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十五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164 2014-05-23 20:59:32

    胤禛还在养心殿议事,我默默的环视着这间我曾经住过的房间,房中的一切陈设都未改变,就如同我出了一趟门又回来一样。高无庸说:自从我离开后,皇上不让人动这个房间的任何东西,经常让人来打扫,皇上时常一个人坐在这里,什么也不说,有时要坐很久才离开。我心里万般滋味不知是苦是甜,胤禛如果你真的那么爱我,怎么会那么快就选秀女?怎么又会有李贵人?有孩子?如果你心里有过别人又何必留下这些,你的心意到到底怎样?你是我的胤禛?还是高高在上皇上?我现在也把握不住他的心意。

  来侍候我的是两个陌生的宫女莲心、秋月,现在养心殿里除了高无庸别的宫人我都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回来才换的新人,高无庸看到我又惊又喜,但并不敢多言,我也只是轻轻一笑。我现在的身份对外说是宫女张小文,但我和他彼此心里都明白我是谁。当初我在这的时候很是善待下人,也没有少给他解围,胤禛素来面冷,处事严苛,心思又难以琢磨,侍候他的人都很怕他,我在时遇事还能给他们解解围,所以看到我回来高无庸是高兴的紧。

  这次进宫我只带了香草进来,临进宫前我将李忠和乔嫂叫来,并没有告诉他们我要进宫。只是给他和乔嫂一人一千两银子,告诉李忠让他悄悄的先去向十四爷辞行,如果愿意最好带乔嫂回张掖老家,安生过日子,我知道十四爷早晚是要被圈禁的,他早晚也是要另谋生路的。这两年的相处他对我一直忠心耿耿,真心呵护,远胜于一般主仆,在感情上也有些舍不得他们,但我此次进宫不可能带着他。我看这两年这他和乔嫂在一起相处的很是默契,也希望他们能安安稳稳的过日。此番进宫,我身份不明,日后不知会有什么风言风语,我不想他们卷进这场是非之中,只要涉及到皇宫里的事,说不定因此丢了性命也未可知,我不想玉檀、王喜的悲剧再上演一次。临走时我再三叮嘱他们,关于我的事情除了十四爷对任何人都不可提起,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李忠跟着十四爷多年是经过事的人,听了我的话知道这里面的轻重。虽然他们俩也都舍不得离开我,但也都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排。

在西北的这二年是我在清朝过的最自由自在的日子,但在十三爷出现在驿站客店门前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

  天越来越暗了,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渐渐陷入黑暗中的紫禁城,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在我点头的那一刹那,不,在十三爷出现在我在面前或者更早,就决定我现在和今后都只能留在这里了,没有别的选择。可现在我将要面对的这个胤禛还是不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胤禛?我现在是宫女张小文,没有了十四爷的那道圣旨,我的命运就全在胤禛的一喜一怒上,他如果不再是我的胤禛了我该怎么办?这紫禁城我是休想再飞出去,即使我知道他今天的情意,但我不知道明天的,因为他是皇上,他拥有全天下所有的一切,什么都有可能改变。

  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胤禛还没有过来,他知道我已到宫里,是因为真的有事在忙,还是和我一样,对两人真的再次面对心有恐惧,近乡情更怯,对他来说我们是阴阳相隔近二年了,对我也一样,他是一个即亲近又陌生的男人。

  我抱膝坐在床上等着他的到来又怕他到来,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股冷风随之而来,我轻轻的一颤,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却忘记下床去给他行礼,直到他站到床前看着我我才猛的惊醒,下床要给他行礼,他一把拉住我把我拉进怀里,紧紧的搂着像是要感知我的温度我的存在,好久才声音软软的说:“若曦,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又回到我身边了吗?”

  我的眼泪慢慢的浸出浸入了他的衣服,刚才的恐惧都消失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胤禛,是我,我回来了,我舍不得你,我不得不回来找你,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我无法安宁”。

  “在进门的时候,我真的害怕,我怕我进来后却看不见你,你离开的日子里,我总觉得你就在屋里,可我来了你却不在,若曦,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也想你,胤禛,我以为你永远不肯原谅我,不肯再见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绝望?”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答应我以后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永远都和我在一起好不好?”紧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梦里不知道多少回这样相拥在一起,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如今却又能相依相偎。

  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我觉得满心的幸福,忘掉那些不愉快吧,不管以后如何,我要紧紧的抓住现在。

