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二十七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390 2014-06-12 00:21:32

      回到京城已近十月中旬,一连数日胤禛一直十分忙碌,我也难得见到他,只是偶尔相招过去陪他用膳。

   承欢见我回来,带了巧慧进宫来看我,已很久没有见到十三爷了,心里十分牵挂,问承欢:“你阿玛现在身体可好?”

   “我阿玛天天都进宫的,姑姑没有看见他吗?”承欢奇怪的问。

   “你阿玛天天进宫只是见你皇伯伯,没来看姑姑呀,如今连你皇伯伯的面姑姑都难得见一回了”我笑着对她说。

   “皇伯伯不陪姑姑,承欢陪姑姑吧,让阿玛去陪皇伯伯好不好?”承欢笑呵呵的说。一句话逗的巧慧和香草都笑起来。

   我揽一揽承欢的肩头,抚着她的脸庞宠溺地笑着对她说:“还是我们承欢和姑姑贴心,我们的承欢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姑姑喜欢有承欢陪着”。

   巧慧看着我说:“二小姐真是太溺爱承欢格格了,承欢格格一不听话,十三爷就说是被二小姐宠坏的,侧福晋还说承欢格格的性子越来越不安静了,这可不象大家闺秀的样子”。

   我知道承欢现在由兆佳嫡福晋抚养,兆佳福晋对承欢也很不错,可其它的福晋就不知道怎么了,于是对承欢说:“承欢,在王俯里可不能不守规距,你可是王俯千金,姑姑和皇伯伯宠你,也是因为你是个知书达礼的好孩子,知道吗?”。

   “我知道,在王俯里我可听嫡福晋的话了,只是偶尔有一点点不听侧福晋的话,她又不喜欢承欢,承欢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承欢昴着头不屑地说。

   承欢骨子里有绿芜的倔强,只是绿芜命运多舛流落风尘,她以静默忍耐掩饰了她的倔强,而承欢是天之娇女,她的倔强是不用掩饰的。只是生在帝王家,男孩子有这种性格也许能成就一番事业,可她是个女孩子,又是个天生的七窍玲珑心的人,如此不驯,我不禁微微的有点替她忧心。

   

   看着胤禛一回到紫禁城就忙成这样,更是怀念在承德避暑山庄两人朝夕相处闲逸温情的日子,想去看看他,才出门想着他回宫不久要处理事情太多,不想打扰他就又返回房间。

   刚洗漱完准备就寝,胤禛推门进来,我笑着迎上去挽着他的臂膀说:“怎么今儿有空过来了,不批折子了?”

   “想你了,几天没好好的和你说话了,想我没有?”胤禛笑着搂着我俯在我耳边说。

   “刚才想去养心殿看你,怕打扰你半路又回来了”

   “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我知道你想我了,所以我就来了”

   我伸手摇了摇他的下额道:“你是皇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不是吗?”胤禛吻着我的耳朵脖子声音腻腻的说。

   

   躺在床上,我靠在胤禛的怀里,抬头看着他问:“有什么高兴事吗?你今天心情大好呀!”

   “没什么能瞒着你,张广其平苗疆大捷,去了一个心腹之患,张广其真是个勘用之材,这次立了大功”。

   “我在西北时住在他的府中。和他接触虽然不多,但感觉这个人胸中自有丘壑,不是简单的一介武夫,没想到你会重用他”,我想说你不介意他是十四阿哥的人而重用他,话到嘴边又把十四阿哥略去。

   胤禛嘴角含着笑满眼柔情的低头看着我说“若曦,我诏见他时他说你告诉他说:见了皇上不论皇上问什么都要实话实说,皇上最不喜欢别人说假话搪塞他。我就知道告诉他这话的人一定是你。若曦,我们那时说的话你都还记得!”

   “什么时候忘记过呢?”想起当初他的真心承诺,让我终于向他敞开心扉,经历千难万险才有今天,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柔情。

   “若曦,在西北的时候想我没有?嗯”胤禛俯在我耳边摩挲着我问道。

   想起在西北时远隔千里绝望中的牵挂,心中一时涌出万般柔情,嘴里说着“没有”,手却情不自禁的伸进他的衣服,身体不由自主的贴向他,紧紧的搂着他。

   “若曦,你在夕阳下舞蹈时的企盼我怎会不懂?哦,若曦 若曦。。。。。”

   

   听到响动,我一下惊醒了,看到要起身的胤禛,懵懵懂懂的问:“要上朝了吗?”

胤禛转身笑着望着我说:“在山庄住的把上朝的事都忘了?”,随后用手抚了抚我的脸说:“你再睡一会吧,不用起来了”

看着他盈盈的笑脸,我突然觉得不舍得他离开,起身又搂着他的脖子赖在他的怀里,“怎么了若曦?”胤禛扳着我的脸问道。

“不知道,就是觉得心里舍不得你离开”我低声喃喃地说

   “你再这样我可就没法上朝了!嗯”胤禛眼睛里含着笑对我说

   我只好放开手让他起身,他搂了搂我,又亲了一下我的额头才转身离开。

   胤禛走了,我的心里依然恋恋不舍的,不想起床,躺在床上把手伸向他刚才睡过的地方还有丝丝的温暖,嘴角噙着丝丝笑意又睡着了,昨天夜里真的有些乏了。

   再度醒来已近晌午了,起身看见枕边放着一张粉笺上面画着一幅睡莲,信笺上放着一个木兰项坠,这是当初在东河驿站时从脖子上扯下来交给十三爷的。摩挲了项坠半晌又把它挂在脖子上,叫了香草进来侍候洗漱,洗漱时香草说:“皇上下了早朝过来,看主子睡的香没让惊动,还坐在这笑眯眯的给主子画了张画,皇上心情好的不得了”,我含笑看着香草说:“这些话不许随便向外人说,听到没有?”

