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四十一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453 2014-06-26 01:54:51

  不让香草点灯,一个人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我只觉得精疲力尽,闭着眼睛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不想听。知道是胤禛进来也没的动,他也没有让下人来点灯,只是静静的躺在我身边半晌才转过身拉我到他的怀里慢慢地说:“若曦,在你离开二年里我痛悔的无法自持,李贵人身上有一种和你相象的不驯和傲气,但她不是你。去年她的孩子夭折,她很难过,我是孩子的父亲,她也是母亲,我不能不抚慰她”

我心里一沉:“是那个小阿哥吗?我怎么不知道?”

“去年你怀着孩子那么辛苦,怕你忧心我嘱咐不能露一丝消息给你,你怎么能知道!如若不是此番波折,我会一直不让你知道的”

“我并没有怪她,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与她无关。现在我也不想怪你了,十三爷说的对,你是皇上,你有你的生活,我不能强求你什么,过去是我痴心妄想了,现在这我想明白了,象你说的:不要自己为难自己,我也不想再为难自己了,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胤禛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若曦,别这样,你不要离开我,你的心也不要离开我,过去都是我的错,你一进到后宫和她们一样你就不再是我的若曦了,如果你真能想明白做的到又怎么会象今天这样受伤害,十三弟说很多年前你就说你从心底里无法接受一夫多妻,愿得一心人,若曦,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可我的身份无法改变,过去也无法改变,我答应你将来我的心里生活里只有你,唯有你,永远,若曦你的心不要离开我”

   

   晚膳后,和承欢坐在树下乘凉,我让承欢弹支曲子,香草进去将筝搬了出来,承欢才把音调好,胤禛和十三爷走了进来,我笑着说:“你们的耳朵到尖,听着音就来了”

   “煮茶、操琴,这么风雅的事情也不叫我们一声,我们只好不请自来了”十三爷笑道

   “那奴婢就给皇上和十三爷煮一壶好茶,让二位尝尝,承欢弹一首好曲子二位听听,我也跟着附庸风雅一回”

   十三爷挑着眼睛看了胤禛一眼笑着说:“这才是马尔泰若曦呢,这样才好”

    胤禛道:“这是她高兴的时候,她不高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唉,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不仅我这个女人难养,还有个小女人更难养,我看凡心将来秉性更象你”我笑嗔道。

    十三爷呵呵笑道:“看来,皇兄头疼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承欢歪着头问胤禛:“皇伯伯想听什么曲子?”

   “弹一支你喜欢的曲子就好”胤禛道:“还是我们承欢乖”

    承欢凝神片刻,一起手又是《春江花月夜》,十三爷跟着音律轻轻的点着头,胤禛手放在茶碗盖上眼睛看着远处若有所思,我的静静地听着,承欢近来很喜欢弹这支曲子,只是现在弹的比过去有韵味很多。

   一曲终了,我笑着对胤禛和十三爷说:“承欢的曲子弹的越发有情致了”

   胤禛道:“我们的承欢长大了,若曦,这次去避暑山庄把承欢也带上”

   十三爷低头笑了一下道:“听皇兄的安排”。

   胤禛笑笑看着承欢道:“最终还是要看承欢的意思,随她的心意吧”

   

   在避暑山庄我和胤禛还是住在狮子园,承欢还住在烟波斋。如今因为十七爷越来越受到胤禛的重视,此次带了十七爷和弘昼随行,十三爷身体不好留在京城里协助弘时一起处理朝政,这次弘历因为要去查看黄河沿岸发大水的各省赈灾的事也没有随行。

   因着弘历没来,承欢很是失落,不过终究是孩子天性,没几天就和弘昼、塞布腾和策凌玩的兴高采烈,上次因来山庄只带了香草,秋月和莲心一直念叨着,这次出来把她俩也带了出来,

   十七爷现在担的事越来越多,经常来往于胤禛的书房,我和他也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相互信任。

   一天,胤禛突然想起上次来山庄时吃的用“草”包的饺子,我想了一下说:“这个到不难,你留十七爷一起吧”

“这又是为什么?”胤禛不解的问

   “现在也说不上,一切顺其自然吧”我对胤禛笑一笑说。

   

   第二天告诉香草要留十七爷一起吃苜蓿饺子,一大早就和香草去湖边去采摘鲜嫩的苜蓿。

一转眼香草跟着我已经五年了,她已由一个可怜巴巴的讨饭丫头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清丽少女,三年前她在这片草地上向我许下了要找一个相爱的的人才嫁的心愿,可在这处时代,这个心愿有时如天上的星星,看的见却又可望而不可及。

   虽贵为天子,但胤禛的膳食一项简单,上了三道荤菜三道素菜香草端着热腾的饺子上来了,我笑着对十七爷说:“今天让十七爷尝尝香草的手艺,这是皇上爱吃的用“草”包的饺子,十七爷尝尝看怎么样?”

   “用“草”包的饺子?”十七爷惊奇的说

   “是呀,尝尝看!”胤禛抿着嘴笑着说

   十七爷吃了几个问道:“这是用什么“草”包的?”

   “十七爷猜猜看!”我笑着说“十七爷应该可以猜到”

   十七爷又尝了几个饺子,凝神想了想说:“在点象苜蓿草的味道”

   “答对了”我笑着说

   “你怎么觉得他应该可以猜到?”胤禛微笑着问我

   “十七爷这两年经常在外练兵,这苜蓿草是牛羊马匹常吃的草料,十七爷应该常闻的,只要细细回味应该想的起”

   十七爷笑着点点头道“只是不知道这牛马的草料能做的这样好吃”

   “味道不错吧”我笑说着看了看香草。

   十七爷看我和胤禛都停了筷子问:“你们吃好了?”

   “我们吃好了,你吃你的”胤禛说。

我吃的本就不多,胤禛吃饭也只吃七八成饱。

   “那我就不客气了”十七爷爷说着风卷残云般把桌上饭菜都吃完了,饺子一个都没剩。

   胤禛笑着说:“你这样吃饭哪象皇子,简直象叫花子遇到好吃的了”

   十七爷笑着说:“皇兄有所不知,刚到军营里那会儿,因着我吃饭斯文没少让那些带兵的将领笑话,也没少饿肚子,这两年下来就养成了这样吃饭的习惯了,让皇兄见笑了”

   胤禛笑着说:“这就对了,带兵就要有个带兵的样子,这两年你也历练出来不少,日后干什么都要多留心,发现好的堪用之人也要多多举荐栽培,将来用你的地方还很多,这大清是我们爱新觉罗家的,我们兄弟就要齐心协力把它治理好”

   十七爷赶紧站起来施了个礼道“谢皇兄信任,我定当尽心竭力”

胤禛笑着赶紧让他坐下。

   我低着头浅浅地笑着胤禛终于开始信任十七爷了,其实胤禛识人眼光一向独到的,只是多年兄弟间的夺嫡之争,使其心有余悸罢了

   晚上躺在床上胤禛问我:“你想把香草许给十七弟?”

   “十七弟救过香草,我看香草对十弟也有点意思”

   “这有什么难,到时候我把香草指给十七弟就行了,福晋不行,侧福晋还是可以的”

   “那有什么意思,也得十七爷有情有意才好,否则香草身份本就不高,与其被指到王府里去不被王爷重视,在那里伤心,我宁可留她在宫里陪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