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二十三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012 2014-06-07 01:07:41

     

   用过晚膳,和胤禛坐在院子里乘凉,我制了果茶用冰湃了端给胤禛,他喝了一口点点头说:“味道不错”,然后笑着对我说:“喀尔喀的博尔济吉特王爷带着王子多尔济塞布腾快到了,苏完瓜尔佳·合术王爷因病不能来,由合术王爷的儿子苏完瓜尔佳·策凌代为前来觐见,弘历和弘昼过两天也要过来,我已传诣让他们带了承欢一起过来,这回有人陪你了,你该高兴了”我知道苏完瓜尔佳王爷已经去世,合术王子继承了王位,我心理十分惦记敏敏,但是因为现在的我的身份尴尬,也只得作罢不能再联系。难得他这么体会我的心情,于是说:“没有承欢,我一个人在这里陪你我也高兴呀”,胤禛靠在躺椅,手指卷着我的头发温柔的望着我,沉默不语,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承欢的到来香草比我还高兴,巧慧见了我也是高兴万分,一直悄悄的跟我说:“小姐一离开紫禁城就象蔫了花又见了阳光和水一样,又鲜艳又亮丽”。

   承欢本来就是聪明灵巧活泼好动的性格,这个岁数正是贪玩的时候,见了这山山水水广阔辽远,又没了宫里俯里的规距,真象是脱缰的野马,撒了欢的高兴。

   这天上午我带了承欢香草骑马沿着湖边游玩,看见有几个人从西北方向骑马而来,承欢眼尖,远远的就叫着:“弘历哥哥,弘历哥哥”,一行人走近了,是弘历、弘昼还有一个二十多岁年长些的青年,看着眼熟一时想不起来。大家在马上相互见了礼,弘历、弘昼这哥俩刚进宫时我领着他们游戏玩耍,跟我很是熟悉,如今长大成人了,虽然胤禛没有给我名份,但他们心里也知道我和胤禛的关系,所以虽然我名义上是个宫女,但他们对我也是尊敬有礼。弘历见我看着那个青年就介绍说:“姑姑,这是十七叔”,我一下想起来:“这是十七皇子允礼”,我含笑向他行了个礼,他可能也对我这个胤禛身边身份不一般的宫女有所耳闻,因此也点头回了个礼,他看我时眼神也有点发愣,像是在努力想着在那见过我。我们应该是见过的,我在康熙身份侍候时那些阿哥都是见过的,只是那时他岁数还小,看着我可能也感觉有点眼熟。

   我看着他们一行人从山那边过来,身边还跟着几只大猎狗,就问:“四阿哥是从哪里来?”

   弘历说:“我们一大早进山里去转了转,姑姑要去哪里?”

   承欢在一旁接着嘴说:“我们沿着湖边找找,看看有没有船”

   弘历说:“船是有,向北有个码头,船在那儿停着,你们要去划船吗?”

   我们正在说话,听着香草一声尖叫,原来弘历他们带的一只大猎狗窜到香草跟前,香草见了害怕,本能的一夹双腿,马不明就里瞬时跑了出去,香草虽然骑了几次马,但水平还是很差,马突然奔跑起来一时慌了手脚就大声尖叫起来,马受到惊吓更是狂奔起来,我们还未反映过来,在一旁的十七阿哥一打马追了出去,众人这时才反映过来也赶过去,远远的只见十七阿哥已渐渐的追上香草狂奔的马,两马并齐时一把将香草从受惊的马背上拉到自己的马上,勒停马后,他敏捷地跳下马将香草扶下马,我们赶到时香草还站在地上脸色苍白,惊魂未定。

   我下了马走到香草跟前拍了拍她,安慰了她一会儿,见她渐已恢复常态就对她说:“还不谢谢十七爷”

   香草这才赶紧给十七阿哥行了个大礼说:“谢谢十七爷救命之恩”

   十七阿哥轻轻的抬了一抬手说:“起来吧,不必谢”

   我这时才细细打量这个十七阿哥,他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英俊,神情爽朗,刚才出手救人时身手很是矫健,我对他顿生好感,也许是感受到了我赞许的目光,他也看向我,眼光温和豁达。

   

   这次来觐见的喀尔喀王爷一同来的王子多尔济·塞布腾也十七八岁,没几天就和弘昼、承欢他们玩成一片,弘历虽然岁数和他们相仿,但老成持重的多,显得矜持些。还有一个是合术王爷的儿子苏完瓜尔佳·策凌,岁数比他们大,人也很稳重,

   

