下手中的笔,招手让我到跟前去。我挨着他坐下,瞧着他脸色有些疲惫,伸手摸摸他的脸道:“可有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不是很好!”

“到也没什么,只是有些头疼,你怎么过来了,凡心呢?”胤禛握着我的手问道。

“你让人传话说晚上要跟大臣一起用晚膳不过来了,我就留了熹贵妃一起用的膳,走时凡心非要跟着,就让她跟着去熹贵妃那儿了,现在头还疼的厉害吗?我给你揉揉吧”。

胤禛笑着盯着我说:“今儿怎么这么好?自从有了凡心,你好久都没有对我这么用心了!”

我边给胤禛揉着太阳穴边说:“这话怎么听着象是吃醋了,你可知道今天凡心用晚膳的时候逗狗,我不许,凡心竟气鼓鼓的嚷着说我不好熹贵妃好,熹贵妃走时非要跟着她走,我这可是两头都没落下好”

胤禛笑道:“这话怎么听着也象是在吃醋?你还说凡心性子这么倔随了谁了?难道不是随了你吗?”

“我看怎么是随了你呢?这些年总是劝你别这么操劳了,你何时听过,如今天下安定,吏治清明,你就不能少操劳些,你不想让我为你担心,你自己也要知道多保重些才行呀!”我微嗔着他说。

“虽说如今天下安定,官吏不敢明目张胆地贪赃枉法,但我要做的事还太多,如今推行新政虽不象过去那么困难,但还是有些地方推行不力,南疆的改土归流实施也遇到不少阻力,有消息说西部疆域现在也不太安稳,我看早晚还是要用兵的,最近河南、陕西一带一直大旱,这几日一直在安排赈灾的事宜,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不让人操心”胤禛微闭着眼睛仰着头说。

我听他如此说,头皮都有些麻酥酥的,叹口气对他说:“也不知道老子说的无为而治,是不是什么事都不干就能把天下治理好的意思?怎么什么事到了你这里就这么难呢?当个皇帝都比别人辛苦百倍!这个皇帝当的有什么意思!”

胤禛听了呵呵笑道“那些什么都不干,只知吃喝玩乐的皇帝都是些昏聩之君,不祸国殃名就不错了,还说什么天下大治,我这么辛苦,只是要干的事情太多,想干的事情也太多,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若曦,有时候觉得你通彻古今,比什么人都明白,可有时候你又简单痴傻的让人忍俊不禁”

我停了给他揉头的手,拉着他说:“胤禛,这治理天下的事,我虽然懂得不多,但有一样我是知道的,什么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何况是治国,你何必这样急于求成呢,慢慢来,没必要这样苦自己”。

“若曦,早年跟随皇阿玛征战东西,开府建衙后替皇阿玛到各地办差,看到那么多大臣官吏私下之结党怀奸,夤缘请托,欺上瞒下,阳奉阴违,假公济私,面从背非,百姓苦告无门,种种恶劣之习,我都所深知灼见,所以,那时我就立下志愿,若我继承大统一定要澄清吏治,一定振数百年之颓风,以端治化之,让百姓安居乐业。为此我一直磨砺自己的心志,从不纵情裘马声色。如今我就是不用心于朝政,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

我看着他,从心底里敬佩这个男人的意志,就是放在现代社会他也会是一个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但同时心里也对他充满了怜惜。

起身拉着他说:“既然你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那就屈尊来陪陪我吧,今天月色很好,我想出去散散步,可不可以?”

这日晚膳后,见西边满天的云霞五彩斑斓,炫丽多姿,想着今天的月色应该不错,不知胤禛这时在勤政殿里又在做什么?想起那日在月下漫步的温馨,不禁又对自己笑了笑,心里溢出一丝丝暖意,回到桌前拿过一张信笺提笔写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下面画一小亭,亭内立一女子,亭楣上写着观云亭。把信笺装入信封,让福子送到勤政殿。

立在观云亭内,看着山下不远处安和园已有点点灯光,中午和凡心在安和园用了午膳,凡心留在了安和园没有回微雨阁,弘昼又送了一只棕色的小狗给裕妃,凡心日日都要领着自己的小狗去找裕妃的小狗一起玩。

想起凡心,心里不禁有丝丝怜悯,凡心,你皇阿玛不能陪着你长大,也许我也不能,希望有人能替代我们爱你,保护你,让你幸福。

不知当初绿芜留下承欢而去时是何种心情,也是如此的牵挂不舍吧!

叹了口气摇摇头,把这些不快甩在脑后,对这些无可奈何之事,只能面对别无它法。

眼看着西天的晚霞一点点沉下去,还不见胤禛的身影,难道有什么事发生他不能来了?这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事能把皇帝绊住!

我最近是尽量想办法把他从如山的折子里拉出来,多活动活动,看他的精神由开始的萎靡变的好了很多,庆幸那个道士所谓的法术在他身上没留下后遗症。

亭内桌上摆放着一壶酒,两个酒杯,我给自己到了一杯喝下,心里竟有些焦灼,心里推想着胤禛不来的各种理由,转念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怎么如同初次约会的少女,心里竟如此忐忑。

同几杯酒下肚,眼看着月已东升,想着胤禛竟会不来,心里倍感失落,打算着回去到勤政殿看看胤禛到底在忙些什么,竟然会不来赴约。

听见山下有灯光上来,香草和喜儿她们请安的声音,知道胤禛是来了,放下心来,又觉得很是生气。

背对着他不理他,他走过来扳过我的身子低头看着我说:“怎么一个人就开始喝酒了?”

“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生气地说。

“你不是写的月上柳梢头吗?月亮才升起来呀!”胤禛认真地看着我说

我讶然的望着他,半晌说到:“那还有人约黄昏后呢?”

胤禛哂然笑道:“我以为你约我赏月呢,所以等着月亮升起来才来”,说着拉我入怀“怎么,等着急了?生气了?”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我消了气依在他怀里说

“你约的,我怎么会来不来,若曦,你多久没在我身上这样花心思了?看了你的信不知心里有多高兴呢!想着月亮怎么还不出来!”胤禛笑着说

“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吗?”

“我知道,可我想要感觉到你的快乐,你的幸福,你的爱意,就象你唱的歌,跳的舞,你写的信,画的画,就象今天拿着你的信,感觉到你写信时一定是在愉快地对自己笑,对不对?”

我心里一下涌出对他的拳拳爱意,他是那么的了解我懂我,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胤禛,我不仅在心里对着自己笑,也对着你笑,我在等你时,竟觉得自己象初次约会的少女般忐忑不安,一直在想什么会把你绊住,让你来不了”

“什么也绊不住,知道吗?”胤禛吻了吻我的额头说。

月亮已越过树梢,清亮的月光照在大地上,我依在他的怀里,看着月亮在一丝丝云彩中行进。抬头问他:“是云彩在追月亮?还是月亮在追云彩?”

“是我在追着你”

“不,是我在追着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