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四十二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695 2014-06-27 02:21:49

  骑马站在山坡上,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水和空气都透着清新,看着承欢和香草骑着马一路在山坡上奔驰,银玲般的笑声撒满山谷,香草现在马骑的越来越好了,跟着承欢在湖畔山坡上撒欢的奔跑,这次带了秋月和莲心来侍候,她在承欢跟前的时间比在我跟前的时间都多。因着巧慧留在宫里看着凡心,所以没有带她来。心里很是舍不得凡心,可是呆在宫里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胤禛一心想让我出来散散心,想在这远离皇宫的地方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那场风波过后,因着胤禛的承诺,我虽然从理智上谅解了胤禛,但心结始终难以解开,所以一直郁郁寡欢。

承欢和香草策马跑到我跟前:“姑姑,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赛马玩?”

“姑姑刚才跑的有些累了,现在在这看你们跑就很高兴”如今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容易疲倦,自产后虽然表面上看身体恢复了,但内里我知道自己身体大不如从前,只要天气有变化,稍有不慎我就会一病不起,太医只说是产后没有调养后,再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可我觉得自己是伤了元气,是补不回来了。

“姑姑,我和弘昼哥哥商量好了,我们明天要去划船”承欢兴奋地说

这次来山庄弘昼和承欢相处的很是融洽,到底长大了二岁,弘昼比上次来这里时成熟了好多,知道让着承欢,处处护着她,而塞布腾则成了承欢的影子,不仅此次随其父王觐见给承欢带了不少礼物,而且天天跟前跟后十分殷勤,他是个心性简单的人,喜怒形于色,他的心思地都挂在脸上,从眼睛里露出,从不刻意掩饰。今天十七爷带着他们到山庄的羽林军巡视去了,所以没有跟着来。

站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看着湖对面青山含翠倒影湖中,湖水清沏透明波光潋滟,想起上次承欢站在溪边放声高歌的情景,转头对承欢说:“承欢唱支歌吧!”

“好吧 ,就唱姑姑教的那首歌,我最喜欢那首歌了”承欢高兴地说

刚唱了两二句,她突然停下来,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不唱这首歌了,上次弘昼哥哥听了都笑我了”随后又说:“姑姑,你重新给我们教一首吧”

我听了笑了,在我的时代想找一首不唱情爱的歌真不多,抬着头想了一会说:“那好吧,重新教你们一首:唱山歌来/ 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山歌好比春江水也/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第二天,我告诉胤禛说我们要去划船,胤禛侧着头眼里含着笑认真的说:“小心些,不要掉到水里去了,我没法去救你,也不想别人把你救去了”

“我不用别人救,我自己会游泳”我昴着下巴说。

“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胤禛奇怪的问

我一想,这个可没法解释,只得伸了一下舌头对他赖皮地笑一笑说:“不是真的,逗你玩呢!”

胤禛看我又亲密无间地同他开玩笑了,温情的拉了我的手看着我说:“若曦,一直这样开开心心的,好不好?你不快乐,我就没法高兴”。

一大早湖上还飘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我们就到了湖上,我和承欢、香草坐在一条上,弘昼、塞布腾和策凌坐在另一条船上,坐在船上看山和在岸上看山感觉真是不同,船行山在走,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承欢仰着脸看着天空,晨光照在她的脸上如同度了一层金光,突然她转过脸对在另一条船上弘昼说:“弘昼哥哥我给你唱支歌吧?”,

“还是去年唱的那支歌吗?你不是说那不是唱给我的听的歌吗?”弘昼嘲笑道

“不是的,是姑姑新教我的”承欢笑着说

“那好吧,你唱的好,我奖给你礼物”弘昼说

承欢笑着说,你说话可要算数哦,说完仰着脸放声唱道:“唱山歌来 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山歌好比春江水也/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承欢的歌声婉转清扬,歌声在湖面上回荡,余音袅袅萦绕不绝于耳。

