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六十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274 2014-07-20 15:46:04

  走出夏爽斋,圆明园中异常清亮的阳光照的我有些目眩。阳光依旧有灼人的热度,但风中已有了丝丝凉意,现在已是雍正九年的秋天了,我虽不记得具体时间,但我早就知道那一刻离现在并不遥远。我只是刻意的回避不去想它,而今天那个气息奄奄的女人的一席话,让我不得不面对这一天的到来。

是的,将来那一刻到了,我怎么办?如果胤禛先走我怎么办?如果我先走胤禛又怎么办?今生我们已无法分离,而来世呢?我的身份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宫人,死后能和胤禛葬在一起的只有皇后一人,那个女人能平心静气的面对将要到来的死亡,未偿不是因为有一份来世和所爱的再度相守的希冀,而在那个世界里一再有我的位置。

为了今生的相聚相守,我已拼尽了所有的心力。而来世,想着自己终将在那个无边无际的幽暗世界里独自漂荡,刹时间感到一种对来世的那份绝望比今生的分离还要强烈的痛苦,此时终于能体会到姐姐临去世前唯恐来生也无法与相爱的人团聚的悲伤。

香草见我心情郁郁,一直在湖边徘徊不肯回微雨阁,以为我与皇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故,很是不悦地说:“主子每次和皇后娘娘在一起不是生一肚子的闷气,就是发生状况,主子在寝室里面和皇后娘娘说话,外面的宫女们都鬼鬼祟祟的,见了我们也躲躲闪闪的,有几个宫女见了我们就一溜烟地不见了,连面也没看清楚,也不知道她们在搞什么鬼!以后主子还是少来皇后娘娘的宫里吧!否则又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端来,让皇上大发雷霆,连累我们这些下面的人担惊受怕”

听着香草的话我也觉得自己刚进夏爽斋时,里面的宫女、太监的确有些慌乱,只是当时一心想着皇后怎么样了?见了她说些什么?因而没有太留意那些,现在想来也是有些奇怪。

可转念一想也可能确如香草所说,每次和皇后娘娘相见总是要惹出些事端,跟随皇后娘娘的宫女、太监们也和香草一样心有余悸吧。

这样想一想自己也摇头自嘲地笑了一下,转头对香草说:“皇后娘娘与我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皇后娘娘病成这样心里有些难过罢了,不要在外面再说这样的话”。随后我略微一想又问道:“为了我和皇后娘娘还有李贵人的事,皇上处置了下面的太监、宫女了吗?我没见你们谁受罚呀?”

“主子跟前的宫女、太监皇上是没处罚过,可别的宫里的可就不一定了,再说了,到主子跟前侍候的都是高公公挑了又挑,叮嘱了又叮嘱的,出了错是要命的,谁敢出错!”香草嘀嘀咕咕地说。

胤禛管理后宫手段我是见过的,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你听说过别的宫里的人因为我的事受过处罚?”

香草低头不语,我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畏惧宫规不敢说,“你不想说就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和我们宫里有关的事,只是以前听太监说起过,因为李贵人身边的宫女说主子身份低贱卑微来路不明,所以皇上再宠爱也不会被册封,只能是个低贱的宫女,为此事皇上发怒处置了说闲话的宫女,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议论我们宫里面的事了”香草吱吱唔唔地说。

我默默听香草说,心里很是无奈,入宫这些年我从不让自己身边的宫女、太监打听其它宫里和朝庭里的事,也不许他们把我身边的事向外说半个字,一是怕因自己的缘故给他们招来祸端,二也是为眼不见心不烦,这后宫永远都是是非之地,那一日安生过,要是听那些话这日子哪还过的下去,因此我从不打听,只作没有,因此也图个清静。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我的身份在宫里哪有不引起猜测的,不知道的说的是些闲话,而知道的哪一个不是讳莫如深,敢说出半个字来。

随着时间的流失马尔泰若曦早已被人淡忘,一个身份卑微,偶得圣宠从不干预朝政的小宫人也只是在后宫引起些流言蜚语而已,这样就很好。

今生已时日无多,我只要守着胤禛这棵大树安安稳稳地过我的日子,不愿再为那些不相干的事烦心。

胤禛、凡心,这才是我此世最在意的。转头对香草说:“我们回微雨阁吧!”

一进院子,看见胤禛站在院中,他看见我进来,看了我一会儿道:“你去看皇后了?”

“听说皇后娘娘病好一些了,我去看看她,和她说说话”我看着胤禛淡淡笑了一下说。

“都说了些什么?去了这么久,午膳时间都快过了”胤禛探究着问,神态很是认真。

我奇怪地看着胤禛,他过去从来不这么婆婆妈妈地问我这些女人间的锁事,今儿这是怎么了?我看着他说:“没说什么,我只是问了问皇后的病,说些女人间的家常话”

用膳的时候,胤禛几次欲言又止,神态很是踌躇,我想着可能是为了皇后的病,就安慰他道:“我看皇后娘娘精神还好,身体会有起色的,你不要太过虑了”

胤禛扯了一下嘴角,浅笑了一下道:“你最近看着气色好了很多,凡事不要想的太多,好好吃饭,你的身体自然会好起来”

我在给他说皇后娘娘,他却在说我,我看他今天说话总是左右而言它,真是有点莫明其妙。

午膳后我服侍他休息,他躺在塌上拉着我的手说:“若曦,在紫禁城的时候我没有召幸别的嫔妃”

我诧异的看着他,不禁笑了起来:“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想起来说这个,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今天真是好奇怪”。

“我只是怕你多心,我心里只是在意你,不想你不开心”胤禛认真地说。

我半支着身子,看着他真诚的眼神,想着他可能是因为皇后新年时生病,他滞留紫禁城那么久没有回来,又担心皇后娘娘说些什么让我不开心话,心里过意不去才有如此之说,心里很是感动,嘴上却是嘻谐道“今天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个,难道说还要我表扬你奖励你做的好不成!”

胤禛看着我嘿嘿笑出声来说:“哪你打算怎么奖励我?嗯”

我伸手抚着他的眼睛,使它们阖上,俯身轻柔地吻吻,又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吻了吻说:“胤禛,除了爱你,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

胤禛拉我躺在他的怀里柔情地说“若曦,今生有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是老天给我最大的恩赐,我不再求其它”

我头抵在他的怀里心里涩涩地想:今生苦短,来世呢?胤禛,那时你会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