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三十八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533 2014-06-23 01:05:14

  孩子不在眼前,心里虽然牵挂到底不用事事操心了,胤禛天天叮嘱着吃药保养,身体确实渐渐的有所好转,胤禛在我脸上细细瞧着说是有了点血色。

现在承欢每次来不再像过去一样爱撒娇了,看看书、弹弹琴,安安静静的时间多了,有时自个看书时眼中含着笑,有一次她问我:“姑姑,你那次在酒楼上读的诗我在书上怎么都找不到?那是谁的诗?”

“我什么时候读的什么诗?”我奇怪地问

“就是那次我们偷偷出宫骑马,回来你和阿玛在醉仙楼喝酒,喝醉时给阿玛读的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后面的我忘记了

“那是藏歌里的一首诗,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首诗很好,姑姑和皇伯伯很相爱是吗?”承欢突然红了脸,俏丽的脸上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

我一时惊觉,承欢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了。

眼见着要到新年了,我的身体也大为好转,我借着熹妃娘娘要帮助皇后料理后宫过新年的事太忙为借口,央求胤禛同意把孩子接回来,胤禛见我身体比前段时间确实好了很多,想着过年我又不愿意与后宫的人凑在一起热闹,怕我冷清,就同意将凡心接回了“曦园”来。

这是我们一家三口过的第一个新年,年前我和巧慧、香草天天坐在暧炕上对着满炕的绫绫罗绸缎又剪又缝,把凡心打扮的花团锦簇。

这时凡心已能骨碌着眼睛认人了,承欢新年穿簇新的衣服来拜年,凡心不错眼珠地盯着她看,她走哪凡心的眼光就一直跟到哪,巧慧说:“格格这么小就喜欢看美人,幸亏是个格格,要是阿哥日后可要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娶回来呗,我也喜欢的不得了呢”我笑着说。

承欢羞红了脸“姑姑,你就会拿承欢开玩笑”,说着赶紧叫了香草一起去给皇后娘娘和熹妃娘娘拜年。

正月十五在院子里看了会太监宫女们放烟火,晚上竟发起了热,怕给凡心传染,赶紧将她送到熹妃处。

自产生后身体竟如此娇弱不堪,出乎我自己的意料,也让胤禛闷闷不乐好久。

没想到这一病竟然反反复复一直好不利索,一直到二月中旬气转暖了才算是见好了,又调养了一段时间,觉得身体康健了很多。

这天看着外面阳光明媚,觉得心情大好,好入没见女儿了,想着到熹妃处去看看女儿,现在身体好些了也该去拜访拜访她,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自己今后会怎么样还不知道,但为了女儿和她拉近关系是必须的。

正坐在镜前细细梳妆,胤禛下了早朝走了进来,见我在用心装扮笑着坐在我面前说:“这是要去做什么,这么用心的打扮?”

“我要去熹妃宫里看女儿,你女儿只喜欢看美人,我不打扮漂亮点她会不理我的,你也像她一样的吗?”我睨斜着眼睛笑看着他说

胤禛用手轻拧我的脸说“你呀,又在胡说,我何曾是那样的?你打不打扮,在我眼里只有你是最美的”

“是真的吗?”我皱皱鼻子嗔笑着问,做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是真的”胤禛拉长声音回答

我抬着头想了想挑着眼光笑着对他说:“书上写的“张敞画眉”这么好的故事我怎么从来没有遇见过,是我不够美,得不到君王的垂爱吗?”

胤禛一下笑出了声,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想让我给你画眉吗?那我现在就给你画,不过我可没画过,你到时候不要怨我画的不好”说着拿起妆台上的笔

“那就算了,我今天可是要出去见人的,别人笑话我,我总不能说是你画的”

“你就说是我画的,看他们谁敢笑话你”胤禛板着脸认认真真的说

我笑嗔着他:“画个眉毛而已,还要满宫的人都知道?用不着那么招摇吧!”

“那可是你自己不愿意让我画,不是我不给你画哦!”胤禛笑着说

我还是不死心,转着眼珠想了想问他:“那你能为我做什么?总不能来了在这看我装扮什么都不做吧?”

胤禛在我脸上看了一会,伸出小指挑了些胭脂轻轻的涂在我的唇上,手指轻柔地来回涂抹揉匀,揉的我心里痒痒地,看他神情专注,乘他不备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他一惊,转而咬着牙笑看着我,我望着他脸上的红印笑着说:“盖个章,这个男人可是我的,不许别人染指”

胤禛站起来一把拉过我搂在怀里声音腻腻地在我耳边说:“我当然是你的,若曦,我想你了,我们多久没在一起了?”

