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四十三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949 2014-06-28 01:43:49

  午后,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胤禛此时在书房里,现在我已不再经常陪坐在书房,而是更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着,看看书写写字,呆呆的想自己的心事。

我走出房门站在屋檐下,伸出手让细细的雨丝落入自己的掌心,因着胤禛喜欢微雨天我也喜欢上了这样的天气,我还喜欢上了他喜欢的茶、茶杯、点心、颜色。。。。。。。,远离他的日子里,剔除所有其它人和事只剩下他和我时,是那样强烈的爱他、眷恋他,而如今夹杂着那么多的人和事,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取舍。

李贵人的风波之后,我觉得自己心境大变,对胤禛有了一种陌生和不知如何面对的感觉。虽然胤禛答应我从此以后他的心里他的生活里只有我,这曾是我一心所企盼的,可在后宫浸染数月,那些陌生的名字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我现在已根本无法将她们完全剔除在我的脑海之外,我和胤禛将又如何面对与胤禛自幼结缡相伴几十年的皇后、熹妃等后宫诸人,她们也是无辜的,我无法告诉她们我不是想要和她们争宠,在我曾经生活的世界里,一个男人本来就应该只有一个妻子。我没有办法和她们分享这个我爱的男人,可在这个世界里我该怎么办?

过去和胤禛之间为了八阿哥他们忧心不已,如今又为了他的那些妃子们纠结不已,难道我和胤禛之间永远都没有简简单单清清爽爽的时候?永远都要夹杂着那么多的人和事吗?房中还挂着上次来避暑山庄时他写的“此时沧海水,此时巫山云的”字幅,可如今对他却全然没有了那时激情,难道对我们来说沧海水、巫山云都已成为“曾经”了吗?

我仰起脸微闭着眼睛,让雨丝落在脸上,冰冰的凉凉的。

“你打算在雨里站多久?”胤禛在远远的地方说

我转过头看着他,也不知他站在那里看了我多久。

他慢慢地走过来“在想什么呢?站了那么久在那里发呆”

“我在想,因为你我喜欢这样的微雨天气,喜欢你喜欢喝的茶、喜欢你喜欢吃的点心,远离你的日子,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那么现在呢?若曦,现在呢?”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我无力地说

胤禛拉着我的手看着我说:“我该怎么做我们才能回到从前?若曦,你告诉我”

高无庸匆匆忙忙跑过来说:“皇上,刚才五阿哥让人送话过来说,承欢格格从山上摔下来了”

我一听心猛地往下一沉,身子觉得发软,胤禛一把扶着我,沉着脸问训斥高无庸道:“跑什么!怎么回事?承欢现在在哪里,传太医没有?”

“承欢格格现在在烟波斋,已经传达医了”

“让所有的太医的都去,移驾去烟波斋”

我和胤禛到烟波斋时,弘昼、塞布腾和策凌都已在里面,十七爷也随后赶到。

承欢头上裹着绷带,隐隐地渗出血来,人还处在时而昏迷时而苏醒的状态,我坐在床前拉着承欢的手,抚着她的脸心疼的不得了,问在一旁的香草:“这是怎么回事?出去的时候不是再三叮嘱要小心,还有那么多人跟着怎么还出这样的事?”

香草看看四周的人,低着头一不吭,我知道肯定事出有因,也就没有再追问。

胤禛让张太医过来回话,张太医说:“从脉象上看,承欢格格没有大碍,可能头碰到石头上撞昏了,休息休息应该就没有什么事了,现在主要是静养”

我听了听,应该就是现在说的脑震荡吧。

看看和承欢一起出去的弘昼、塞布腾和策凌都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弘昼身上还沾着泥,想着刚才香草欲言又止的神态,我对胤禛说:“皇上,承欢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您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着她就行了”

“你身体也不好,在这里陪着太辛苦了,你也回去吧”胤禛迟疑地说

“我没事,回去我也不安心,不如在这里看着还安心些,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胤禛看我坚持,无奈地说:“那好吧,你也不要太辛苦了”

胤禛走后,我对还在屋里的弘昼、塞布腾和策凌说:“你们也都回去吧,今天也出去一天了,也都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塞布腾和策凌告辞先走了,弘昼停了一会张口想说什么,终于没有张开口,闭了嘴转身离开了。

等人都走了,我进到寝室见承欢还在昏睡,就让其它侍候的人都下去,留下香草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你跟着就是要你多操些心,怎么还出这样的事,现在是没有大碍,若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可该怎么办?”

