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二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915 2014-07-22 02:07:45

  巧慧随着承欢的灵枢一起回到了京城,承欢的离世让我伤心欲绝,只有巧慧的回来,让我的心稍稍有些安慰,巧慧对我来说就是亲人。离开才二年的时间,可我觉得已经好久好久,巧慧的脸上有了过去没有的沧桑。

巧慧见了我也是悲喜交集,承欢对她来说也象是女儿一样,她的离世对巧慧的打击不亚于我。

巧慧从小在我家侍奉,送走了相依相伴的姐姐,如今又送走了一手带大的承欢,伤心伤痛可想而知。

只是见了我和凡心才略感安慰,拉着我的手不停的流泪:“二小姐,若不是还有你和凡心,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我也含着泪拍着她的手:“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对我来说你就象是姐姐一样的亲人”

晚膳后胤禛打发高无庸过来说晚上要见几个重要的大臣,可能很晚,就宿在勤政殿了,让我自个先睡。

巧慧服侍着我洗漱完毕,我躺在床上留她坐在塌边一起说话,巧慧问道:“皇上如今还是这样没日没夜的操劳吗?”

“他就是这个习性,事必躬亲,天下这么大,他事事都想操心,可不就要这么忙”我无奈地说。

“皇上对二小姐到是一直很好,也难怪,你们在一起经了多少事!”巧慧感叹着说

我笑了笑:“现在不是都好了吗?你又回到我身边,我也安心了很多”,

问她和承欢在草原上的生活情况。巧慧感叹到“草原上自由自在,哪有紫禁城这么多规距约束?只是生活条件比不上京城,承欢格格不象你我是在大西北的草原上长大的,喜欢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她自小在王府、皇宫里长大,很是不习惯那里的生活”说起承欢,巧慧叹口气说:“承欢格格这么早离世也是因为格格心思太重,怀孕后也一直郁郁寡欢,我知道承欢格格心里一直是有别人的。当年大小姐如此,如今承欢格格又如此,只是承欢格格比起大小姐来更是执拗更苦自己,其实塞布腾待承欢格格是极好的,若是格格稍稍放开心怀,他们也会过的很好的”

我苦笑着说:“情这字不道理能说通的,当年八阿哥待姐姐如何?八阿哥又是何等的才貌双全,可姐姐还不是至死都不愿意留在八阿哥身边,只是姐姐秉性柔顺,因此能够隐忍多年。承欢天性聪慧过人,又是天之娇女,自小被皇上和我捧在手心里生活,怎会甘心隐忍度日,心中郁结难消也是可想而知的,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真是一点不错呀,太好太美的东西总是不长久”

巧慧拉着我的手说:“如今看来,二小姐和皇上虽然是经过百般磨难,但现在还能在一起也是难得的很,承欢格格也总是说二小姐和皇上才算是情投意合的,说起来很是羡慕”

“只是听说二小姐和小格格去年差点遭遇不测,听起来真是让人纠心,二小姐这一辈子也真是没个安稳的时候,也不知是命好还是不好?总是嗑嗑碰碰的,但愿这次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还要什么后福,只要凡心平平安安的就好”我叹口气笑着说。

“承欢格格临前让我把二小姐留给她的玉佩带回来送给凡心格格,说保佑凡心格格平安”巧慧道。

想着敏敏格格那朵在草原上恣意怒放的花朵,我叹息道:“承欢终究不是草原是的花!”。

站在沁香阁楼上的窗户前,向外看着远处凡心由香草领着在山坡上滑雪,一大群太监宫女们在一旁跟着,因承欢过早突然离世,我对凡心的更多了一份担心,深怕她有点闪失。

熹妃和裕嫔二人走过来,与我一起看着外面玩的兴高采烈的凡心和香草她们。

“也就是你能想出这些玩的花样,听弘昼说你去年领着他们玩,他们都是多大的人了,还喜欢玩这个”裕嫔笑着对我说。

“他们才多大?若是在现代社会里他们正是好玩的年龄呢”我摇摇头说。

“二小姐可别再说什么离经叛道的话了,二位娘娘可是听不明白的”巧慧笑着说,说着又拿了个暖手袋放到我手里。

熹妃也笑着对我说:“还是巧慧了解你,自她回来后又有人能好好照顾你了,我看你气色都好了很多,别在窗口站着了,风大,小心又着凉了”