   这天正领着承欢和香草、巧慧在浅溪边捡彩色石头,承欢看见游来游去的小鱼高兴的要下水去抓,我没让,这回我可不敢造次了,如今山庄里住满了人,闹出笑话面子可丢大了。她望着满目的青山绿水说:“姑姑,我想唱歌,你教我唱歌吧!小时候你经常教我们唱歌的”。对着这山水美景其实我心里也想大声欢唱,于是说:“好,教你们唱首好听的歌吧”

   高山青,涧水蓝。

狮子山的姑娘美如水呀,

狮子山的少年壮如山唉。

高山长青,涧水长蓝。

姑娘和那少年永不分呀,

碧水常围着青山转唉。

啊,啊,啊,唉,唉,唉。

   。。。。。。。。。。。

承欢的歌喉清亮甜美,歌曲一学就会,她穿着一身红色的骑马装,眉眼如画,站在一块大石上放声高歌,边唱边跳,甜美的歌声如同天籁之音。想起十三阿哥在大草原上一曲敬酒歌唱开了敏敏的情怀,想起绿芜清丽娓婉的琴声、歌喉,十三阿哥和绿芜把他们的优点都遗传给了承欢,心里不禁感慨:如果绿芜还活着,此时此刻与十三阿哥一起看着承欢在这里欢唱舞蹈不知会有多幸福。

   承欢唱着唱着突然不唱了,站在石头上望着我们的身后,我回头一看,是弘历、弘昼还有十七爷和二位蒙古王子塞布腾、策凌,他们从溪水上游的山坡后转了出来。

   大家都见了礼,弘昼问:“承欢,你唱的是什么?”

   承欢突然红了脸,跳下石头站在我身边拉着我的胳膊说:“是姑姑教的新歌”

   弘昼向着承欢比划着羞了羞脸,承欢更不好意思了,生气地说道:“我又不是唱给你听的,谁让你听了?

   “那你是唱给谁听的?反正我们都听到了”弘昼看着承欢嘲笑着说

   “我是唱给山听的,水听的,风听的,就不是给你听的”承欢有点气极败坏地说。

   弘历看承欢真的生气了,赶紧用哄她的口气说:“承欢唱的很好听,我们以前都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是不是?”说完看了一下周围的人。

   塞布腾立即接口说:“就是,承欢格格的歌声就是我们草原上的最会唱歌的夜莺都比不上”

   有人解围有人捧场,承欢这才高兴起来,过去拉着弘历的胳膊说:“还是弘历哥哥最好”,说着还给弘昼做了一个鬼脸,弘昼讪讪的踢了一块石头到小溪里,扯着嘴角冷笑了一下,看来这个五阿哥是生气了。

   香草见了十七爷有点不自然,行了礼拘谨地站在一边,十七爷听承欢说她唱的歌是我教的,很是好奇的看着我,我朝他淡然一笑,因他在这群人里辈份最高,我问他:“你们这是要到哪儿去?”

   “我们要回去陪皇上、王爷和大臣们用午膳”

   想着这一群朝气勃勃的年轻人陪着一脸严肃的胤禛和王爷、大臣们用餐时的拘谨,也替他们感到难受,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那明天呢,你们干什么?”

   “明天也是呀!”十七爷奇怪的看着我说。

   “明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我问

   “没有呀!”十七爷说。

   “我们明天在这搞个烧烤自助餐吧!”我提议说

   承欢一听一下来了兴致,弘昼也眼睛闪闪发光的凑了过来。

   十七爷说:“明天中午我们也要陪皇上和王爷们用餐的”

   “你们去应个景,应付完了就过来,我们在这里等你们”

   “我不去应景,明天中午向父皇告假”弘昼若无其事的说。

   “我也不去应景,我明天中午也向父王告假”塞布腾跟着说

   我看着他们俩想了想说:“也行,你们俩明天就在这帮忙吧,有不少事情要准备呢”。弘昼是个随性的人,不热热衷政事,而塞布腾则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岁数也不大,在胤禛面前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他们告假胤禛不会太在意的。

   我对十七爷说:“麻烦十七爷今天下午你打发两个可靠的人来,我要安排着准备些东西”

   十七爷笑着说:“那没问题,你要的东西多吗?”

   我想了一下说:“有铁匠吗?”

   “还需要铁匠吗”十七爷惊奇的问

   “我要打一些细铁钎子、铁匣子”我笑着说

   “有的,这里有驻羽林军,有随军的铁匠”十七爷说。

   本来这些事让别的阿哥办也可以,但我心里想着和这位十七爷拉近关系,多了解一下这个人,所以就让十七爷去办。

虽然这个建议是我提的,但这群年青人的热情比我高的多,一个个都跃跃欲试,充满期待,我自己也想第一次起随康熙爷出塞时的激动欣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