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二十九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955 2014-06-14 00:58:31

  胤禛一声不响的负气离开了,把我扔在这个冰冷的紫禁城里。我每日足不出户,不声不响地看书、写字、刺秀,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象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承欢带着巧慧常常入宫陪伴着我,承欢看我闷闷不乐以为是因为胤禛去谒陵了没人陪我,就乖巧地偎依着我说:“阿玛陪皇伯伯去吊祭皇爷爷了,承欢陪姑姑可好?姑姑别不开心了好吗?”,我想着以前还把这句话当玩笑说给胤禛和十三爷听,如今转眼就变真了,不禁心里暗暗苦笑,搂着承欢吻吻她的头发笑着说:“好,有了承欢,姑姑不需要别人陪伴了”,现在心里越发疼爱这个漂亮乖巧的女孩子。

巧慧可不象承欢那样简单,早已看出我的异样,我的心事是瞒不过她的,乘着承欢带着巧慧去给皇后娘娘和熹妃娘娘请安,巧慧问我:“二小姐可是与皇上为什么事生气了?要不皇上去谒陵怎么会不带二小姐去的?”

   我真是想去祭拜圣祖皇帝,跟随他十几年,他一直待我不薄,虽则因各种原因责罚过我,但都是事出有因,在他心里一直对我疼爱有加。可是胤禛这次负气离我而去,连见面给我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可见怨我之深,我叹口气对巧慧说:“十四阿哥就被圈禁在寿皇殿里,皇上不允许我去见他”

   巧慧默默无语半晌,然后幽幽地说:“十四阿哥对二小姐一片痴心,皇上如今也都知道,二小姐又是十四阿哥名义上的侧福晋,皇上哪有不吃心的?这也真是难为二小姐了”

   “但十四阿哥待我情深义重,若无他我也活不到今日,他就被圈禁在这紫禁城里,近在咫尺我怎么能见他一面都不去?他本是一个纵情豪放之人,如今被圈禁在这么小的一个四方天地里,心里的悲凉可想而知”

   “二小姐若是这么牵挂十四阿哥,只怕对十四阿哥更不利,若是当初二小姐真的嫁给了十四阿哥也不知会是怎样的?现在也没这样为难”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只我与皇上的恩怨恩怨都纠缠不清,哪里还敢再加进来十四阿哥,此生我只能以朋友待他,只希望能尽我所能让他过的好一点”

   “可皇上不会这样想的,二小姐越牵挂十四阿哥,皇上只怕越恨十四阿哥”

   “不管皇上怎么想,我都不会对十四阿哥置之不理,还有十阿哥”

   

    胤禛已走了十余天,自我进宫我们从来没有分别这么久,心里怨他把十四阿哥圈禁在皇宫里却一丝不漏地瞒着我,怨他不仅不让我见十四阿哥还拂袖而去连句话都不给我留下,可是再怨心里还是牵挂着他,他性格爱憎分明,想事做事总是这么极端,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他如此负气而去现在心里也不知如何煎熬,只是他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俩人一个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机会呢?胤禛你就那么的不相信我?

   心里牵挂十四阿哥更是牵挂胤禛,走了这么久了他一点音讯都不给我,仿佛他把我这个人给忘记了一样,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为他焦心。

   心情郁郁,人也越来越没有精神,总是蔫蔫欲睡,饭也渐渐地吃不下去,见我如此,承欢和香草只是忧心不快,而巧慧则是带着恐惧的眼神看着我,怕我又想不开去寻死觅活,我强笑着安慰她:“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我还有那么多的牵挂,怎么会舍得离开你们”。

   话是这么说,可我的精神越来越倦怠,不思饮食,饭端到跟前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让人赶紧端走,心里总象上堵着什么,脸色日渐青白,人越来越憔悴不堪巧慧开始暗自垂泪,见我日复一日如此巧慧拉着我的手哭道:“二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巧慧,巧慧可是再不能经历这样的事了,二小姐你想开点,皇上是爱二个小姐的,会照顾二小姐的心意的,你不要这样作贱自己的身体”。

   “我没事,我只是觉得很累,休息休息就好了,不要让承欢和香草担心了”我安慰巧慧,也是安慰自己,没有胤禛在身边,心里总是空空的,爱和恨都没有去处,整天只是倦怠地躺在床上。

   

   躺在床上正在迷迷糊糊中,觉得是胤禛在叫我:“若曦、若曦”,我睁开眼睛看见胤禛就坐在身边,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相信的看着他:“胤禛,是你吗?”

