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五十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116 2014-07-05 01:51:13

  梦到凡心的小手在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听到她奶声奶气地在叫“额娘 额娘”,我的心一阵阵的喜悦,想伸手去抱她,双臂却一丝力气也没有,怕这个美梦瞬间即逝所以不愿睁开眼睛。

听到胤禛在叫我:“若曦、若曦你睁开眼睛看看,凡心在叫你,你睁眼看看呀!”

极力睁开眼睛,看见凡心粉嘟嘟的小脸就在眼前,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使劲抬了一下手臂。感到一阵剧疼,难道这不是做梦?这都是真的?:“宝贝,是我的宝贝吗?”

胤禛微笑着扶我起来揽着我说:“若曦,你看女儿回来了,女儿好好的,你也快好起来”

伸出右手想去抱凡心,胤禛扶着我,可胳膊没有力气,只能摸着她的脸:“我的心肝宝贝。过来让额娘亲亲你”

凡心乖巧的过来搂着我的脖子,我亲着她柔嫩的小脸,搂着她柔软的身体才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她真的还在我身边,禁不住泪如雨下,我失而复得的心肝宝贝,脸埋在她的身上闻着她身上的奶香味不停地亲着她:“宝贝,额娘的心肝宝贝,如果失去你,额娘可怎么活得下去!”

看着凡心安然无事的回来,我的心终于放下,看了一眼房间的人没有见香草,转脸问胤禛:“香草呢?怎么没见着她,她还好吗?”

胤禛道:“放心吧,她好着呢,只昨天和昨夜受了惊,这会让她休息去了”

“凡心是怎么找到的?她们到哪里去了?”我看着胤禛问

“是十七弟找到的,是香草机警,找到正在四处查找她们下落的十七弟,十七弟把她们送回来的,这里面说来话长,这回子凡心也回来了,你安下心吃点东西,好好休养,等明日香草慢慢告诉你,若曦,她们都还好,只有你现在身上有伤,又流血太多,身体还太虚弱,要好好养着,才能康复”

此时我才感觉自己真的很疲累,点点头说:“好的,你也去好好休息吧,这两日你也担心了”。

胤禛强笑着摇摇头说:“我没事,你不要再担心我了”,看着我吃了药,又喂我吃了点粥,看我睡下才离开。

第二日,睁开眼睛就看见香草在床前侍候着,我感觉到除了肩膀感到伤口还是疼痛,精神到是好了很多,我让香草扶我起来,香草在我背后垫了二个大靠枕让我靠着,看我靠向枕头时蹙着眉头的样子,她扶着我受伤的臂膀眼中含着泪说:“主子怎么会伤成这样,这是遭了哪辈子的罪了,总是七灾八难的!”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罪没有受过,这没什么的”我安慰她说。

“你和凡心是怎么回来的?秋月和莲心是怎么遭难的?”我问道

“我不知道秋月和莲心是怎么遭难的,是十七爷告诉我说她们俩在马车里被人害了,我才知道的”香草难过地说。

“那是怎么回事?秋月和莲心遇害时你和凡心不在车里吗?”我惊讶地问

“回主子,我们在车窗口看见一群人持刀冲过来乱砍,我们的马受惊后一路向前跑,我看着那伙人是冲着我们来的就知道遇着歹人了,我就让奶妈抱着凡心,我一直从窗向后看你们怎么样了,不想前面又冲过来一群人都骑马持刀,前面路上的行人车马都往回跑和后面的行人车马挤成一团,我看见前面那群歹人中有人指着我们的马车,心里想着这群人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我看见你们都被那伙歹人围着出不来,而前面那群歹人又冲着我们的马车过来,知道不好,就让奶妈抱着凡心下车,我让莲心和秋月也下车,但她们看外面太乱不敢下来,我也顾不得她们了,和奶妈抱着凡心下了车就混在正挤在一起四处乱跑的人群里往东面的树林子里跑,我们躲在树林里听不见有人声音了才敢出来,我们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和我们一起逃难的人一打听,才知道我们呆的地方离京城还有二十多里地,我们不敢走大路,只敢在沿着路边的树林里悄悄地躲着走,眼看着天要黑了,看见山沟里有炊烟冒起,我们就朝着有人家的地方过去,远远地看见山沟里有户人家,可我们不敢去投奔,我怕那群歹人也来了碰上可就坏了,直到天黑透了,我才带着奶妈和小格格躲到那户人家屋外的草垛里藏着。主子,我们小格格真是懂事听话,我们让她不要说话不要哭她真是一声不吭,一路上都没有哭闹,只是饿了时说我饿了,幸亏奶妈在,藏在草垛里我和奶妈一夜不敢睡觉一直睁着眼直到天亮。”

“可那天下午和晚上十七爷一直在领兵再找你们,你们没有看见吗?”

