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十九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467 2014-05-30 00:16:52

     我告诉承欢:“我出宫的事不能让外面侍候的宫女、太监知道,否则他们会去告诉皇伯伯,我们就出不去了”。

   “皇伯伯为什么不让姑姑出宫?”

   “这是宫里的规距,只的你这样有腰牌的格格才能进来出去,我要出去只能假装是你的侍女才能出去,知道吗?”

   “那我们去向皇伯伯给你要个腰牌”

   “那多麻烦,我们只是偷偷出去玩一趟,再悄悄回来就可以了,不必那么麻烦”

   “那好吧,我们快走吧!”

   承欢到底是个孩子,要是别人是万万不敢的,但我知道,胤禛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把承欢怎么样的。

   告诉莲心和秋月我和承欢到御花园去玩,让她们和太监都不要跟着,只带了香草跟着承欢和巧慧向御花园走去,随后又转了弯跟着承欢向宫外走去。承欢本来就宫里宫外常出常进,而我本身就是以宫女的身份进的宫,穿上宫女的衣服一路畅通无阻的就出了宫。

   一出宫门,我就象出了笼的小鸟,一下子觉得呼吸也顺畅,心胸也开阔了,多少天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我们先到十三爷府上换了骑装,一行人带了几个侍从欢天喜地的来到郊外骑马场。

   当年在八贝勒府时曾和八爷、十爷、十四爷来过这里,第一次来骑马因不会骑而被十爷嘲笑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而如今物是人非让我感慨万端,当年那个跃马扬鞭丰姿翩然的八爷已归于尘土,一起嘻笑嗔怒无拘无束的十阿哥、十四阿哥被拘禁被贬谪,而如今我则成了一个怨妇,又被禁锢在紫禁城里终日独自伤怀。

   猛抽了一鞭,马儿负痛狂奔起来,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最能消散人心中的郁结,我不停的打着马一直往前狂奔,不知道前面已跑到什么地方,但是不想回头,就想这么一直跑下去,一直跑下去。。。。。。

   开始还能听到承欢和香草的叫声,到后来,耳朵里面只有呼呼的风声。也不知跑了多久,一直跑到马儿也跑不动了才停下来。看看周围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儿了,两边都是不高的山,山上树木葱郁,对这一带我也不熟悉,从前来过也是跟前阿哥们一起来,跟着他们跑,从来也不记路。但是我也不觉得害怕,反正也不知道自己想到哪儿去,也知道自己也跑不远,绕来绕去也就在北京城边,就象自己的命运逃不出紫禁城一样。

   信马由缰在山里随意的走着,转过一座山坡,远远的看见有一户人家在对面的半山坡上,打马走到山脚,看见有一男一女二个孩子在房前玩耍,见有陌生人经过,那个女孩子站着注目了我一会转身跑进屋里,过一会出来一个妇人站在门口,三个人一齐站在门前望着我,我也骑在马上远远的望着他们,站了良久,看我没有要过去的意思,妇人转身回了屋,孩子们又开始自顾自的玩去了,这户人家的男主人也许出去砍柴或者打猎去了,家里只有妇人和孩子。站着远远的看了半晌就打马向前走去,对这种男耕女织夫唱妇随平平凡凡的生活我也只有远远的看着的份。

   又打马走了一会,走到一处草木茂盛野花遍地的开阔处下了马,坐在草地上看着马在安静的吃草,暧暧的阳光照在身上,任风吹过脸颊,真希望能什么也不想就这样坐下去,不知坐了多久,怕承欢和巧慧她们担心,只能起身上马,坐在马上不知往哪儿走,想着还是找山坡上那户人家去问一下路,可是找来找去竟然再也找不到那户人家,真是太奇怪了,难道刚才我看到的只是海市蜃楼,并不是真的存在的场景,是我眼花了?心痴了吗?

在山坡上山沟里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回去的路,眼看着日头西斜了,知道承欢她们可要着急坏了,却也无可奈何,即使再不想回紫禁城也不得不回,再恨再怨心心念念的也只有他。想了一想,打马向着旁边一坐最高的山爬去,爬了近一个时辰好不容易上了山顶,太阳已快要落山了,西边晚霞满天,绚丽多姿,山边树梢如同渡了金边,连空气都象是金色的,而紫禁城就在东边,殿宇巍峨迤迤逦逦,恍惚间觉得紫禁城也变得不真实了,我象是站在现代的山项上,而那个紫禁城是与我隔了三百年的一个幻境,我和他之间有着三百年代沟,他要我变成他他后宫中的一员,而我却要把他变成我一个人的胤禛,我们在紧紧的拉着对方,撕扯着对方,将双方撕扯的遍体鳞伤。

一座山坡后有袅袅炊烟升起,原来我前面看到的那户人家是真的存在的,只是我绕来绕去终究是错过了走过去的路。

   远远的看见似乎有人在东面的一条山道上移动,想着也许是承欢他们在找我,于是我也沿着山道缓缓的向着东面下去,快走到山角下时,看到等在山脚下的何止是承欢和巧慧他们,十三爷站在路边身后跟着一大群侍卫也在山脚下。

   走到他们跟前我下了马,承欢一见了我,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搂着我眼看着就要哭出声来,带着哭腔说:“我和巧慧姑姑找也找不到你,我们都害怕死了,阿玛也骂我了,姑姑你到哪去了?我们到处也找不到你?”

