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二十四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321 2014-06-08 10:34:34

     用完午膳,十七爷就打发了两个人过来,我细细的告诉了他们要准备的东西,列了单子让他们去准备。想起什么就写单子让他们去准备,承欢、香草兴奋的进进出出,连带着弘昼和塞布腾也跟着跑前跑后。

   晚膳后和胤禛正在院子里乘凉说话,承欢又跑了过来,胤禛见了她板着脸看着她说:“承欢,这会了你不在你的烟波斋里呆着,怎么又跑到这来了,你一天要跑几趟呀?”

   “皇伯伯,我找姑姑有事要商量”承欢并不怕胤禛,对着胤禛撒着娇说。

   “你们在忙些什么事?今天一天都看着你们进进出出的”

   我赶紧给向着承欢摆摆手,承欢笑嘻嘻的说:“不能告诉皇伯伯,这是个秘密”

   胤禛看向我说:“又是你在领着他们捣鼓什么吧?”

   我笑着对胤禛说:“你有你的事情要忙,我不过是闲着,领着他们热闹热闹罢了,你不要管了”。

   “不要闹出阁了,这些孩子们可是不能闹出什么事的!”

   “我知道,我有分寸的”

   胤禛看着我笑着摇了摇头转脸对着承欢说:“承欢,自从你来了,你姑姑天天都陪着你玩,都不管你皇伯伯了”。

   “那承欢没有来时,姑姑不是天天都陪着皇伯伯吗?现在承欢来了,皇伯伯把姑姑让给承欢几天不行吗?”

   听承欢这么说,我和胤禛都笑起来, 胤禛点着承欢的鼻子说:“那你什么时候把姑姑还给皇伯伯呢?”

   “等承欢走了,就把姑姑还给皇伯伯”承欢笑眯眯的回答

   “你不去看你的折子吗?”我对胤禛说

   “是要撵我走吗?”

   “不是,是怕耽误你的正事,等会我过去陪你”

   “好了,是我不耽误你们的正事了,我走了,你们忙”说完抬步走了

   看胤禛走了,我问承欢:“什么事这回子跑来?”

   “弘昼哥哥和塞布腾把船找到弄过来了”承欢轻声的说

   “你去告诉弘昼和塞布腾,不许他们自己到船上去,让他们找管理湖面的人明天安排人打鱼”

   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叫了香草来嘱咐她:“你和承欢到十七爷那儿去一趟,让他安排人把船看管好,不能让阿哥们自己划船到湖面上去,你也不许自己上船去,听到没有?”说着爱抚的摸了摸承欢的头发,承欢撒娇的在我怀里蹭了蹭跑了。

   打发走了承欢和香草,我到了书房,见胤禛正并未在看折子,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沉思,就走过去依在他的身边:“怎么,真的生气了?”

   “有了承欢你就不关心我了,是不是?我一整天都没见着你了”

   “你不是在忙吗?这也要吃醋吗?”我伸手划了划他的脸羞着他。

   “若曦,我们要是有自己的孩子,我都不知道你会怎么疼他呢!”

   我一听他这话,心中一阵黯然,我们不可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我的孩子,如果当初她好好的生下来,如今也会在这里蹦蹦跳跳乱跑了,也会有一天象承欢一样在青山绿水间欢歌起舞。

   我无言的伏在胤禛的怀里,胤禛紧紧的搂着我。

   

    第二天一大早带着承欢香草去看地方,弘昼和塞布腾也早早的跑来了,我让他们俩指挥着跟随的人挖坑、砌灶,陆陆续续的十七爷安排的人搬来了毯子、桌子、木碳、肉、调味品等等,铁钎子、铁匣子也都按我的要求做好送来了。

   十七爷不放心,又亲自过来,问还缺不缺东西。

   看见有人要下湖打鱼,弘昼和塞布腾也要跟去,承欢见了也撵着去了,我不放心,想叫他们回来,十七爷说:“不要紧,我安排了二条船,船上的人都是熟知水性的”。

   “那告诉他们不要贪多,打一些就上来,这边可等着用呢?”我对十七爷说

   “哪你不早说,我昨天让他们就打上来不是更好”

   “那就不新鲜了,再说了,这也就是图个高兴,什么都是现成备好的有什么趣?”

   “那也是”,十七爷转身吩咐一个随从去给打渔的和阿哥们安顿好,然后又问我还有什么需要的,我说基本上全了,如还缺什么再安排人去要,他笑着点点头说还要到皇上跟前侍候就告辞了。

   我看着巧慧、香草带着人把鸡、羊、牛肉按我的要求切的切,腌的腌都摆弄好了,远远的见承欢跑了过来,我迎上去见只有她一个人就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弘昼和塞布腾呢?你们捞的鱼呢?”

