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四十九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372 2014-07-04 01:42:37

  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在曦园,看见胤禛坐在床前,胤禛见我醒了试图要起身就赶紧将我扶起,我稍一活动,肩上的伤口就钻心的疼痛,眼前一阵一阵的发虚,我不禁咬了咬牙。

“很疼吗?”胤禛声音里有一丝的颤音,扶我的手稍稍的用了力。

我靠着他问:“凡心呢?凡心现在在哪儿?”

“若曦,你先不要操心别的,你的伤要紧”胤禛左顾而言他并未回答我的问题

“凡心呢?凡心在哪儿?”我的心一下纠起来,我原本以为此次遭劫,歹徒的目标是弘历,凡心乘坐的马车离开我们就会相对安全了。

“凡心现在还没有找到?十七弟已带着兵去找了,放心吧!”胤禛安慰我说

“香草她们带着凡心坐在马车里,我们的马车又不同于寻常人家的马车,应该很好找的,胤禛,你再多派些人手快点去找”我的话虽这么说可心里却越来越不安,怎么可能没找到她们?

“这我知道了,十七弟已带兵亲自去找了,会很快有消息的,你安心的休息,我自会安排好的,你放心好了” 胤禛极力安慰着我,却无法消除我的焦虑。

皇后和熹妃二人都过来探望我, 胤禛见她们进来,将我放好起身对皇后说:“你和熹妃好生在这里照顾着,我去养心殿有事要处理”,随后又附身对我说:“一有消息我会马上告诉你的,安心休息,你的伤虽然不在要害,但伤口很深,要静养,不能过于激动”。说罢转身离开,看着他急急离开的步伐,我知道他的心里和我一样的没有把握。

因为伤着左肩膀处,我无法正面躺下,只能侧躺着,看着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我的心越来越惊恐,皇后娘娘和熹妃跟我说些什么我根本没有听见,只是眼巴巴的望着窗外,望着房门,盼着胤禛推门而入告诉我凡心找到了。

可一直到天黑了还没见胤禛进来,我的心底渐渐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却不愿意去面对,只是还抱着一丝的希望等着胤禛进来告诉我凡心找到了。

“皇后娘娘,你去请皇上过来,不论什么消息,让他给我说句话”我终于煎熬不住了,已到了这个时间,不可能没有消息, 胤禛不来只有一个原因:不是好消息。但我要知道究竟。

“若曦,不要着急,有消息皇上会过来的,皇上没过来虽不是好消息可也不是坏消息,说明他们还在找,现在你自己的身体也很要紧,我已安排人给你准备了点稀粥,你要吃点东西才行,你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皇后关切地说。

“皇后娘娘,我现在什么也吃不进去,求你去见皇上,说我一定要见他,不论什么消息他一定要告诉我实情,我不能再这样煎熬下去了”我坚持道,我知道,现在除了皇后没有人敢到皇上面前替我说这样的话的。

皇后娘娘见拗不过我,叹口气说:“好吧,我去见皇上,你吃不下东西那就喝点水吧,你这样不吃不喝的可不行,皇上会更焦心的”

我点点头说:“有劳皇后了”。

皇后离开后,熹妃端了碗参汤说:“这是我在宫里熬好带过来的,你好歹喝点,若曦,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才好,我知道,今天的事终究是弘历连累了你和凡心”

“熹妃娘娘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事出有因,这也不是你我能预知的,四阿哥有危险我不可能坐视不管,四阿哥能安然无事是他的福气,也是大清的福气”

熹妃渐渐红了眼睛,最后放下碗拉着我的手流着泪说:“若曦,过去虽然听了你和皇上的不少传闻,但我不是很了解你,看皇上那样爱重你很是不明白为什么,此次你进宫以来和你多有往来,看你才情相貌,处事为人才明白皇上为何如此放不下你。若曦,不论是对李贵人还是对弘历你都算得上是仁至义尽,有情有义,你的宽怀、通达、勇气,你的所做所为都不是我们这些女人所能企及的。对你我无以言谢,只希望今生有机会能报答你于万一”

听熹妃如此说,我心如刀绞一般,曾希望我的凡心能托熹妃的鸿福平安幸福终老,可如今连她的死活都不知道,熹妃见我默然不语安慰道:“若曦,凡心定会平安无事,你是如此心底善良,好人会有好报的,无论如何你要先保重自己,你喝点汤吧!”

熹妃喂我喝了几口汤,我觉得自己越发虚弱疲惫,逐摇了摇头,看着大门问道:“皇上怎么还没有来?”

熹妃见我不喝了,放下碗说:“怕是快到了,皇后去请,皇上知道你等的着急,会来的”

说话间听到外面有众人走动的声音,我眼巴巴的看着胤禛走进门,盯着他的脸看他的神色,他面无表情的径直走到我的床前,坐在床边拉着我的手看着我叫了一声:“若曦”就无言了。

“凡心呢?”我紧张地问

胤禛低下头稍停片刻,抬头看着我说:“凡心和香草都还没有找到!”

“只是没有找到吗?告诉实情”我惊恐的追问到。

“真的是没有找到” 胤禛肯定的告诉我

“那么大一辆车,就在那条路上,那么多人去找怎么会找不到?”我不相信地问

“车是找到了,但凡心和香草不在车上”胤禛低下头说。

“这怎么可能,香草、秋月、莲心和奶妈她们四个人带着凡心当时就在车上,我看着马车拉着她们跑了”我难以置信地说。“香草、秋月、莲心和奶妈她们四个人都没有找到吗?”

胤禛微闭了一下眼睛,咬一咬牙说:“秋月和莲心在车上,十七爷带人找到车时发现她们俩和车夫一起被杀死在车上了”。

我一下子感觉到浑身冰凉,完了,一切都完了,刚才强撑着的一口气顿时泄了,整个人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胤禛看我一下子失去了神智,急的伸手拍着我的脸说:“若曦,别绝望,不要绝望,现在香草和凡心都没有找到,十七弟已将沿途的所有死伤的人都查看了,没有发现香草和凡心她们,只要她们没死没伤,就有还活着的希望,我已经命人将京城附近所有的路口都封锁了,那伙人是逃不出去的”

是的,没有死就还有活着的希望,香草是讨饭丫头出身,和我一起远行千里避难西北,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但愿她能带着我的凡心逃过此劫。只是车上只有女人和孩子,这伙歹徒此次袭击的目标明明是弘历,为什么会对马车上的两个女人下杀手,香草和凡心、奶妈不在车上她们会去了哪里?难道这群歹徒是来绑票的?但看着他们追杀我们一心要置我们于死地的架势又绝对不象,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夜越来越深,我一直在绝望与希望中挣扎着。开始觉得心焦灼难耐,后来觉得整个人都火烧火燎。开始还知道胤禛在身边,太医在屋里出来进去,到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