  一觉睡的甘甜,隐隐觉得有人坐在床边看着我,心里一惊猛的睁开眼睛,看到胤禛正俯身盯着我看,梦里不知身在何处,看到他的脸一时以为在做梦,看到他在微微的笑,才觉得这不是在梦中,看着他的眼睛伸手抚了一下他的脸,他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他的脸颊上,突然意识到天已大亮了,惊的起身说:“你该上早朝了怎么还在这?”,他的笑一下溢出眼角:“傻瓜,都已经下朝了,快日上三竽了”,我一下不好意思起来,“看你睡的香,没有惊动你”,说完又坏坏的笑着,看着我的眼睛说:“是不是昨夜太辛苦了,睡得太沉,我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了”,想起昨夜久别重逢的缠绵,我的脸顿时火烧火燎的,“你可是皇上,不许胡说”伸手拉了被子盖在脸上。他拉下被子拽我起来说:“睡醒了就起来吧,给你传早膳了”。我看看天色还早,就奇怪的问:“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朝了?”

  “想来看看你就让他们早早散了,等会在养心殿还要议事,不在这陪你了”

  “既然有事,又何必赶过来,快去吧!”

  “过来看看你还在不在”说完用手指在我脸是拂了拂

“我还能飞走了吗?”

“我再不会放你走的”

说完站起身走了出去。看他如此挂心我,心里是满满的幸福。

  

  承欢因着我的在宫里也经常来宫里,她从小本就是养在雍亲王府的,是跟着阿哥们一起读书长大的,因是女孩子对她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识字就行了,可她的聪慧过人,一学就会,触类旁通,虽然岁数比弘历、弘昼小,却也一直不逊色与他们,所以就一直与他们一起上学堂,只是没有阿哥们那么辛苦。后来阿哥们都已长成,开府建衙娶妻立业了,就人没有陪她玩了,她在宫里待的时间就少了,如今我回到宫中,她就常常进宫来陪我,巧慧自然高兴常常随她进宫来看我,香草跟承欢年级相仿,又极伶俐,跟承欢很是投缘,通常巧慧在我跟前侍候,香草到是陪着她满宫里跑。

  这天承欢本在我房间里写字,听说弘历哥哥进宫到熹贵妃宫中去请安了,她就领着香草到熹贵妃宫中去找弘历。巧慧陪着我坐在房间的暧坑上说话,这次我回来后巧慧象是总也看不够我,眼睛总是围着我转,好像她一转头我就又会消失不见了一样。我靠在大迎枕上看着书,见她又盯着我看,就笑着问她:“又在想什么,盯着我连眼珠都不转”。

  “二小姐,这次见你气色真是好多了,身体也比以前硬实,你和大小姐一样,都喜欢西北自由自在的生活,回西北这二年,二小姐真是像新生了一样,要是大小姐不到北京城,只怕现在还好好的呢!”

  听她说到姐姐我心里黯然:“我这次回西北去看了姐姐和常青山,他们的墓背靠着雪山和青松,面对着大漠戈壁,他们正自由自在的傲游在他们俩人的世界里,他们在那个世界里很幸福的”。

  巧慧见我泫然欲涕的样子,赶紧说:“大小姐现在一定很幸福的。二小姐,大小姐要是看见你现在这样也会很高兴的,皇上待二小真是很好,当初皇上听说二小姐不在了,赶到遵化伤心欲绝的样子,我看了都不忍,可又不敢说实话,二小姐也很爱皇上是不是?”。

  我听巧说皇上到遵化的情景心里一阵暖意,抬眼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感觉它照进来也是暧洋洋的,因着他的爱,这紫禁城的也不觉得那么冰冷了。

  看我嘴角微微含着笑意微笑不语,巧慧说:“二小姐真的很爱皇上,也真的很幸福,可二小姐为什么不让皇上给你封号呢?”

  “为什么不要封号呢?”我心里在暗问自己,我是拒绝成为他众多后妃中的一个?还是拒绝把自己的一生都埋在这紫禁城里?难道我还是不舍哪海雨天风,来去自活的生活?还是我对他的爱没有足够的信心?

  我把手伸到阳光下,笑着说:“我要那个封号做什么?他要是爱我,我就是他心中的唯一的人,比什么封号都好,他要是不爱我了,这紫禁城里的任何东西我都不要?”

  “皇上是爱二小姐的”

  “是的,他是爱我的,所以我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