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五十八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503 2014-07-15 01:52:01

  初三一大早,太监就急慌慌的送来了一封信,信封上一个字没有,打开信一看,信笺纸上只写了五个字:给我的信呢?

我拿着信哈哈大笑起来,我是故意不给他写信,等他着急了看他会怎么办,也许他把这事忘记了呢?也说不定。

我拿过一张信笺:我画了一片梅林,又画了一个穿红披风的美女正在折梅,旁边写着“我踏雪寻梅去了”,以为你乐不思蜀,把我忘记了呢?我也等着你给我写信呢!”又从梅花插瓶里取了几瓣梅花,放进信封里,封了口让太监带了回去。

午休后,太监又送来胤禛的信,只有二句话:你这可是欺君,等着我回去看我怎么处置你!

我没有立即回信,等到天快黑时,拿过信笺,在信笺的左下角画了一个流泪的小圆脑袋,旁边写着:我好害怕。在右上角画了一个眨眼睛的小圆脑袋,用胭脂给她画了个红唇:旁边写着:亲亲你,晚安。在信笺的中间画了一座由小星星构成的桥,桥上坐着二个小人。然后又在信封里放了一颗小红珠子,让太监把信带了回去。

第二天胤禛来信:你的画画的很不错,小红珠子是相思豆吗?我也想你了!我不要和你一年一度的鹊桥相会,等我回去了要日日陪着你。

我画了一对鸳鸯对着前面的一个开壳的鸳鸯蛋,一只鸳鸯对另一只鸳说:“它总算开壳了”

因着对香草心里另有打算,现在更有心指点着她读书、写字、弹琴、烹茶、制作各种点心,她没有家世背景,日后真要把她嫁入王府,十七爷的疼爱才是她立足的根本,而她现在就要一点一滴地积累被疼爱的资本。

如此这般时间过的很快,眼看着到正月十五了,想着过完十五宫里的礼行也该完了,胤禛和凡心就该回来了,心里越发盼着了,本想着让胤禛好好想着我心焦,可现在到是我越来越想念他了,盼着他赶紧回来。

“画了一株相思树,结满串串相思豆,树下一株幽兰倒伏在地,旁边写着:相思成疾。

胤禛,快回来吧,我想你和凡心了,什么时候回来?”

信交给太监后就盼着他赶快回信,傍晚时分送信太监来了,得到的消息竟然是皇后病重,暂时不能回来消息。

接到信我一时慌了神,愣了一会儿,打发走送信的太监,没有给胤禛回信,这事我的琢磨一下。

皇后病重,皇上不可能丢下她自己返回圆明园,否则那个无情无义的名声就坐实了。可皇后的病什么时候能好是个未知数,那胤禛回来的日期也就是个未知数。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下去,远远超过我的意思之外,我一时手足无措。

本来兴致勃勃喜相逢的变成了遥遥无期的等待,我的心境大变,连给胤禛写信的心情都没有了,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是说想他?还是说让他安心在宫里陪皇后?前面的不能说,后面的不想说。

一连三天没有给胤禛写信也没有收到他的信,想必他也是无话可说吧。

走在银装素裹的湖边,原本觉得美不胜收的冬日雪景,此时在我眼中觉得是那么空旷凄凉,整个圆明园因为胤禛不回来,一下子都变得荒芜了。

回到微雨阁,一进院门就听见里面欢声笑语,迎头见喜儿要往外走,见了我高兴的地说:“主子,凡心格格回来了,刚进门,我正要去找你们呢”

进了门换,脱了披风,抱着凡心亲不够,在一旁的熹妃笑着说:“皇上知道你想凡心,让我带着凡心先回来,我求了皇上让裕嫔也一块过来了”

我这才看见裕嫔也来了,不好意思地说到:“在姐姐面前失礼了”,赶紧放下凡心,同熹妃和裕宾见过礼。

凡心和熹妃回到园中使我心中安慰不少,私下问了熹妃皇后娘娘的病情,喜妃说:“皇后娘娘此次病的很重,只怕一时半会好不了,皇上也很忧心”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一是因为皇后病重,也是因为胤禛短时间内确实回不来了。

熹妃拍了拍我的手说:“皇上还是很惦记你的,否则也不会急着让我带凡心先回来”

我低头笑了笑说:“我知道”一时不知道自己再该说些什么,眼睛里竟酸酸的。

熹妃看着我说:“若曦,我知道你对皇上用情很深,可他毕竟是皇上,你身体一直不好,也是你心思太重的原因,情深不寿这个道理你是懂的。你是知书明礼的人,不想为难别人,就只能为难自己,你这样身体什么时候才会好?”

“姐姐,道理我也懂,我只是做不到,若不是因为他在这里,我也不会到这世上来的”我幽幽地说

熹妃怔怔地看着我半晌,终是叹了口气。

已到了二月,胤禛还没有要回来的音讯,自回宫还没有分别这么久,胤禛也没有要让我回宫的意思传来。

自凡心回来后,我再没有给胤禛写过信,不是生气,只是觉得心中空空的,不知该和他说些什么。只是全心全意的和熹妃、裕嫔陪着凡心。

凡心现在已两岁半了,我开始教她写字、画画,领着她去滑雪,玩的她兴高采烈的,天天要宫女太监们领着她去玩。

我和胤禛之间互不通音讯,象是忘记了彼此,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

眼看着雪已化尽,春天已经到了,湖边的柳树都生出了绿芽。在湖边看见十七爷匆匆忙忙的走过,心里很是奇怪,十七爷也看见了我,就走了过来。

互相见过了礼后,我有点紧张的问:“十七弟怎么到园子里来了?皇上要回来了吗?”

“不是,皇后娘娘的病还没好,皇上一时回不来。是皇上下旨要加紧修建园子里的正大光明殿,务必要赶在今年八月份之前完工,要我亲自监督着催办,我是过来看看”十七爷说。

“为什么这么着急,去年不就在建了吗?”我奇怪道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皇上催的很急,还下了朱批,“稍有耽搁,即将其议罪”,所以我也不敢怠慢”。

知道胤禛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我的心情更是怏怏,又赶上是春天,身体也愈发倦怠,熹妃见我人越见清瘦,精神也越来越不好,知道劝也没用,就把凡心带到安和园住下,只是吩咐太医开些滋补的药,日日和裕嫔带着凡心来看看我,叮嘱吃药,要我好好休息将养。

站在桌前静静地临写苏轼的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提着笔人竟有些痴了,感觉到有人从身后抱住我,知道他终于回来了,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胤禛扳过我,擦拭掉我的泪水,看着我清瘦的脸:“怎么瘦成这样?相思成疾就是这样吗!傻瓜,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说罢亲亲我的脸,搂我在怀里说:“对不起若曦,知道你难过,可皇后和我自幼结缡,她病成那样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我知道,我明白,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想你”伏在他的怀里眼泪将他的衣服一点一点的浸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