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一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690 2014-07-21 01:07:25

  天气越来越凉了,皇后的病情日渐加重,雍正九年九月二十九日,皇后乌喇那拉氏病逝。

胤禛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竟也生起病来,以致无法亲自去祭吊皇后,我知道那个陪伴他数十年的女人不仅是他的结发妻子更是他的亲人,他们风雨同舟数十年,一朝离去,即便不再有爱情,那份亲情也远甚于他人。我无法安慰他也不想打扰他,只是远远的看着他悲伤,等着他慢慢将那份悲伤放下。

我也没有去祭吊皇后,在这种场合的我怎么说怎么做都显得不合适,我只是在院中为她燃起一炉香,默契的为她祈祷。

对她不是没有嫉妒。我和胤禛以心相许近二十年,聚少离多,安稳快乐的日子更是少之又少,而她却自始至终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在她的世界里她们做为女人根本没有自己,只有丈夫儿子,而她膝下无子,她此生有的只是丈夫一人,她说他们夫妻本为一体,的确不论是做为妻子还是做为亲人她都是胤禛的一部分。

皇后的离去让我有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我和胤禛爱恨纠葛,生离死别她都看在眼里,也参与其中,不论她心里怎样想我,对我而言她也是我在这个世界过去岁月的一部分。姐姐、八阿哥、九阿哥、十三阿哥一个接一个的离开,如今她也离开了,马尔泰若曦就这样一点一点地随着他们的离去而被时光湮灭。

胤禛靠在塌上的大迎枕上,阳光从窗外照在他的脸上,脸色还是有些青白,我端了一碗参汤,慢慢地喂他喝。

“胤禛,让十阿哥从张家口回来吧,把他拘禁在京城,让十福晋陪着他”

“你到现在依然放不下老十和老十四他们吗?”胤禛脸色沉了下来,我知道他嘴上说的只是十阿哥和十四阿哥,心里不能忘怀的还有八阿哥,只怕现在对十四阿哥介蒂更深。其实对十阿哥他到并不特别介怀,只是因着十阿哥和他们是一起的,他才耿耿于怀。

“胤禛,他们都是你的兄弟,也是和我从小一块玩大的朋友,十阿哥本就胸无城府,如今就是回京也不会对朝庭再有什么威胁。如今多少故人都已去了,剩下的越来越少,我只是想他们过的好一点,十三阿哥在的时候,也常常关照他们,旁人也都明白是因为你的默许,如今十三阿哥不在了,就当是为了十三阿哥也不要太为难他们吧”

说起十三阿哥,我和胤禛一时都无语了,自他去后我和胤禛极少提起他,他的离去在我们心中留下的空洞越来越大,我再没有一个可以诉说心事的朋友,而对于胤禛而言心中的痛更深,一年多来,他不仅下旨将十三阿哥为避讳改名为“允祥”的“允”字改回“胤”字,还让他的牌位配享太庙。还特命奉天、直隶、江南、浙江各建祠宇,以昭崇报。

但所有这些都无法弥补我们心中的那种伤痛。

皇后去世留下的阴霾还没有散尽,对我来说一个更不幸的消息传来:承欢死了,一个月前,因为难产,母子俱亡。

胤禛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只是看着他听着他在说话,好象他在说一件与我不相干的事情。

胤禛看我半天没有反应,摇了摇我“若曦,你在听我说话吗?你不要光看着我,你说话呀!”

“你在说什么?”我仿佛才睡醒一样,突然意识到他是在说承欢,惊讶地望着他

“若曦,你不要这样,你想哭就哭一哭,不要这样好不好!”胤禛把我搂在怀里,抚着我的脸说。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觉得心里能喘上气来,我软软的靠在胤禛的怀里,悲伤象潮水一样向我袭来,我泪如泉涌,不停的抽泣让我气都接不上来,胤禛拍着我的背不停地叫着:“若曦、若曦。。。”

承欢这个不是我的女儿却胜似我的女儿的孩子,当我给她起名时,她就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绿芜的早逝,我就视她如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她象一个精灵在我的生活中跳跃,她是那样的美好,我一直尽力让她生活的快乐幸福,可如今却让她在这般花样年华,就这样悲惨地客死他乡,她才十八岁,才十八岁,绿芜对不起,十三爷对不起,我没有看好她。

“胤禛,为什么会为样,我以为有我和你,我们就能让她幸福,她那么美、那么好,可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我们当初为什么要把她嫁那么远?我们为什么不把她留在身边?”

