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四十四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406 2014-06-29 00:56:26

  虽说是因为女儿要满周岁了急着回宫,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弘历在河南遇险这件事,胤禛在处理这件事时对外极力淡化这一事件,只是不愿让外臣猜测皇室夺嫡之争,由此而引起朝局震荡,这是胤禛最不愿意看到的,但这也是摆在面前无法回避的。

一回宫,熹妃就带着凡心来到曦园看我们,熹妃真是善解人意,此时的凡心已摇摇摆摆的学着走路,可爱之极,只是好久不见,开始时对我有陌生感,瞪着一双黑亮亮的眼睛打量着我不让我抱,可终究是母女连心,相处了没多久就腻着我咿咿呀呀的不知说些什么,拉着我要四处走。

从山庄回来,因着我身体状况有所恢复,也因着胤禛不愿意我经常呆在后宫,就同意我把凡心接回曦园,可凡心在熹妃宫里生活习惯了,在这里认生,到了晚上就闹着要回去,只好让熹妃又带回宁和宫,胤禛知道了怕我伤心就宽慰我说慢慢来,孩子还小不懂事。虽说我心里有点失落,但想着凡心如此依恋熹妃也是因为熹妃善待于她,心里又有几分安慰。

听说弘历回来了,晚上胤禛过来我问他:“弘历怎么样了?”

胤禛沉默半晌说:“弘历说是遇到了劫匪”

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们父子间如此讳莫如深,也只是害怕猜测一旦被坐实,父子、兄弟间都无法处置。

如今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对胤禛说:“弘历没事就好,弘历吉人自有天相”

胤禛深深舒口气笑了一下道:“这到也是,弘历此次虽然遭险,却得美人相助,不仅逢凶化吉,还收了二个美佳人做侍妾”

“还有这回事!”我惊讶的张大嘴

胤禛抿着嘴笑着说:“人我已见了,这二人不仅相貌出众,而且出身习武世家,个个武艺高强,此次弘历就是因为得到她们和家人的相助才得以脱险,弘历确实是个有福之人,处处能逢凶化吉”

回宫好多天都没见承欢过来,这倒是很少见的,八月十五宫中设宴承欢说身体不适也没有去。心里很是惦记,再说也好久没见十三爷了,心里也挺挂念他。这日,让香草去养心殿外候着,瞅着空请了十三爷过来说话。

“十三爷真是大忙人,不请是不来的”见十三爷进了院我笑着说

“皇兄刚回宫,好多事要处理,本想着稍闲一点了就过来看你,你到急着来请了,看你的气色是好一些了,若是多呆些时候只怕会更好”

我笑了一下道:“凡心要满周岁了,我在那里也挂心的很,朝中也要事,所以皇上就急着回来了,知道你忙,本不想劳烦你过来的,只是最好久不见承欢了,不知她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十三爷低头用茶碗上的盖子拨着茶淡淡地说:“是有点不太舒服,这两日已好多了,过两是就会过来烦你了,不必担心”。

十三爷说的轻描淡写,但我心里总是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我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问不该问,但终究没有忍住:“弘历遇险是怎么回事?皇上告诉我弘历说是劫匪”

十三爷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儿:“你我都是过来人,只因对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的痴念,让多少人飞蛾扑火般至死不悟,可都是父子、兄弟,留着一层窗户纸都想留个回旋的余地,生在帝王家,有些事是想躲也躲不了的,皇兄现在也很为难,但能保全的就尽力保全吧。”

我无语的叹口气,生在这帝王这家的男人都摆脱不了这一痴念吗?为了这要做下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想断别人路却最终断了自己的路。

再次见到承欢见她清瘦了好多,身上不仅没有了少女的娇憨还清冷了好多,很是奇怪这半月不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拉着她的手问:“这是怎么了,听说身体不适,生病了吗?”

承欢抱了我的胳膊说:“前一段时间是不舒服,现在没事了,已经好了”

“凡心呢?姑姑没将凡心接回来吗?”承欢奇怪地问

“凡心在熹妃处住习惯了,白天大多时间在这,晚上回熹妃娘娘处住”这一段时间以来,熹妃几乎天天在曦园。

正说着话,熹妃带着凡心过来了,承欢给熹妃行了礼问了安,熹妃一向疼爱承欢,日子久了没见也是嘘寒问暖,承欢静静的应答着,礼数周全,只是觉得有些生分。

巧慧见了承欢也很高兴,拉着问长问短的,见承欢清瘦了好多很是心疼,只是责怪下人没有照顾好承欢。我知道巧慧心疼承欢,如若不是因为凡心她是放心不下承欢的。

凡心一向喜欢承欢,见了她只是不停的摸她,拉着她的手摇摇晃晃的东走西走,我怕承欢身子刚好累着让奶妈赶紧抱过来。

园中的桂花树此时正开的馥郁芬芳,清亮的日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的洒在地上,坐在树下静静的喝着茶,看着熹妃、巧慧在逗着凡心呀呀学语,心里感到宁静而满足,转眼看到承欢依然神色清淡,若有所思地坐在旁边,伸手拍了拍她说:“给我们弹首曲子吧,好久没有听你弹琴了”

“好呀”承欢点头笑了笑说。

香草搬了筝放好,承欢问:“姑姑想听什么曲子?”

“随便你弹好了,白听曲子,我们就不挑三拣四的了”我笑着说。

众人听了都笑着,承欢也被我逗的笑开了颜,我以为承欢会弹《春江花月夜》,没想到承欢一抬手弹的却是《高山流水》,我好生纳闷,看着她的神情中有一丝淡淡的忧伤,琴声里透无以言喻的寂寥,知音难觅?承欢在为了什么哀伤?

我正微闭着眼睛细细的品味着承欢的心事,秋月来报说:“四阿哥来了”,

四阿哥弘历丰神俊逸的款款而来,给熹妃和我见了礼,转头含着笑对承欢说:“怎么不弹了,继续弹吧,我也好久没听你弹琴了”

承欢嘴角带笑但神色清冷地说:“我弹?你听的懂吗?不弹了”,然后沉了脸坐在那儿端起茶垂了眼静静的喝着。

众人一时都愣在那儿,我见弘历一时脸上讪讪的,赶紧打圆场说:“四阿哥今天怎么有空到这来了?”

弘历缓了神色笑着对我说:“刚才去给额娘请安,宫人说额娘在这里,也好久没见姑姑了,想着也该给姑姑请安,所以就过来了”

熹妃说:“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听说你新纳了二个侍妾很是美貌还武功高强,怎么不带来让额娘和姑姑看看?”

弘历笑着说:“额娘见笑了,上次带她们来见过父皇了,去给额娘请安,说是你到曦园来了,所以没见着,下次一定带她们来见你”。说着话弘历的眼光瞟了眼承欢。

“把福晋也带来,好久也没有见她了”熹妃慈爱地说,我知道熹妃一直十分喜爱弘历的嫡福晋富察氏,富察氏知书达礼,性情温和与弘历也十分恩爱。

看着承欢面无表情的坐在那儿静静的喝茶,似听非听看着我们说话,我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只怕承欢的病和弘历大有关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