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四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577 2014-07-24 04:06:50

  天气渐热起来,坐在湖边的石凳上看着香草领着凡心在林中逗着狗玩,凡心一会把狗抱着,一会又放下,不停地跟它说话,小狗也十分机灵一直围着凡心打转,逗的凡心咯咯直笑。

凡心和胤禛一样喜欢狗,因她还小,怕狗给她传染病,我不许她和狗玩,所以从不让人带狗让她看到。

但自从正月十五凡心拿了小狗灯笼回来,我给胤禛说了看灯会时凡心见了这只小狗灯笼倔着非要拿走的事,没过多久胤禛就送她了一只白色小京巴狗。

当我看着高无庸抱着这只白色的小狗进了院子,凡心高兴的又喊又叫时,知道再说什么都迟了,暗地里责怪胤禛带狗来也不同我说一声,胤禛只是笑着:“你看凡心有多高兴,就让她开心吧!”。

“你就这样惯着她,将来只怕你也管不了她”

“十三弟当初也是这样说你对承欢的,你忘记是怎么回答的”胤禛不以为然的地说。

我愣了一会说:“我不想凡心和承欢一样”

“她不会和承欢一样,我会好好看护着她和你的”胤禛语气坚定地说,仿佛这件事他说了就能成真。

我转头看着他,心里一下涌起一种莫明的哀伤,心里暗想:胤禛,也许你和我都无法看着她长大成人了。

胤禛拉起我的手看着我说:“若曦,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放心,我虽然不能和圣祖皇帝相比能在位六十余年,但再活二、三十年我还是有信心的,我一定会给凡心找个称心如意的附马,让她幸福的”

我掉转头看着凡心默默地想:可我知道,历史不是那样的。

巧慧见我一直盯着凡心若有所思的看着,就笑着对我说:“二小姐对凡心小格格也太上心,这不许那不行,小格格性子这么倔,你把她管的紧了她和你不亲,到和熹贵妃娘娘更亲呢”。

“她自小在熹贵妃跟前生活的时间就长,本也就是送给熹贵妃扶养的,亲近也是自然的”我淡然地说。

“可她终究是二小姐的亲生女儿呀!”巧慧不以为然地说。

我抬头看着远处的湖面,怅然地说:“只怕我没有看着她长大成人的福气”

“二小姐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看二小姐现在身体好了很多,怎么会看不到小格格长大成人?二小姐怎么又说这种丧气话?”巧慧不悦地责备道。

我淡淡地笑着,看见远处有几个皂衣皂鞋的道士向勤政殿的方向走去,心里顿时不悦起来,最近已有几次看到这些道士在圆明园进进出出,我打心底里讨厌这些装神弄鬼的人,在史书上也有推测胤禛是因服用丹药过量中毒身亡的,因此我每次见到这些人在胤禛身边出现总是心生厌恶。十三爷在世时,我也给十三爷说起过,劝胤禛不要信这些旁门左道,十三爷对这些本就不以为然,可能也劝过胤禛,有些时间没见到这些术士,如今看来胤禛还是信这些,而且越来越执迷。

我本想劝说胤禛,但听十三爷的意思,胤禛对我的好些行为想法本就心存疑惑,因此我反而不好直接开口与他谈论这些事情。

左思左想,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件事情。

坐了半晌,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站起身来,想回微雨阁,看见弘历从勤政殿的方向出来,想了一想,让巧慧去叫弘历过来说话。

看着弘历稳稳当当的走过来,感觉这个青年不一般的老成持重,特别是经过上次遇险之后,他更上少言寡语,说话做事更是沉稳。

承欢的灵枢回京,我们前去吊祭,弘昼悲伤的不能自已,而他则自始至终一言不发,虽然我感觉他身上更多了一种沉郁之气,但他不言,我也只能不语。

弘历走到我面前,我起来互相见了礼,又都坐下,凡心见了弘历高兴地带着小狗跑过来,弘历把凡心抱在腿上坐着,小狗见了,在弘历的脚下绕着圈朝着他直咬,凡心咯咯笑着,翻身从弘历腿上下来,一溜烟跑了,小狗撵着凡心就追了过去,后面的宫女太监也跟着跑过去,巧慧知道我有话要与弘历说,也行了礼退走了。