我微闭着眼睛,听着这美妙的歌声,心也渐渐地轻扬起来,不知听过这歌声的人如何能将这情这景忘记。

这天午后,胤禛和十七爷一直在书房里呆了很久,我拿了本书坐在园子里树下乘凉,秋月和莲心在一旁陪着,这时承欢带了香草兴冲冲的提了一个鸟笼子过来,里面有一只羽毛十分漂亮的鸟,承欢说这是弘昼给她的礼物,是上午他们在山里捉的。这只鸟还没脱野性,一个劲的在笼子里面扑腾着鸣叫着,承欢说:“这只鸟虽然好看,可一直叫个不停,但叽叽喳喳的叫的一点都不好听”

我说:“它本来好好的在林子里自由自在的飞翔,你们把它抓来关在笼子里,它正气的骂你们呢,你还想听好听的吗?”

一句话说在一旁的香草、莲心和秋月都咯咯地笑起来,承欢不好意思地说:“姑姑又在胡说了”

正说着见弘昼进了院子,我和承欢迎了过去,弘昼见承欢手里提着鸟笼子,笑着说:“你怎么把它提到这里来了,父皇和姑姑喜欢安静,你把它拿到这里来吵着他们了,就放在你屋子里叽叽喳喳的和你作伴最好了”

我听着不禁哈哈笑起来,承欢跺着脚说:“弘昼哥哥最讨厌了,你再说,我不要你的鸟了!把它还给你,让这只鸟去骂你吧”,

弘昼莫明其妙不知承欢在说什么,承欢说:姑姑说了,我们把这只本来自由自在的鸟抓来关在这个笼子里,它很生气,正叽叽喳喳的骂我们呢!”弘昼一听也哈哈笑起来。

我们正在说笑,胤禛和十七爷从书房出来,十七爷脸色凝重,胤禛脸色淡淡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弘昼和承欢过去请了安,承欢提着鸟笼给胤禛看:“皇伯伯,这是弘昼哥哥今天在山里抓的,漂亮吧”

胤禛微微笑着沉默半晌看着弘昼说:“你是皇子,不要整天只知纵情任性的一味的胡闹,玩物丧志,

平时多读点有用的书,做点正经事”,停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远处的山峰说:“没事也可以去登山,即可强身健体锻炼意志,登高望远也可以舒展胸怀,你是爱心觉罗的子孙,不能一直这样胸无大志,有一天也许要但当大任”。

弘昼和承欢一言不发的低着头听着胤禛说话,弘昼嘴里答着是表情却不以为然。

我莫明其妙的看了看胤禛,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从来没有让弘昼参与朝政的意思,今儿是怎么了?再看看十七爷一言不发表情凝重的站在一边,我想不明白到底发生发什么事?

晚上,走进书房见胤禛静静的坐在桌前深思,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握着他的手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胤禛低下头握了握我的手抬起头看着我说:“十三弟写来密折说弘历在河南微服私访时遭人追杀”

我的头轰然一下有点懵了,心突突乱跳:“那现在四阿哥呢?”

胤禛紧了紧握着我的手说:“因为有人出手相助,现在弘历已经没事了”

我松了一口气,是的,弘历是未来的乾隆皇帝,他怎么可能会有事呢?我现在是关心则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焦急的问

“现在还不清楚,弘历还没有回京”胤禛看着窗外静静地说

“也许是碰到打家劫舍的抢匪了”我宽慰着说

“但愿如此,若曦,天灾可怕,人祸更可怕”胤禛眼睛沉沉的盯着窗外说

我知道胤禛在担心什么,他经过那么惨烈的夺嫡之争,最怕的就是他的儿子们再次上演这一幕悲剧,把他心里那血淋淋的那一幕再度撕开。

拥着胤禛坐在这黑沉沉的夜里,“胤禛,那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

胤禛伸手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在沉声说“是的,我不会让那一切再度发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