多久没在一起了?是很久了,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心渐渐的在他温柔的爱抚的中沉醉下去。

二月春风似剪刀,走在路上,看着是阳光明媚,风里却夹着丝丝寒意,到了熹妃宫里见承欢也在,承欢虽是常见却也高兴地说:“姑姑看上去身体是好了,能出来走走串门了”熹妃虽然很是诧异我的到来,却也平和地说:“妹妹看上去确实是好多了,气色不错,今天怎么过来了?本还想着天气好,你身体也好些了,带着凡心过去看看你呢,免得你挂心”

“谢谢姐姐,我本就应该来拜访姐姐的,这些日子我身体一直不好,劳烦姐姐一直替我操心了”

“妹妹太客气了,凡心在这里我不知多开心呢,她长的可快了,现在不停的要跟你说话呢,刚才见了承欢咿咿呀呀的说不停还要伸手抓她呢!”熹妃絮絮叨叨地说着,我看着她由衷而发的喜悦凡心,伸手握着她的手说:“真的谢谢姐姐把她照顾的这么好”。

一个多月不见,凡心真是长大了好多,粉装玉琢地坐在床上抓这动那,好动的很。

正在逗着凡心玩,皇后仪态万方的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宫装美女,起身给皇后请了安,皇后道:“看来你身体好些了,气色也不错,现在也能出来走动了!”

我道;“身体是好些了,谢谢皇后娘娘关心”

皇后指着她身边一直专注地看着我的那个宫装美人说:“这是李贵人,你们过去没有见过面,以后可能会常见的”,随后又指了指我对李贵人说:“这是张宫人”皇后和熹妃有旁人在时从不叫我的名字。

我心里一动,凝神注目的看了看这个女人,还没进宫就为这个女人纠结,却从没见过。她也就二十岁左右,长的明眸皓齿,是那种一见就惊艳的美女,也许是因着知道自己的美丽,眼中有一股与身俱来的傲气。此刻她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我。她可能早已知道我的存在,第一次相见正在评估我凭什么得到胤禛的宠爱。我从她身上移开眼光却依然能感受到她眼光中的敌意和不屑。

我并没有向她行礼,虽然她是贵人而我只是个宫女,按我做事的风格本不应如此,但我就是不愿意做这个表面文章,也许在我的心底也对她充满了嫉妒。

熹妃也许是感到了我们之间的敌意,想冲淡这种气氛,笑盈盈地对我说:“皇后可关心凡心了,常来看望,送了不少礼物”。

我笑着行了个礼说:“谢谢皇后娘娘关心”

皇后微笑着说:“谢什么,都是应该的,有了凡心皇上不知有多高兴,经常过来看望,自你怀孕生产到现在,身体一直都不好,皇上一直为此忧心冲冲,我们都束手无策,也只有李贵人能陪陪皇上,说说话舒解舒解”随后又转向李贵人说:“要是李贵人再能为皇上添个一男半女的皇上会更高兴的”。

李贵人听皇后如此说就娇羞地回答道:“皇上英明神武,能陪在皇上身边替皇上解忧已是臣妾的福份了,哪里还敢奢望再怀龙胎!”言语间对胤禛的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皇上那么宠爱你,再怀龙胎有什么不可能的,皇上本就子嗣微薄,能再怀龙胎也是大清之福,我看去年秋天选的秀女中也没有人能及的上你的”

李贵人不屑地嗤道:“她们什么身份,也配的上皇上”说着拿眼睛扫了扫我。

皇后见李贵人说的露骨,微斥道:“这是什么话,在后宫中大家都是姐妹,不可这么无礼”

我心中翻江倒海一般,嘴角却含着轻浅的笑意不言不语地听着,抱着凡心轻轻逗弄着,时不时的抬眼含笑看着皇后和李贵人。

皇后又伸手逗了逗凡心,问了她平时饮食起居的情况,笑着对我说:“格格的眼睛真是像你,将来准是个大美人呢”

“皇后过奖了,我倒不想她是什么大美人,只想她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女人,安安稳稳过一生,所以才给她起名凡心”

“她是天之娇女,皇上又那么钟爱她,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天家富贵也许在别人眼里是好,在我眼里看来却未必,我操心有什么用?只看她的福份了”我淡淡地说。

对于皇后过去交往中觉得她还算是个中恳的人,但此次回宫后虽没有感觉到她有明显的敌意,但总觉得彼此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又说了会话,快到午膳时间了,皇后起身告辞,我起身向她行礼相送,李贵人突然向我发难声色俱厉道:“难道你不应该向我行礼吗?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难道没人教你宫里的规距吗?”

在场的人一时都惊呆了,皇后脸色微变斥责道:“李贵人,不得无礼”,

“她不过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宫女,仗着皇上的喜欢就这么傲慢,我看她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生了个女儿吗?还不知道是靠什么下贱手段迷惑皇上呢!”李贵人愤愤地说道。

“还不住嘴,你不想活了”皇后厉声斥道,

熹妃也一时变了脸色转脸对我陪着笑说:“妹妹你不要把她的话往心里去,她年轻不懂事,你不要同她一般见识”。

李贵人见皇后和熹妃如此神色具变,一时不知所措,神色茫然地站在那里。

皇后过来拍拍我的手道:“就是,熹妃说的对,李贵人年轻不懂事,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我笑着点了点头道:“知道,没关系”

承欢和巧慧紧张的时不时地看着我的脸,见我面带微笑不动声色,也都松了口气。

皇后带着李贵人走后,我也起身告辞,熹妃还想开口说什么,我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的,别告诉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