   胤禛把我拉进他的怀里,默默无言地拍着我的背,感受到怀里温暖的气息,我的心才安定下来,他真的回来了,我伸出手揽着他的脖子,只是觉得心里万般委屈却说不出来,只是流泪。

   “起来吃点饭好吗?”胤禛抚着我耳边的乱发说。

   我一点食欲也没有,却也不想拒绝他的心意。

   起来坐在桌前,香草端来饭菜,胤禛拿起筷子夹了一点菜放在我面前的碟子里,我只看了一眼,心里就觉得塞塞得满满,想吐出来,转过脸垂下头说:“我吃不下去,端下去吧”。

   胤禛脸色渐渐变的铁青,沉着声音让人把饭菜端下去,静静的用愤怒眼神的盯着我片刻说:“若曦,你一定要这样吗?为了老八你作贱自己的身体,为了老十四你作贱自己的性命,那么我呢?你就一定要这样对我吗?为了他们你就一定要用你害自己来伤害我吗?”

   我抬眼望着他,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他是强压着满腹的怨恨来看我,连一句听我解释的话都没有,就这样责备我,我虚弱无力地看着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晕,我无力的闭上眼睛,任泪水往下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感觉到他起身离去,睁开眼睛只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挣扎着躺到床上,虚弱的连话说的力气都没有了,香草进来侍候我换了衣服躺好,看着我的神态吓的直哭,我无力地向她摇摇手让她出去,渐渐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我躺在床虚弱的上无力起身,香草进来通报说:“十三爷来看主子了”,我挣扎着起身披了衣服靠在大迎枕上,十三爷进来,走到炕前坐下,静静的看了我半晌说:“你这又是再干什么?你越是这样皇兄越是生气,难道你不明白吗?”

   十三爷稍停了一下说:“本来皇兄打算在遵华呆一个月的,这边传信过去说你在这里不吃饭,人也都不成形状了,皇兄又气又急就提前回来了,皇兄说昨天他劝你你还是不吃饭,你怎么能这样作贱自己的身体呢?你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十三爷也以为我是为了十四阿哥在绝食,连听我解释都不肯,我觉得满心的委屈,眼泪禁不住的流下:“我没有想绝食,我只是心里难受吃不下去”

   “若曦,我知道你为十四弟难过,可你想过皇兄的感受没有,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十四弟的侧福晋,十四弟对你的情份你现在也很清楚,他为你做的事情有些你知道,有些你不知道。你还没有入宫前,皇兄就要将他迁到紫禁城里来,但是他死都不从,他的性格你是知道,他要倔起来谁都拿他没办法。后来你入宫了,十四弟可能知道消息了才同意迁进宫来。这里面的原因我不说你也明白,皇兄也明白,所以谁都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他把皇兄收到你的信到遵华去看你的消息一直隐瞒不告诉你这件事,已经让皇兄对他愤恨不已。如今他又为了你才又肯进宫,以皇兄的现在的心情,以他的性格会让你去见他吗?”

   十四阿哥为了我才肯迁进宫,难怪胤禛这么介意我要见他这件事,可是胤禛你难道不明白我心里只有你吗?

   “十三爷,我明白皇上的心情,我也原本想和皇上好好商量这件事情,可是他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我并不想作贱自己的身体,但是我是真的很难受,心里象是堵着什么东西,什么都吃不下去,人也整个乏乏的没有力气”。

   “那为什么不传太医来看看,不是生病了吧?”十三爷焦急的问

   “皇上根本不关心这个,他只是生气,见了面看我吃不下饭就是责备我,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就甩手而去了,他就那么不相信我!”我委屈地流着泪说。

   十三爷叫了香草进来,让她去告诉高无庸赶紧传太医过来。

   “你对自己的身体也该当心点,自从你回来,觉得你的身体比离开时好的很多,没想到还是这么不经事”十三爷叹息道。

   来的是给皇上看病的张太医,他给我把了把脉似乎有点不相信,又让我换了手重新把了把脉,随后跪下说:“恭喜姑娘,姑娘是有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