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三十二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647 2014-06-17 01:13:00

     天气渐暖,身子也渐渐显了也重了,晚膳后坐在院中的桂花树下闭目养神,香草端了茶过来放在桌上说:“主子我泡了些酸梅茶,你偿偿可口不可口,巧慧姑姑说主子晚膳吃的不多,又去安排厨房熬些粥,预备着等会主子等会再吃些呢,巧慧姑姑说了你总吃的这样少可不行!现在不光是你自己还有孩子呢!”

   我笑着说:“你再这样唠叨下去就成第二个巧慧了!承欢呢?”

“十三爷好几天没有回府了,承欢格格说去给她阿玛请安了”

我知道,因着十三爷身体不好,又担着很多事,为了减少他往来劳顿,每遇着有大事相商胤禛经常让十三爷留宿在宫中。

正说着话见十三爷和承欢款款而来,好久未见十三爷了,相互见过礼坐下,我问道:“听巧慧说你几天都未回府了,有什么事了吗?”

“黄河发大水,淹了不少地方,这几天都在忙着调粮赈灾的事情”

我抬眼看看香草,香草凝神听着十三爷说话,怔怔的看着十三爷,我知道她是想起了自己的家和娘亲,只能心里叹息,对她说道:“香草,不要站在那了,去给十三爷上茶”,香草应声去斟茶。

十三爷不明就里的看她一眼又看向我说:“怎么脸色看着还是不好,还是好好吃不下去东西吗?这可不行,皇兄说起来总是忧心忡忡的”

我笑着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你不要再念叨了,巧慧和香草天天念叨,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那你也得听进去呀”十三爷微嗔着说

“我已经尽力了,我也不想大家担心”我无奈地说,十三爷叹口气,半晌沉默不语

二人静默了一会,十三爷爷端了茶在手上淡淡地问“你见过十四弟了?”

“见过了,他比我想象的要好些”我静静地说

“皇兄已让十四福晋进宫了,这是你要求的?”

“是的,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只想尽力让他在宫里过的好些”

十三爷沉默半晌说:“皇兄能这么做都是想让你宽心些,若曦,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高龄怀孕,身体又是这种状况,胤禛和十三爷为我忧心我是明白的,“我知道”我望着十三爷说:“我会好好的”

   看见香草随着承欢抱了筝出来,我对十三爷说:“现在承欢筝弹的越来越好了,小的时候强迫她学,现在到是她自己喜欢弹了,听教她的师傅说她悟性高的很”

十三爷点点头说:“是有些灵性,随她额娘了”

“十三爷也是音律高手呀”我感叹到

承欢说:“姑姑我给你弹首曲子听吧?姑姑想听什么?”

   “好呀,我听香草弹你教的《春江花月夜》已弹的很不错了,今天听听师傅弹的如何?这也是胎教”

   “什么是胎教?”承欢好奇的问

   “就是对肚子里的胎儿进行进行教育”我笑着说

   “肚子里的孩子真的能听见吗?”

   “当然能听见了”我肯定地说

   “那我以后天天给她弹琴听”承欢兴奋地说。

   “承欢格格弹的好了!小格格一定喜欢听,我能有承欢格格弹的五分好就不错了”香草笑着说。

   因着我一心盼着生的是个女儿,所以胤禛不在时她们一发都顺着我,把我肚里的孩子叫格格。十三爷见我们如此叫着,望着我会心的笑了笑。

   承欢套好护甲,凝神片刻,俯身抬手,琴声渐起,婉转流畅,“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南水乡月夜春江的如画美景从承欢的指尖缓缓流出,令人神往不已,

   看着承欢凝神静气,承转启合,琴声如行云流水,姿态超凡脱俗,我心不禁暗暗叹道:江南是绿芜的故乡,绿芜当年怀着承欢时只怕是满心的柔情都曾付于指端,否则承欢怎会如此灵秀通透。只可惜她看不到今天的承欢。

十三爷静静地看着承欢,眼神越来越惆怅,梦里水乡,他还以为那个魂牵梦萦的还徜徉在江南山花烂漫之地,殊不知那个梦中人早已不在人世。

   

   因着身子渐显渐重,我已很久不去养心殿,只是胤禛时常过来陪我说说话。承欢更是三天有二天是在我跟前。

   这天听说弘历进宫了,承欢带了香草去找弘历,回来后闷闷不乐的说:“皇伯伯要让弘历哥哥到江南去办差,我要跟着去,可皇伯伯说弘历哥哥是去办事不是去玩,不让我跟着去”

   “你想去江南?”

   承欢郁郁地说“我从来没有去过江南,我亲额娘在时给我讲江南可好了,处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美不胜收,我好想去”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是绿芜的故乡,承欢是应该去看看。

   

   胤禛再来到“曦园”时我问他道:“你要让弘历要去江南吗?”

   胤禛看了一会儿我:“怎么,承欢又嚷着要跟着弘历去江南吗?”

   “她是说想去的”

   “弘历是去办差,又不是去玩,她跟去不好”

   “是很要紧的事情吗?”

   “是让他考察江南各省官吏的官声勤绩,顺便看一下江南各省庄稼的实际长势,各省上的奏折都说今年庄稼长势好,所以让弘历去实际察看一下,如果的确如此朝庭准备在江南多征些粮食”

   “是又要打仗吗?”我紧张地问“怎么连年征战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不是要打仗,朝庭是打算在陕甘地区建二个大粮仓,粮食丰收的时候朝庭多收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一旦用兵或者发生天灾朝庭也不至于届时手忙脚乱,临时筹措无门”,

   “哦,原来是这样,这是该早做准备,所谓有备无患,只是我刚才乍一听还以为又要打仗了呢,这几年是听打仗听怕了,唉,我尚且如些,要是老百姓知道了还不知道有多惊慌呢!老百姓过这兵荒马乱的日子也早就过怕了”

   胤禛用手抚抚我的脸,深深的望着我说:“你就少操心天下老百姓的事了,这是我的事,你把自己和孩子操心好就好了”,随后扶着我坐下又说:“你担心的这件事我和十三弟也商议过,以后征粮不让朝庭官员去征,尽量交给商家去征,朝庭从商家手中按质论价随行就市买就行了,这样即避免了朝官员从中渔利,又能保证收购的粮食质优价廉,还可避免惊扰百姓搞得人心慌慌。这个方法已试行了一阵子了,这次在苗疆用兵筹措的粮食就是通过这个渠道来的,基本上没有惊扰其它地方的百姓”

   我握着胤禛的手微笑着看着他,这个男人的确是个为天下百姓着想的好皇帝,也是个能未雨绸缪有实干精神,的的确确有能力的皇帝,我的确是没有错爱这个男人,可他做的这些他身边的人有几人能看到?天下又有几人能体会的到?

   胤禛也微微笑着看着我,他知道我理解他赞赏他。

   “胤禛,如果弘历只是为这些事下江南,肯定也是微服私访的时候多是不是?让他带着承欢一起去吧,承欢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绿芜生长在江南,活着时也许诺要带承欢去江南看看,那里是她的故乡,让承欢到她母亲的故乡去看看吧!也算是全了绿芜的心意”

   说到绿芜,我和胤禛都想起还不知就里的十三爷,二人都心头黯然神伤。过了片刻胤禛把我搂在胸前,静静的地说:“好吧,让弘历带承欢去吧,若曦,好好的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我们好好的爱他,守着他长大成人,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好,好好的把他生下来,好好的爱他”我嘴角含着笑说着,眼中却忍不住流下泪来,胤禛,只怕你我都看不到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了,不愿让胤禛看到,只是将头偎在他胸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