   承欢气喘吁吁地说:“弘昼和塞布腾打起来了,鱼还在船上”

   我一听,一下着急了,赶紧拉着承欢往湖边跑,远远的看见有二个人湖边的草地上翻滚,旁边的随从们无所适从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跑到跟前让他们俩赶紧住手,又让旁边的随从们把两人拉开,见两人的衣服都滚的不成样子,也没问他们为什么打架,催他们赶紧回去换衣服,同时安顿随从们不许出去胡说。

   把弘昼和塞布腾打发走了,又安排人把鱼送过去,我才拉着承欢问是怎么回事,承欢说:“都怪弘昼哥哥,下船的时候塞布腾来扶我,弘昼哥哥不让,把塞布腾一把推开,塞布腾摔倒了,起来就跟弘昼哥哥打起来了”。

   我心里隐隐有些明白,看看承欢还懵懵懂懂不谙世事的样子,叹了口气对她说:“不要把他们俩打架的事告诉别人,你皇伯伯知道了要生气的”。

   “知道了,我不会告诉皇伯伯的”

   

   等弘昼和塞布腾换过衣服回来,我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安排他们二人一起做这做那,渐渐的二人也由开始的相互讪讪的变的自然起来。

   看着巧慧和香草将腌好的鸡、羊、牛、鱼类肉放进大铁匣子埋进碳火里,又指挥他们把切成小块腌好和没腌的肉穿在铁钎上架在火上烤,等铁匣子里的肉烤发出香味时,十七爷带弘历和策凌也赶来了。

   把铁匣子从碳灰里扒出来,把烤好的东西装盘放到地毯上的矮桌上,顿时香味四溢,承允、弘昼和塞布腾一边吃一边一个劲的说好香。我笑着说:“你们呀什么好吃的东西没吃过,只不过今天这些东西都是你们亲手做的,上面没有皇上看着,没有规距拘着,自在了,感到吃什么都香的很”。

   “不是的,同样的东西上,姑姑做的就是比别人做的好吃”承欢边吃边说。

   我笑着用手指指她的额头说:“就你嘴甜”

   没有皇上、王爷们拘着,几位阿哥们放开了豪饮起来。对于策凌因着他和合术王子、敏敏的关系,对他感到很是亲切,和他攀谈中绕着弯问敏敏的近况,他也能感觉到我对他的善意,也愉快的与我攀谈起来,这个年轻人岁数和十七爷相差不大,言谈中得看出是个很有见识的人,我很是喜欢,只可惜不能表明我的身份,给敏敏带一声问候。

   十七爷、弘历他们放开豪饮时,我只是在一旁静静的陪着看着,十七爷喝酒很是节制稳当,弘历到底年轻些开始也很矜持,后来喝高兴了也放开畅饮起来,我只是留心着弘昼和塞布腾二人,见二人斗酒互不相让,嘴上手上都有些动做了,怕又扯出两人打架的事,就出面来制止,但二人哪里肯听话,十七爷和弘历不明就里,鼓动着他们继续拼酒,我知道这两人心里已经为承欢结了疙瘩,这样下去只怕又要闹出事来。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得让这二个人老老实实回去睡觉,不能在这惹事,否则不仅给胤禛没法交待,只怕还影响到喀尔喀部落和朝庭的关系”,于是就让人拿了三个碗来放到桌上倒满酒,对他们两人说:“我们三个人来拼酒,我喝一碗你们喝一碗,谁喝不下去了,谁悄悄的回去,怎么样?”,在坐的人一听先是一愣,随后都来了兴致,满怀兴趣的看着我们,弘昼和塞布腾一听我要和他们拼酒,开始有点不相信,见我笑眯眯的望着他们不象是逗他们玩的样子,也来了精神,这两只互相争斗的小公鸡有了共同的敌人一下子团结起来了一致对外了。这两个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那会把我娇娇弱弱的女人放在眼里,更不想在众人面前失了颜面,两人抢先一人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我也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一连喝了三碗后,二个人有点傻眼了,他们已有点撑不住了,可我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端坐在那里,喝到第六碗时,二人的手都有点端不稳酒了,我望着他们轻轻笑着看着他们把酒勉强喝下,然后起身,叫来二人的随从,让他们把主子扶着好好的送回住处去,二人这下不声不响的由着随从们搀扶着回去了。

   剩下在坐的人不可置信的望着我,我笑着对十七爷说:“今天谢谢十七爷帮忙了,大家玩的也很开心,我给十七爷敬个酒吧”说完倒了两碗酒与十七爷碰了各自一饮而尽,转眼看见香草站在一边,叫过香草说:“你给十七爷敬碗酒吧,谢谢他对你的救命之恩”,香草脸色绯红的过来倒了碗酒跪下举到十七爷面前,十七爷赶忙接过来,抬手让香草起来,举碗一饮而尽。

   

   回到狮子园,一觉睡到日落西山,起来问香草:“皇上呢?”

   香草说:“晚膳的时候,皇上听说主子在睡觉,过来看主子睡的正香就没叫醒主子,自己用的晚膳,这会子在书房呢”。

   “别的阿哥们有消息吗?“

“承欢格格来过,说是五阿哥和塞布腾都喝醉了,皇上问了承欢格格,承欢格格说了主子与五阿哥和塞布腾拼酒的事”。

   “皇上说什么了没有?”

   “皇上没说什么,只是让承欢格格回去别打扰主子呢”。

   “好,知道了”

   我稍微洗漱了一下,往胤禛的书房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