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四十五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828 2014-06-30 01:41:12

  胤禛告诉我喀尔喀王爷派人来提亲,我一点也不奇怪,塞布腾从来就没有掩饰对承欢的喜欢,但承欢对塞布腾却一点心意也没有,只是把他当做一起游戏的玩伴。按说塞布腾也很不错,仪表堂堂不说,心思简单,待人豪爽诚恳,这在草原上是最优秀不过的性格,做朋友也非常好。但承欢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她的心思需要有同样情趣的人才能细细体会得到,而塞布腾这样简单豪爽之人根本无法了解她的心思,即便爱她也永远只能游弋在她的细腻心思之外。

“承欢如果不愿意呢?”我盯着胤禛问。

胤禛拉过我揽着说:“别这样瞪着我,我不会勉强她的”

看着我犹疑的眼光,他定声说:“如今我大清国富兵强,我断不会拿一个女子去稳边固疆,更何况是承欢,只不过喀尔喀王爷的身份地位配得上我们承欢罢了,承欢和塞布腾相处的也不错,他也是真心喜欢承欢的,承欢若愿意我就允了,承欢若不愿意我不允就是了,放心吧”

听他如此说,我释然地靠在他身上揽着他的腰说:”谢谢你“,

这是一个硬气的男人,依靠的住的男人。

没想到的是,承欢一口答应了喀尔喀王爷的提亲,只提了一个条件,让胤禛下旨塞布腾不得再另取妻纳妾,塞布腾自然是满口答应。

不仅我没想到承欢会答应这门亲事,连胤禛也感到吃惊,只有十三爷很是淡定说:“既然承欢愿意那就允了吧!”

承欢对于我不仅是女儿,更是故人之托,绿芜临走虽然没有当面相托,但她是知道我会竭尽全力照拂好承欢,才舍得扔下承欢绝决而去。我怎么舍得把她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若是绿芜在定不会愿意的。

我对承欢说:“我知道你不爱塞布腾,如果你不愿意,你皇伯伯不会给你指婚的”

“我愿意去喀尔喀”承欢静静的回答

“我知道你喜欢你弘历哥哥,我可以让你皇伯伯把你指给弘历,你皇伯伯也会愿意的”

“我不愿被皇伯伯指给弘历哥哥,我要去喀尔喀”承欢绝诀地说,脸上没一丝表情,十三爷说的没错,承欢性子比绿芜还倔强刚烈。

知道我很是不情愿承欢远嫁,十三爷下了朝来曦园见我,坐在桂花树下,十三爷眺望着辽远的蓝天半晌说:“若曦,我知道你舍不得承欢嫁那么远,我也舍不得,但你真的希望承欢留在皇宫里面吗?”

“我不仅仅是因为舍不得她嫁那么远,更重要的是塞布腾不是她的知心人,塞布腾读不懂她,嫁给他,承欢的心一辈子都是孤寂的”。

“承欢的心思你懂我也懂,只怕皇兄也懂,我们都一直默不做声并非不想成全承欢的心思,我是不想承欢留在皇宫,是因为你和皇兄从小一直娇纵着她,她表面上知书达礼,可骨子里倔强孤傲,她根本不适合生活在皇宫里。你和皇兄不说话,是因为你们也知道,在这里她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将来她的苦痛有多深你们俩深有体会,承欢一直崇拜着你,只怕她和心思也和你一样。”

我知道十三爷说的对,弘历给不了承欢想要的,“可承欢不是开在草原上的花,她是生长在皇宫里的一枝灵芝仙草,在那个陌生的地方她会凋零的”我沮丧地说。

“可在草原上她是自由的,有我们在这里,她在喀尔喀没有人能拘束她,时间也许能改变很多东西,我希望她这一生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若曦,我们不是一直都希望自己能这样生活吗?为什么不能让承欢去试试”十三爷用着希冀眼光看着我说。

象风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这是我和十三爷可望而不可及的,让她去试试吧。

胤禛下旨封承欢为和硕惠公主,许十月十六日嫁喀尔喀博尔济吉特氏多尔济塞布腾,圣旨已下,我知道再无回头的余地。

看着我因承欢要远嫁一直闷闷不乐,胤禛安慰道:“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承欢嫁了以后,我许她每年都回来省亲”,随后又将紧挨着圆明园的交辉园赐与十三爷,以备将来承欢省亲时居住。