“若曦,不要这样自责好不好?是她自已愿意嫁到喀尔喀的,我们留不住绿芜,留不住十三弟,也留不住承欢”

是的,我们那么爱他们却留不住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一家三口就没有好好享受过天伦之乐,“承欢膝下”,是我对她的期望,绿芜却没有享受到。

“胤禛,我要承欢回来,我要十三爷、绿芜和承欢一家三口在一起,他们分离了这么多年,让他们在一起吧”

胤禛拍着我的背说:“好,让她回来,让她回来,让她回到绿芜和十三弟的身边”

弘昼执意要去喀尔喀接承欢的棺椁回来,胤禛坚决不许。我知道胤禛是对的,弘昼因着承欢几次和塞布腾发生冲突,如若他去不知会惹出什么事来,他再纵情任性,没有胤禛的允许他只能愤愤留在京中。

听喜儿说弘昼站在湖边的树下好久了,我穿了披风出去找他,看着天空阴沉欲雪,寒风飒飒,他还站在树下,我过去拍了拍他的胳膊说:“五阿哥,天要下雪了,进屋吧”

“姑姑,承欢上次回来奔丧,就站在这棵树下对我说:“今生已经无缘,一切都等来世”,她对今生真的很绝望,她这样匆匆的离开了就毫不留恋我们吗?”弘昼说着眼中噙满泪水。我的眼中也瞬时充满了泪水,转过头任泪水肆意流淌。

弘昼哽咽着说:“姑姑,她在喀尔喀一点都不幸福,她那么美丽聪慧,满腹才情,塞布腾根本就不懂她,小的时候在一起念书、下棋、呤诗,师傅总是夸她冰雪聪明,说她有咏絮之才,和她在起玩游戏,她总是聪明灵动花样百出,我说什么她都能明白,和她再吵再闹她,我从没真正生她的气,等长大了皇阿玛和额娘给我娶了亲,可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比的上承欢,承欢和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我记得她在避暑山庄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站在大石上边唱边舞的样子,还记得她坐在船上笑着给我唱歌的样子,记得她吵架生气的样子”弘昼神往地说,嘴角甚至扯出一丝笑意。

“姑姑,从小我就知道皇爷爷、皇阿玛都喜欢四哥,我的额娘身份也不尊贵,我也不想象皇阿玛和八叔他们那样为了那把龙椅争的你死我活,记得小时候你教我们唱的歌里有一句:紫禁城的美丽,不如天边那一道美丽的彩虹。对我来说承欢就象天边那道美丽的彩虹,我不稀罕这紫禁城里的权势,我只希望有一个相知相爱的人共度一生。那年在避暑山庄承欢从山上摔下昏迷不醒时,我抱着她心里充满了要失去她的恐惧,而现在我们都已永远的失去了她,我真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勇气要她留在京城,留在我身边,那样她也许就不会死”

是的也许她留下就不会这么早就离去,冷风吹在我的脸上,泪水更是冰冷入骨,承欢悲伤的眼神立时浮现在眼前仿佛又听见她在问:姑姑,难道我做错了吗?当初我为什么一定要嫁人,我难道不可以不嫁人吗?

此时我也在问自己:“难道我也做错了吗?”

天空已飘起了雪,扬扬洒洒,承欢就象坠入尘世十八年的精灵,在这尘世轻灵飞舞着留下一串美丽的印记,如今又随着风随着这飘舞的白雪离开了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