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五十五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535 2014-07-10 01:14:22

  天越来越凉了,我住在圆明园里不想回皇宫,胤禛也没提起。弘时被处置后,我一直想问明里面的究竟,可问弘历肯定不行,弘时是他哥哥,又关系到他本人,以弘历的城府他是不会轻易在这件事情上说话的,能问的只有十七爷了。

让香草打听好十七爷进了园子,我在估摸着他出园子时间差不多了,就在路边等着他,见他从勤政殿出来就迎了上去。互相见过礼,十七爷说:“皇嫂在这等我是有事吗?”

我笑了一下说:“我还是不放心弘时的事”

十七爷说:“弘时的事多亏了皇嫂在里面周全,要不真是皇家颜面尽失了”

“终究是父子兄弟,能周全的尽量周全,今后也看他自已的造化了,天做人孽尤可谅,自做孽不可活,我看以弘时的秉性休养以后也难说,我们也是尽人事,听天命吧。我只是不明白,八爷去世已这么久了,弘时怎么又和八爷扯上关系了?”

十七爷说:“皇上自登基以来,一心整顿吏治,不少大臣被抄家,也斩杀了不少贪官污吏,现如今不少位高权重的人也过的谨小慎微,这些人都很怀念八爷的宽容温和,八爷、九爷虽然已经死了,但他们的一些门人旧臣都还在,也都很不甘心,弘时想依仗他们的势力,而他们呢,不论是否能成事,也想借着弘时搅搅局,打击皇上,这些年关于皇上、宫里的流言蜚语很多,也都与那些人有关。这次皇上把八爷、九爷的家人奴才全都赶出京城,流放到云南、广西、湖南、四川去了,是想彻底断了他们的根”

我听了这些心里忍不住的哀叹,这些争斗要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

这日早晨起来听胤禛有些咳嗽嗓子也不好,很是担心,想传太医看看,胤禛不让,说没有大碍,可我还是不放心,胤禛走后我用过早膳,带着香草到勤政殿门前,让香草找来高无庸问他:“皇上怎么样?还咳嗽吗?”

高无庸说:“听着皇上还是时不时的咳嗽”

“现在殿里都有什么人?”

“四阿哥在,还有张庭玉大人,李卫大人也在,还有。。。”

我说:“好了,你不要说了,你赶紧打发人去传太医在这里候着,这些人一走就让太医给看看,皇上问就说是我说的,太医看完了给我回个话”

快用午膳的时候太医来回话说,是上了火喉咙有些肿胀,中午胤禛就说喉咙不舒服,不想吃东西,吃了太医配的药,我让他歇息一下,别再去勤政殿,他说下午还要见几个大臣。

晚上天刚见黑,高无庸打发李禄儿来说皇上觉得不舒服已在勤政殿歇下了,我一听心里着急,就带了香草来到勤政殿,高无庸见了我说:“别的大臣刚走,只有四阿哥和十七爷在里面和皇上说话,皇上说不舒服,四阿哥叫传来太医,太医看了就说皇上有些发热了”

我听了点点头说:“知道了”,就抬脚进了殿,见四阿哥和十七爷还守在东暧阁内。

胤禛见我进来,笑了笑说:“你怎么过来?我没什么大碍”

“中午就让你歇着,你还非要强撑着”。

我跟四阿哥和十七爷商量着,让他们先回去,我在这里守着,如果有事再去传他们。弘历和十七爷说不放心就留在园子里了。

胤禛这一病,病势汹汹,一连几天高热不退,我日日守在勤政殿,虽然明知胤禛这场病无甚大碍,但是看着他烧的昏迷不醒时的样子,心里还是恐惧万分,唯恐有什么不测,那时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独活。拉着他的手感觉到我们的生死竟是如此息息相关。

好不容易等着烧退了,胤禛颌下出了不少疙瘩,太医说是体内毒气太重淤积所致,说吃些疏散的药慢慢的就消下去了,我伸手摸摸也说不出什么原因,只能是干着急。

弘历、弘昼、十七他们几也都一直住在园子里侍疾。

凡心就由熹妃照看着,我也顾不上她,又怕把病传染给她,也不敢让熹妃带她过来。

过了半个多月,胤禛的病才渐渐有所好转,只是人还是很虚弱,他还是操心政事,但我每日只让他看两个时辰的折子,军机处也只是捡些重要的事才来上报。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东暖阁内早已烧起了暖炕,屋中放着火盆,胤禛靠在大迎枕上,手里拿着本书,眼睛却看着窗外,我削了个苹果切成小块,拿了一块送到他嘴前,问他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吃着苹果,沉吟了半晌说:“这次生病,我总是梦见圣祖皇帝,还梦见十三弟、老八、老九他们,只怕不是什么好兆头。若曦,老八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余势还能在朝中兴风作浪,连我自己的儿子也和着他们来反对我。这些日子我总是梦圣祖皇帝不言不语的看着我,我给他说什么他也不听,我心里好多话想说也说不出来,圣祖皇帝是不是还在责备我?不肯原谅我?”

听他这样说我心里暗暗难过,胤禛此次生病只怕与处置弘时的事不无关系,心力交瘁,心情郁结才致如此,没想到这生性倔强遇事从不肯低头的人也竟会如此意志消沉。

我拉着胤禛的手,看着他说:“不要胡思乱想,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你如今正当盛年,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开始,我还想着跟你相守百年呢!你总梦见圣祖爷,只怕是圣祖爷的忌日快到了,他也想你了”

胤禛扯着嘴角轻笑了一下:“是的,圣祖皇帝的忌日快到,今年让弘历代替我去拜祭吧,圣祖皇帝最喜欢弘历了”

我看着胤禛怅然若失的样子,鼻子微微有些酸,圣祖皇帝告诉他想传位给十四阿哥而不是他,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为这片江山付出了这么多,他还是不能释怀。我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真心地说:“胤禛,圣祖皇帝不会责备你的,圣祖皇帝临终前意属十四阿哥,是因为他已年老,人之将死过于挂念儿孙,只想着你们兄弟亲和,可这大清何止只有你们爱新觉罗自家兄弟,还有这万里江山,亿兆天黎民,如今你力除圣祖爷晚年的积弊,一扫颓风,使吏治澄清、边疆稳定、国库充盈、百姓安居乐业。你把这天下治理的这么好,没有你,哪里有今后的乾。。。”刚想说乾隆盛世,又觉得不妥,停了一下转念一想又接着说“哪里有今后的乾坤朗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历朝历代皇帝中,哪有比你更勤政的皇帝”

“是朗朗乾坤”胤禛嘴角挂着一丝笑看着我,此时脸上终于有了些暖意

“我的成语学的没有你好,行了吧!”我娇嗔道

胤禛拉我到他的怀里,用手指抚着我的眼睛说动情地说:“若曦,你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有你在我身边?”

“是从天上掉下了个林妹妹,刚好掉到你怀里”我随口道

“你在说什么?”胤禛不解地问

“我在胡说,逗你开心呢”我躺在他的怀里,伸手摇了摇他的下颌,看着他的脸突然升起一个念头:“胤禛,我想和弘历一起去拜祭圣祖皇帝,一是圣祖皇帝在世时一直待我不薄,对我很是疼爱,我想去拜拜他。二是我想去告诉圣祖皇帝现在你做的有多好,圣祖爷是一代圣君,一生为大清江山,为天下黎民操劳,他一定会为你做的感到骄傲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