“凡心真是喜欢狗,小狗也跟她亲的很”弘历看着凡心跑远的背影说。

“这都是你皇阿玛招的,也不跟我说一声就抱了这条狗来,现在凡心是一刻也离不开这只狗了,只恨不得跟它吃住在一起”

“皇阿玛也是太疼爱凡心了,过去对我们可不是这样”弘历笑着说。

“你皇阿玛最近确实变了很多,刚才我看见有道士向勤政殿的方向过去,你看见没有?最近我看见了好几次”我看着弘历说。

弘历转过头看着湖面默了一会说:“我看见了,他们去见皇阿玛,我不想见他们才借故离开”。

“你们自小受的都是儒学大道的教育,你皇阿玛一直笃信佛教本就与儒学正道相左,怎么又会相信这些江湖术士的旁门左道?过去十三爷曾劝过你皇阿玛,他好像疏远了这些人,如今怎么又招来这些人,最近我见他们更是频繁的出入园内?”我不解地问。

“皇阿玛,以前生过大病,曾下诏各官员地举荐能人异士,在有些江湖术士确实有些治病的小手段,但对皇阿玛的病都没有什么大用,皇阿玛对他们也没有太在意,可有可无。可其中李卫举荐了一个叫贾士芳的道士,此人确实有些本事在身上,他来给皇阿玛做法医治一下,皇阿玛就感觉到很是舒服,身上的病疼也消失的很快,可他一段时间不来做法医治,皇阿玛就觉得很是不适,所以现在皇阿玛经常招他来做法治病”。

“可我没见你皇阿玛有什么大病呀?”我不解地说。

“皇阿玛经常觉得体内燥热,颌下常起一些疙瘩,你不知道,是因为他不意让你知道,怕你担心,他总说你心思重,知道多了对自己的身体不好”。

我默默听着,心里把弘历的这些话颠来到去地琢磨,胤禛总觉得体内燥热会不会是因为他一直在服那些丹药?那些疙瘩怎么回事我真是不明白。但那个叫贾士芳的道士,给胤禛做法医治一下,胤禛就感觉到很是舒服,身上的病疼也消失的很快,可他一段时间不来做法医治,胤禛就觉得很是不适。这种情况跟现代社会那些服用兴奋剂、毒品的现象到是有点象。但我又不能肯定,更不能对弘历说我的想法,可如此下去,胤禛要是真的上瘾了就会产生依赖性,那时就不好办了。

我左思右想后对弘历说:“这样下去只怕不行,大清朝是奉行儒学治国的,你皇阿玛这样会遭人诽议的,你应该劝劝他才是”。

弘历低了头说:“朝中的张庭玉、马齐等老臣也都旁敲侧击地劝过,我做为晚辈也不太好说什么,皇阿玛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他的想法不是别人能左右的”。

我点头盯着弘历轻轻一笑说:“你皇阿玛的性子我是清楚的,他这个人最恨别人要挟他,左右他。他是堂堂一国之君,一个江湖术士想让他舒服他就舒服,想让他难受他就难受,日后若想要在朝庭上呼风唤雨,岂不易如反掌”

弘历看着我凝神片刻,转而会心一笑道:“多谢姑姑指点”

数日之后,就传来消息:道士贾士芳因企图左右皇上被诛杀。

虽说我听了心里有所不忍,但为了让胤禛远离这些人也只能如此。

经此一事,弘历对我更添了一份信赖,有些朝中事情也愿意说与我听,听听我的想法,由此对朝中的事我也略知一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