“那天下午,我们藏在树林子里走,到是听见有人马过去的声音,但是害怕又碰到歹人,只要听到声音我们就躲起来了,不知道是什么人过去。晚上躲在草垛里时,也看见远处有火把的影子,但不知道是什么人就更不敢过去了。 昨天早上天亮以后,我带着奶妈和凡心又走回到大路边的树林里,我知道主子和皇上在马车上找不到我们肯定会派人找我们的,在大路上或许就能碰上,但荒郊野外的又怕再遇见歹人,我知道那伙歹人是冲着我们来的,所以只敢藏着走。看见远处有人马过来,想着可能是皇上派来找我们的人,但我又怕再遇见歹人,就让奶妈带着凡心藏到树林深处,我藏到路边,看着过来的是官兵,但领头的人我又不认识,本不敢出来,可又怕错过,只好壮着胆子走到路边,领头的人问我是什么人,我说是昨天从宫里出来的,被歹徒冲散了,领头的说找的就是我们,说话要带我走,我不走,问他是哪位将军派他们来的,他们说是十七爷,我说我认识十七爷,要见了十七爷才走否则哪也不去,他们就派人去找十七爷来,我一直等到十七爷来了见了十七爷,才放心的领着十七爷去找了凡心和奶妈出来,是十七爷带了我们回宫的”。

我听着香草说完她们逃难的经过,紧紧的拉着香草的手说:“香草,这回真是亏了你的机敏才救了凡心一命,你真是凡心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凡心这次有个三长二短,我真是活不成的”

香草拉着我的手说:“主子可别这么说,自从主子收留我,待我一直不同于他人,没有主子,说不定现在我已饿死在街边,怎么会有今天的香草,主子才是我的恩人呢,我只不是尽自己的力而已”

“昨天他们一直找不到你们,我就暗暗地祈祷,香草你从小历经苦难又和我一起避难西北,经历了千难万险,但愿能靠着你的机敏和阅历能带着凡心躲过这一劫, 经此一事,看来你真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香草不好意思地说:“主子过奖了,我自小受苦不说,自从跟着主子走南闯北经历了多少事,才长了见识,眼看着主子识人断事,处事为人,心里很是钦佩,虽说学不了全部心里也明白一两分,也亏了那些历练才能躲过这一劫。”

我欣慰地拍拍香草的手说:“有你在我身边,真是帮了我多少忙,无论如何这次都多亏了你,是要好好谢谢你的”。

“主子可别这么说,折煞奴婢了,奴婢只要好好呆在主子身边就好,所以只想着主子和小格格平平安安的”,说罢香草迟疑了一下说:“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和主子说”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这里又没有别人”

“这次的事情奴婢一直觉得很奇怪,那天开始遇到歹人,我还以为是偶然遇到打劫的,所以一直伸头向后看着你们,不想前面又冲过来一群歹人,其中有人一直指着我们的马车,前面还要好几辆马车而他们就冲着我们马车来,我带着奶妈藏在草躲里时,我就一直在想这群人可不是一般打劫的,安排布置的那么周全,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可我们是宫里的人,我们要出来只有宫里的人才知道,这些打劫的人总不会和宫里的人有瓜葛吧?所以昨儿我见了官兵也不敢说出格格在哪儿,只见了十七爷才敢把格格带出来,我知道主子和皇上是信得过十七爷的。可这宫里的人怎么会和劫匪扯上关系呢?我怎么也不明白,主子。如果奴婢说错了主子也不要怪奴婢”

我看着香草微微沉吟了一会,香草的猜测我早已清楚,只是这中间牵连的人和事太大,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只怕是一股或几股势力搅在其中,如今我虽在后宫,可对于胤禛我的一言一行都影响巨大,过去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对于历史我只想静观不想插手:“香草,有些事情我们心里明白即可,事干朝政,我们都要谨言慎行,不可轻易造次,否则不仅会给自己也会给别人引来杀身之祸。你可明白?”

“主子放心,这话也只能对主子说,我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别的跟主子没学多少,“谨慎”这二个字我是记在心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