我走回桌前坐下,对在一边站着侍候的福子说:“你给熹妃娘娘和裕嫔娘娘把酒店倒上”

熹妃赶忙笑着说:“酒我是不能喝了,你还是和裕嫔喝吧,她的酒量大,和你到是有的一拼”

裕嫔到是没有推辞,端了酒杯对熹妃说:“酒量我是有点,可是不敢和若曦比,我听弘昼说,若曦的量可是能把他灌醉的”

我端了杯笑着对裕嫔说:“弘昼那是在夸大其词呢,姐姐可就真信了?今天我们几个也就是图个高兴,我可没想着要把你灌醉的,你放心喝就是了”

三人正说的高兴,听的楼下一阵嘈杂声,随后高无庸手下的小太监李禄儿一溜烟地跑上来说:“皇上和四阿哥五阿哥过来了”

我们三人赶紧起来去迎接胤禛,才走到楼梯口就听见他们上楼的声音,我们站在楼梯口等着胤禛他们上来,给他行完礼,我笑着说:“皇上怎么有空过来了,昨天给你说时你还说让我们自己来呢?”

“我昨天是说让你们自己来,那就不许我改变主意吗?”胤禛笑嗔着说,“是弘历和弘昼说是要去给熹妃和裕嫔请安,我说凡心要滑什么雪玩,你们到梅园赏梅去了,弘昼说滑雪好玩的很,嚷嚷着要过来,我也想过来看看你们在玩些什么,不可以吗?”说罢在上座坐下。

“你是皇上,自然想怎么样都可以,刚才可看见凡心她们在玩了?”我笑着说,顺手倒了杯酒放在他面前。

“看见她们在玩了,只有你才会想出这花样百出的东西,他们二个都多大了还玩这个,太不稳重了”胤禛看了弘历和弘昼一眼说。

“他们才多大?再说了,他们再大,在父母面前也都是孩子,不是说还有六十多岁的老头还穿着彩衣跳舞,逗父母开心吗?”

“我们说的是一回事吗?你这是不是有点牵强附会了?真是强词夺理!”胤禛气笑道。

“我觉得差不多呀?”我咬着唇强忍着笑说。

胤禛在妃嫔和孩子们面前清冷惯了,大家在他面前都很是拘谨,见我与他玩笑,在一旁也不敢太放肆,只是抿着嘴笑。

只有弘昼不太怕胤禛,常常在他面前撒娇任性,胤禛也并不深责于他,顶多也就是呵斥几句。

“去年姑姑自己也玩呢,哦,十七叔也和我们一起玩了,姑姑还教香草唱了支叫一剪梅的歌,好听的很”弘昼笑着说

“你去年不是去踏雪寻梅去了吗?怎么没听你说还在玩这个?”胤禛眼含笑意盯着我说,随后偏头想了一下又说:“一剪梅?香草呢?让她过来”

“香草在陪凡心玩呢!”我转头对福子说:“你去把香草叫回来,让她带凡心也回来吧,她在外面玩的时间也久了,别冻着了”

熹妃站起来说:“还是我去吧,你这个女儿哪会这么听话,你让她回来她就回来!”

我一听,也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说:“也不知她这么倔随谁了?这么小一点的人,主意到大的很”

弘历一听赶紧站起来说:“额娘,还是我去吧,我的话凡心还是听的”

我和熹妃都笑了,凡心也确实肯听弘历的话。

香草进来,见胤禛也在让她唱歌,稍有点紧张,我含笑鼓励她说:“你唱的很好,五阿哥刚才还说你唱的很好听呢”

香草刚开口唱出第一句“真情 像草原广阔,层层 风雨不能阻隔。。。。”,胤禛就把目光投向我,我含着笑意迎着他的目光。我们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敏敏在白雪红梅中起舞,十三阿哥在夜风中吹着这支曲子,在那些如梦如幻的岁月里,我们情根深种,至死不渝。

夜晚躺在床上,胤禛半支着身子,用手指轻轻的抚着我的脸柔声说:“若曦,我在草原上亲你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想来还象是在昨天,白雪红梅,若那时跳舞的人是你又会是什么样子?”

“不管有多久远,对我来说也象是在昨天,胤禛,离开你的日子里,我常常在想念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想你衣服的花纹,想你在草原上亲我时冰冷的唇,想与你有关的一切,不管那些离我已多久远,我想起来都清析可见如在眼前”我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

“若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