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九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877 2014-07-29 01:08:40

  经此一事,胤禛对朝政似乎有些松懈,渐有颓废消沉之气,对我的依恋之情益重,每每独自一人在勤政殿时,就让我前去陪着他,自有了凡心后,我已很少深夜在勤政殿陪着他批阅奏折了,我坐一边的塌上静静的看我的书,他偶尔抬头看看我,仿佛只要看我在那他就安心,因我在,我常常不让他批奏折到太晚,二人时常牵着手回微雨阁。我们常常在园中漫步,他总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我们不言不语,却心意相通。

十三爷不在了,他的精神世界越发孤寂,我成了他唯一的精神伴侣,他和我都是这个时代的另类,外面的压力把我们越来越紧的压在一起。

我知道他的现在,我也知道他的将来,因他的一生的遭际,对他愈加怜惜温存,他能感知到我的爱怜,常常会在不经意间叫我的名字,当我回眸看他时,他也只是看着我笑笑。

有时把凡心带到勤政殿去看他,凡心有了二条狗,因此给那个带黑毛的起名叫花花,那条纯白的叫雪儿,凡心走到哪儿,二只小狗就跟到哪儿,象是凡心的影子。父女二人都喜欢狗,二只小狗也聪明伶俐,一会站一会跳,常把二人逗的哈哈大笑。

眼看着天气渐凉,巧慧手巧,给两只小狗一个做了一个小衣服穿在身上,胤禛见了非常喜欢,就自己亲自给两只小狗设计衣服,他设计一套老虎式套头衫,做好后,给花花穿上耳朵却没留出来,看着狗没耳朵怪模怪样的,我在一旁哈哈大笑道:“装老虎不成,连狗都不象了”

胤禛自己也讪笑起来,但他做事较真的习性真是难改,让人将狗衣改了又改,连个小纽襻儿钉得不牢固,就要重新钉一遍,直到满意为止。

从此父女二个跟狗衣服较上了劲,左左右右给二只小狗做了一堆衣服。

爬在他的肩上看他认真给狗设计衣服,看他画的不得要领,拿过笔替他修改,他拿起图样看着说:“还是你画的好,你是什么时候学的画画,怎么和这宫里的所有画师画法都不一样?”

“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独门绝学,传女不传男!”我笑着说。

“就你古灵精怪,不知哪一句话是真的”胤禛戳戳我的额头说。

胤禛心情渐开,抑郁之气渐消,神色日渐淡定坚毅,又回到以前的胤禛。

在去勤政殿的路上遇见弘历,相互见过礼后,弘历说:“姑姑,现在去勤政殿吗?”

我说:“我去看看你皇阿玛,陪他用午膳”

“皇阿玛最近精神好了很多”稍停了一会,弘历略思量了一会说:“皇阿玛把曾静和张熙的口供和自己对此案的谕旨编著了一册《大义觉迷录》发到各地府衙,还命曾静到全国各地巡讲,现身说法颂扬朝廷之英明,反思自己误入邪教歧途,可我觉得这样做会适得其反”。

我听着微微点着头说:“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你皇阿玛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都最清楚,他认定的事别人是很难轻易更改的,要是依我的性子,只要做人做事仰府无愧于地,千秋功过就随后人去评说吧!何必要去讨好那些文人墨吏。但你皇阿玛终是皇帝,不可能不在意丹青史册评说,他现在想要怎么做就随他吧,我只要你皇阿玛现在不要自己为难自己,不要让自己太难过就好,我现在只在意他,若日后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弘历轻笑一下,点点头“姑姑,我现在有点明白皇阿玛为什么那么爱重你”

我看着弘历淡淡地笑了笑,心中想:你不会真正明白的,你是一个福寿齐天的十全之人,怎么会真正理解你皇阿玛一生所经历的坎坷,只怕是你将来都不会真正明白你的父亲,而是更崇尚你皇爷爷。康熙宽大、乾隆疏阔,若无雍正整饬,满清恐早衰亡。这些你知道吗。

天气渐凉,我的身体本应更舒适些,如今却反到感到不适起来,总感到疲乏无力,吃饭也没有什么胃口,熹贵妃和裕妃见我精神不济,把凡心接到安和园住下,让我好好休息。

胤禛见我吃的很少,每天午膳和晚膳食都尽量回微雨阁陪我一起吃,这天见我实在不想吃,胤禛让把饭菜撤下去,把我拉在身边揽着我问:“是哪里不舒服吗?”