不管我心里愿不愿意,承欢终究是要嫁的了, 胤禛按嫁女的最高赏赐给了承欢丰厚的陪嫁,宫中由皇后主持准备嫁妆,王府由兆佳福晋主持准备。

而我对这些一点热情都没有,没有爱,不是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再多的东西又有什么意义, 而承欢对此也毫不热心,任由着周围的人们忙碌,仿佛此事与她无关一般,静静地陪在我身边时也常常是一言不发,无喜无悲,十三爷说的对她的倔强比之绿芜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看快到婚期了,我的心情越来越烦燥,象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要被生生剜掉一块一样,想着绿芜如果此时还在不知会是何种心情。想起绿芜觉得承欢临走前应该去拜祭一下她,也该让承欢知道她的额娘已经不在了。

绿芜是我和胤禛心中一个隐秘的疼,也是对十三爷的一个愧疚。

“胤禛,我想带承欢去拜祭一下绿芜,把绿芜的事告诉承欢吧?”

胤禛静默半晌:“是该告诉绿芜一声,承欢成人了要嫁人了,只是此事不能让十三爷知道,他的身体如今越来越不行了,只怕受不住这些”

“这我知道,承欢也懂事了,她知道轻重的,她从此远走不知有无再相见之时?”我想着十三爷明年大限就要到了,心中的伤感无法言喻,也许承欢和十三爷从此一别就是永诀。

“若曦,别这样伤感,塞布腾一定会好好的待承欢的,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来到绿芜的坟前,想着绿芜已在这里已孤独地躺了七年,她所挚爱的人却全然不知她早已香消玉殒,想着这个苦命的女人与十三爷苦苦相守十年,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就与她所爱的人天人永隔。不禁悲从中来,默默流泪半晌,擦了擦眼泪对承欢说:“承欢给你的额娘叩三个头,告诉她你就要嫁人了”。

“额娘?这不是我一个姑姑的坟吗?”承欢吃惊地看着我

“这是你额娘的坟,你还记得你的额娘吗?”我抚着她的头发问

“我记得,我额娘长的很美,很温柔,她会弹琴唱歌,她的歌声很美,我至今还记得额娘弹琴唱歌时阿玛在一旁笑盈盈的样子,额娘说阿玛笛子吹的极好,歌也唱的极好,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一天额娘突然不见了,阿玛说额娘是想念自己的额娘、阿玛回江南了,不让我再问。可我一直不明白额娘那么爱我和阿玛,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们这么久却也不回来看看我们?她怎么会已经死了呢?阿玛为什么要骗我?”

“你阿玛没有骗你,你阿玛也不知道你额娘已经死了,是我和你皇伯伯不让人告诉你阿里玛的”我抚摸承欢的头发说

“你们为什么要骗我阿玛?我额娘是怎么死的?”

“你额娘是去看你姥姥、姥爷的路上发生意外落水而死的,你阿玛非常非常爱你额娘,如果他知道你额娘死了会非常难过的,你阿玛身体一直不好,我和你皇伯伯不想你阿玛太难过所以没敢告诉他实情,所以你也不能告诉他,知道吗?”

我不能不告诉承欢绿芜已经不在了,但又不能告诉她全部实情,但愿绿芜泉下有知能体谅我的一片苦心。

承欢跪在绿芜坟前哀哀哭着,承欢这个养在王府、皇宫的天之娇女,母亲对她来说只是那短暂的温存与怜爱的记忆,如今只身远嫁,又会是怎样的命运?电视里面没有,我在书上也没见过。

回到曦园心里依然哀伤不止,想想十三爷和绿芜,感觉到自己和胤禛如今还能在一起,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突然间那么想见到他。

好久没有到养心殿了,高无庸见了我很是吃惊,转眼又换了笑脸笑逐颜开地说:“皇上一个人在里面” 。

胤禛见我进来也是很惊异,走过来拉着我的手问:“看过绿芜了?”

我点点头,伸手抱着他,让自己紧紧贴在他的胸前:“胤禛我怎么能舍得丢下你,此生不能,来世也不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