   我揽着她在她头发上亲了亲,向她笑了笑说:“姑姑没事,姑姑好着呢,姑姑就是迷路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十三爷面色沉沉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我知道他是生气了,过去他从未用如此态度对待过我,我知道胤禛肯定已知道我偷偷出宫了,这一阵在养心殿里不知道是怎么一番情景呢?否则十三爷不会亲自带人出城来找我们。巧慧和香草更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站在一边,她们知道今天是闯了大祸了。

   我看着十三爷若无其事地说:“我在宫里呆的闷了想出来转转,刚才我只是迷路了”

   十三爷也看着我。半晌,微微叹口气说:“回吧,皇兄等的着急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城里时天已经黑透了,远远的看到紫禁城心里一阵难过,抗拒着不想进去,我勒住马不想往前走,转头看向十三爷,十三爷看了我一眼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快走吧”,打马就要往前走。

   “我饿了,我一天都没有吃饭了”我耍赖说

   “回宫里吃,宫里准备好晚膳了”

   “我不回宫吃饭,我要在外面的酒楼里吃,否则我就不回宫”

   “若曦别闹了,你今天闯的祸还不够大吗?中午发现你不见了皇兄脸都急白了,整个御花园都翻了个遍,若不是从我府上打听到你和承欢去骑马了,只怕这会子整个北京城都要翻腾遍了,就怕你出了宫又转了心思不肯回去,皇兄才让我来找你,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

   “反正祸已经闯了,我不想现在回去见他,我要吃完饭再回去”我固执的说。

   十三爷见强不过我,只好说:“好吧,反正我和皇兄都拿你没有办法”随后让跟随的侍卫先回去,又打发人给皇上报了信。

   “我要去京城最好的酒楼”看十三爷答应了我也高兴起来

   十三爷笑一笑着说:“行,那就去醉仙楼,那儿的酒最好”

   我一听,看了十三爷一眼,二人相视一笑

   挑了个楼上的雅座坐下,巧慧和香草在旁边侍候着,十三爷看着承欢说:“你知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如果你姑姑今天有什么闪失,你看你皇伯伯怎么责罚你!”

   “好了,十三爷,你知道这不关承欢的事,又何必要吓唬她,我知道是我的错,怨不得别人”

   “行,你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再不能有下次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突然失踪皇兄都要急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任性?”

   “他有什么好急的,难道他还缺女人陪他吗?只怕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十三爷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说:“若曦,你不能这样为难皇兄!你难道还不懂皇兄的心吗”

   “是他不懂我的心!是他根本不想懂我的心!好了,十三爷,我们不说这些了,我要喝酒”

   酒真是好东西,一醉能解千愁,我一面对自己笑着一边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十三爷悲悯的看着我,我知道胤禛一定告诉他我为什么生气。十三爷是唯一知道我内心想法的人,我告诉过他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从心底拒绝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更何况是一群女人,因此他也是唯一懂得我现在的痛苦的人,但他也无能为力。“若曦,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过去我曾担心你对皇兄用情不专辜负了皇兄,而如今看你这样,我真的很难过,你们俩都那么在意对方,却又总是互相伤害让对方痛不欲生,你们这是何苦呢?”。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是不是这样?十三爷”

   十三爷眼神定定的看着我说“若曦,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呀?难道你后悔和皇兄在一起了吗?若曦,别喝了,你喝的太多了”

   “十三爷,我怎么办?我不是要故意为难他,是我变不成他后宫妃子里的一员,我无法和那么多女去分享这个我爱的男人,如果我不爱他我可以不在乎,可我爱他就要他全心全意的对我,他如果不再是我的胤禛,我一个人在这诺大的紫禁城里又有什么意思,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自已喝了多少酒,但我的脑子很清楚,我只是不能骑马了只能坐轿回到宫中,知道莲心和秋月服侍我沐浴更衣,知道我很累躺在床上,知道胤禛来了,知道他看着我抱着我亲着我叫着我的名字,我抱着他不停的哭不停的哭,问他他到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他了?我在这个世界上不能没有他!他说他就在我身边一直都在,他不会离开我。有眼泪滴到我的脸上,我觉得那也是我自己的眼泪,他紧紧地抱着我,在他的怀里我终于觉得安心了,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