“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只是觉得很乏,不想吃东西”我头靠在他胸前说。

“传太医来看看吧,这几天你都无精打采的”

“我一年里有几个时间是精神的?还不是老毛病,兴许休息休息就好了”

“还是让太医看一下吧,我也放心些,你总是这样怏怏的,我这几天心里一直不安”说完让高无庸去传太医来。

我看着胤禛担心的眼神,心里忽然一动:“胤禛,如果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呢?”

“若曦,你在说什么?你好好的怎么可能有事?不许胡说,不许胡说”胤禛拉过我,紧紧搂在怀里,仿佛我马上就会消失一样。

当太医说我是怀孕了,我和胤禛都感觉到不能置信,胤禛淡声吩咐太医下去后,拉过我抚着我的脸看着我半晌只叫了一声:“若曦”就再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喜还是悲,一个凡心我已为她的今后操碎了心,如今又有一个孩子让我牵绊,更何况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能否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已是一个极大的未知数,承欢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胤禛听说我怀孕了没有半分欣喜,何尝不是想到了此节。

我愣愣的看着他,知道此时,该来的已经来了,没有退缩的余地,于是拉着他的手微笑着对他说:“胤禛,我们又要有一个孩子了,不高兴吗?”

胤禛抱着我下颌抵着我的头顶静默半晌说:“若曦,你会没事的”

“我知道,我会好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和我们的孩子,胤禛,我真的很爱你,舍不得你和孩子”

“若曦,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胤禛在勤政殿呆到很晚才回微雨阁,我知道他肯定会细问太医我的情况,我问他:“太医怎么说,孩子还好吗?”

“太医说孩子一个多月了,很好,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胤禛强笑着对我说。

巧慧听闻消息真是又喜又惊,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再度怀孕本是好事,应该高兴的,可承欢的死让她心有余悸,又惊怕不已。

只有香草一味地高兴欣喜地说:“主子,这回一定要生一个阿哥,这样就儿女双全了”。

香草的高兴影响到我们,我心里也有了做母亲的欢愉,暗暗地想着:“会不会真是个阿哥?如果是,他该长成什么样子?”

躺在胤禛的怀里问他:“香草说这回一定要生个阿哥,这样就儿女双全了,你想要阿哥还是格格?”

“什么都好,只要是我们的孩子男女都好!”

“胤禛,高兴起来吧,能再度怀孕说明你我的身体都很好,是不是?”我眼含笑意对他说。

胤禛脸上也露出真心的笑容,俯头亲了亲我说“是的,是这样的,我们都很棒”

此番怀孕比怀凡心更是让我难过,以我现在的身体和年龄每一天都象是度日如年。

熹贵妃、裕妃几乎每天都带着凡心来看我,怀凡心时与她们见的很少,此番日日都见,眼看着我妊娠反应那么重,我天天吃什么吐什么,连喝水都困难,被腹中的孩子折磨的形销骨立的样子很是吃惊。

“你当初怀凡心的时候也是这样吗?”熹贵妃见我才吃了药又往外吐,拍着我的背心疼地问。

巧慧在一旁说:“二小姐怀凡心时就是这样,一直熬到五六个月才好些”

“这要到什么时候?岂不要把身体拖夸了?”裕妃吃惊地说。

“二小姐生了凡心后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受了伤又伤了元气,此次怀孕更是辛苦”巧慧说。

“怪不得你总是那么瘦,这不跟走鬼门关一样吗?”心直口快的裕妃口无遮拦地说。

“这是怎么说话呢?宫里这么多太医,又有我们照顾,会没事的”熹贵妃赶紧接过话来说。

我虚弱地笑笑,巧慧赶忙帮我擦去头上的虚汗,扶我靠在塌上。

终于熬出了头三个月,能稍稍喝点稀粥,汤药,精神也好些了,胤禛他们总算松了口气。

可是我感到自己依旧虚弱不堪,总是昏头昏脑的,稍一动作就气喘吁吁,

只是在胤禛面前,我还是强打精神,不想让他太过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