   “我知道,只是不明白,皇上那么喜欢主子,主子为什么不让皇上册封?”

   “我要那些虚名做什么,真心真意才是最重要的”我静静地说

   “可皇上册封了主子,依然会对主子真心真意呀”香草不解的问。

   香草怎么会懂得我对沉溺于后宫的恐惧,“你不明白,别问了,好好做你的事,你的筝学的怎么样了?”

   “已经学会弹曲子了,承欢格格正在教我弹《春江花月夜》”香草得意地说

   “让高无庸去给你也置办一架筝,没事的时候自己练练,既然要学就学好”我说

   “谢主子,我一定好好学”香草认真的说。

   “ 我已经求过皇上安排人去找你的家人,下边已经回话了,说查了很长时间一直也没有你家人的消息,你放心吧,如果他们还在早晚都会有消息的”

   “谢谢主子,让主子费心了,主子的大恩大德奴才不知道该怎样回报呢?”

   “说什么呢!你和我的这份机缘岂止是主仆之情,千山万水都是你陪我走过来的,李忠和乔嫂也算是有个好结果了,将来希望你也有个好归宿,也算全了你我主仆的这份情意,只要我做的到的我一定为你做到”。

   “谢主子,我只想好好待在主子身边侍候主子”香草真情切切地说

   

   快到午膳的时候我让香草叫来高无庸问他皇上在做什么,高无庸说云贵的巡抚和一个姓张的将军来了,皇上赐宴了。我知道是招张将军觐见了,只是这番觐见和上次诏见是冰火两重天,没想到我在西北遇到的这个张将军竟有如此作为,以我有限的历史知识实在想不起这个人物来。以我到清朝二十多年的阅历,我知道,发生的就是历史上有的,我只是不明白其中的原由,再次回宫,我只想静静的待在胤禛的身边,不敢再有任何妄动,怕给别人招来意想不到的灾祸。这个张将军与我的这番际遇不知是福是祸。

   到了掌灯时分也没有见胤禛面,见养心殿的灯还亮着禁不住走了过去,高无庸见了我笑逐颜开地说:“皇上一个人在批折子呢”

   我笑了笑点点头走进养心殿,胤禛见我进来招手让我到他身边坐下,抚着我的头发问:“怎么了?中午就打发人来问我,本打算把手头这点要紧事处理了就去看你呢,你到自己来了,有什么事吗?”

   我头靠在他肩上柔情绵绵地对他说:“没什么事?就是想见到你”

   “若曦,你过去可是很少这样粘人的?”胤禛用手指划着我的脸说。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可我心里就是想见到你”我软软的说。

   胤禛揽了揽我的肩膀看着我笑着说:“你先回去,我把手上几件要紧的事处理完了就去陪你,你在这里这样我什么都没心思做,好不好?”

   “好吧”恋恋不舍地起身回到房中。

   一连几日我的心就像长在胤禛身上一样,离了他总是心神不宁的,见了他才安心,他也笑我说看着我象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这天下午,听高无庸说只有十三爷在养心殿和皇上说话,就打发了奉茶的宫女,自己沏了茶送到养心殿, 胤禛和十三爷见是我端着茶进来颇感意外,胤禛笑着对十三爷说:“老十三,看来是托了你的福才有机会让若曦亲自来奉茶呀”

   “那是皇兄金屋藏娇舍不得让若曦奉茶,我可是好久没喝上若曦泡的茶了”十三爷接了茶看着我打趣着说。

   “好久没见十三爷了,十三爷只顾着皇上,到忘记我这个知己了,自回到紫禁城我也好好见不着皇上,承欢说了,不如她来陪我,让十三爷陪着皇上呢”

   二人听我用承欢的话打趣他们,也哈哈大笑起来。

   “这次皇兄从承德避暑山庄回来,人变得神清气爽不说,身体也结实了好多,若曦你不光给皇兄吃了不少“草”,竟然还下河去抓鱼,是不是打算给皇兄做鱼汤不成,自己倒变成了落汤鸡啊?”

    胤禛竟然把这件事也告诉十三爷了,微嗔着胤禛:“皇上真是的,怎么把这个也告诉十三爷,你还告诉十三爷什么了?”

   “别的我什么也没说?” 胤禛抿着嘴笑着说。

   “难道还有别的什么有趣的事我不知道?”十三爷探究的问

   “没有了”胤禛放平脸认真的说。

   看来他没有说我给他跳舞和把弘昼他们灌醉的事,我笑眼盈盈的看着胤禛和十三爷兄弟两一唱一合打趣的样子,心里觉得份外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