香草看了看承欢红了眼睛说:“都怪五阿哥,五阿哥和塞布腾他们要去爬山,塞布腾过来问承欢格格去不去,承欢格格说要去,五阿哥开始不让承欢格格去,说爬山累的很,格格执意要去,五阿哥就同意了,开始大家一路上都挺高兴的,但越往后面山越陡越不好爬,后来下了点小雨路就有点滑,更不好爬了,塞布腾要拉承欢格格,五阿哥不让,还责备格格说不让她来非要来,真是找麻烦。承欢格格一气之下转身就往山下走,结果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就滚下山,人被树挡着了,头却碰到一块石头上昏过去了。”

“后来呢,为什么不赶紧回来禀报?”我问道

“五阿哥他们也吓坏了,五阿哥一直把格格背回烟波斋,才赶紧打发人去给皇上和姑姑禀报,又打发人去请太医”

又是弘昼,我心里明白,弘昼心里是喜欢承欢的,但他做出来的事情却总是与他的愿望背道而驰。

第二天,承欢基本上清醒了,就是嚷嚷着头痛,我说:“头都碰烂了能不痛吗!”

承欢气鼓鼓地说:“都怪弘昼哥哥,我以后再也不同他一起去玩了”

我看她没有什么大事,也就放心了许多,怕胤禛挂心,就叮嘱承欢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休息,起身返回狮子园。

出了烟波斋远远的看见弘昼站在路边,走过去看着他说:“你怎么不进去?”

“承欢现在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很生气?”

“她现在没事了,她当然生气了,你怎么总是招惹的她不高兴,本来这次来看你挺让着承欢也挺照顾她的,以为你长大了呢,怎么还是这么个性子!”

弘昼把头扭到一边看着远处说:“我一看到她有事就着急,一看到她不听话就生气,她爬不动山我帮不了她,但怎么可以让塞布腾拉她!”

想起和胤禛一起爬山时一路上都是他拉着我,那是一种心手相连的感觉,即便是在现代社会都是很暧昧的,更何况在这种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弘昼怎么会愿意塞布腾去拉承欢,我心里叹息着,这个五阿哥也不知要把自己的心事藏到什么时候,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心事!

微微地向弘昼笑一笑说:“没事的,承欢虽然生气,但你们俩个从小都吵闹惯了,过两天自然就没事了,放心吧”

回到狮子园,胤禛问了承欢的情况,听我说没什么事了也放心了,午后我说要去烟波斋看承欢,胤禛问:“你晚上还要留在那里吗?不是说不要紧吗?”

我看着他不情愿的样子笑了笑说:“我去看看她,晚上回来”

看承欢的情况比上午又好了很多,想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想起上午碰见弘昼就问她道:“五阿哥来看你没有?”

“来了,塞布腾和策凌也来了,我没理弘昼哥哥”承欢气鼓鼓的说。

“你还在生他的气呀?他虽然嘴上总是说你,但心里还是对你好的”我劝解到

承欢低了头道:“我知道他对我好,但他一遇到事总是对我凶巴巴的,要是弘历哥哥在这里就好了,也不知道弘历哥哥回京城没有!”说完后怅怅地叹口气。

让香草细细的做了两碗面,和承欢一起用了晚膳,又看着她吃了药,叮嘱她好好休息,留下香草在这里照顾着,安顿好了就起身回狮子园。

路上远远的看见胤禛带着人在路上慢慢的朝这边走着,看见我停就了下来,等我走近了问了承欢的情况又陪着我往回走。

“怕我不回去了吗?”我笑着问他

“没有,想着出来走一走,看路上能不能碰上你”他眼光柔和的望着我。

我能感知到他的心意,我在意的终究是这个,心被轻轻地触动,伸手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说:“我想女儿了,她要满周岁了”,我们经历了千难万险终于有了这个爱的结晶,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紧了紧我的手看着我微笑道:“好,我们准备回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