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十四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6366 2014-05-21 22:43:34

     爬在床上不知哭了多久,眼泪象是从心里流出来,把心都流空了。坐起来靠在床头,眼中已没了泪,可心还在抽痛。在西北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他早已有新人在侧,可那只是猜想终究不是现实,心里再难受还能控制着自己不去想,隔着那么远感觉也那么远不象是在想他。可今天那一切猜想都变成了残酷的现实,那些人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象针扎在心上。他已另有所爱,还有了孩子,去年我才死去他就选了秀女,还生了孩子,这真的是爱过我的那个胤禛吗?过去总以为不论他做过什么伤害过我的事,其码他曾经爱我的心是真,十年相守相望的情是真的,以身相护的意是真的,他因八爷恨我怨我,我都能理解,我相信那是因为他真心的爱我,看重我们的情,可如今这算什么,所有过往的一切都可以一转头就忘记吗,我在那紫禁城中寻寻觅觅,苦苦相守不就是因为他当初的真心,他的真情吗?难道这么多年我真的是痴心错付了吗?我当初为什么还要活下来?不就是因为那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吗!不、不、那不是胤禛,那是十四阿哥,难道我当初的坚守是错误的?我的选择也是错误的?我真的爱错了人!

  胤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是的,你是皇上,可那又怎么样,不论是马尔泰若曦还是张小文,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在清朝,我要的都是一份忠贞不渝的爱情,我以为我找到了,可到头来竟然是镜花水月。

  听着有人敲门,以为是李忠他们,我擦干眼泪站起来去开门,打开门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十三爷,我们呆呆的站在门口凝视着对方,恍如隔世,“若曦”,那叫着我名字的熟悉声音传入耳中的一瞬间,我的眼泪一刹那滚滚而下,十三爷迈步进门向我伸出双手,我抓着他的胳膊头抵着他的肩头,深深的啜泣起来“十三爷”。

  十三爷拍着我的后背说:“若曦,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这真是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随后又推开我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

  我看着他真心喜悦的目光,心里涌起丝丝暧意问到:“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说来话就长了,现在你好好的就好,你不知道皇兄有多寄挂你,以为你不再了皇只有多伤心”。

  一听到十三爷说起胤禛,我的心一下沉了下来,脸也顿时阴沉下来:“是吗?他还记得我吗?”

  “若曦,当年你给皇兄的信,老十四套在自己的信封里,皇兄以为又是老十四写来的挑衅的诗所以没看,接到你去世的奏章,皇兄伤心欲绝连夜就赶到遵化去看你”。

  听到十三爷说胤禛连夜赶到了遵化去看我,我心里一动,可想到他的伤心欲绝才维持了几天就开始选秀,又和别的女人情欢意好,生儿育女,他的为我的那点伤心欲绝到底有多少?

  我撇开脸看着窗户冷笑着说:“伤心欲绝!然后呢?然后就去选秀女,就去和别的女人情欢意好,生儿育女”

  十三爷定定的看着我的脸半晌,问道:“这就是你为什么突然要离开北京城的原因吗?”

  “是的,本来我还想找你带我去见见他,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我低下头停顿了一下说:“我拜托你一件事,如果此次皇上传诏张总兵是为了他与十四爷的事,请你代为求情,张总兵绝无和十四爷串通,他们频繁交往全是因为我,你们不要因十四爷牵连他”。

  “若曦,关于李贵人的事我没有什么好说,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若曦,他是皇上啊,你一走二年,你不能要求他不接触别的女人”

  “他不仅是另有女人,而且他是另有所爱。十三爷,当年我在紫禁城,八爷的额娘良妃娘娘去世后,我在良妃娘娘宫门前叩头,遇到圣祖皇帝路过宫门,圣祖皇帝当时只是停轿看了一眼挥挥手就走了,难道我对他来说也只那一瞬间的回首与住足吗?如果真是这样?是不是我当初爱他爱错了?”

  “若曦,你不能这样想皇兄,皇兄对你的情意你应该明白,你虽然离开了皇兄,但皇兄从来就没有忘记你,知道你还活着,你不知道皇兄有多高兴,跟我回去吧,皇兄在等着你”

  “我不回去,你说的对,他是皇上,已不是我的胤禛,他已经变了,你当初就劝过我,我不能只守着过去的一切不变,是我痴心了”

  说完我从脖子上取下一直挂着的木兰玉坠,交给十三爷说:“即便他是皇上,我也要一份忠贞不渝的爱情,如果他没有,我就不要了,我不会为了那帝王一瞬间的回首与住足留在紫禁城”。

  十三爷看我说的这样绝决,无可奈何的望着我说:“若曦,你怎么还是这么倔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皇兄会有多伤心,你对于他绝对不是其它女人可以比的”。

  “和别的女人比!回到紫禁城去和别的女人争他的那一点宠爱,十三爷,你觉得那样我在紫禁城里能活下去吗”。

  十三爷默默的望着我,眼中充满了哀怜,他理解我,面对现实却无可奈何,“若曦,你爱的是皇上”

  “所以我错了,是吗?”

  “若曦,如果你现在不愿意见皇兄,那你先到我府上住下吧?”

  “我不想进北京城”

  “若曦,能再次相见,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承欢有多想你,你不在这二年承欢性情变了很多,自绿芜离开,她视你如母,你去见见她吧”。

  听十三爷这样说,看着他企盼的目光,我的心一下软了,想着承欢,想着十三爷这个知己,我不由点了点头。

  十三爷吩咐把以前绿芜住的跨院收拾了一下让我住进去,承欢还在宫里没有回来,天已经黑透了,我洗过澡换了衣服,头发还没有干透,就象在西北一样,头发两边辫了细细的两根辫子,在脑后用稠带扎住,拢住头发,静静的站在烛光前, 看着烛光一跳一跳的,脑子里面乱乱的不知该想些什么,只是一味的发呆,突然爆了一个灯花,吓了我一跳,我向后一晃,这时门一下被推开了,他迈步走了进来,门在他身后轻轻的关上,他站在门前望着我,我站在灯前望着他,不知是因为我在亮处,他在暗处的,还是因为我的眼中已涌上泪花,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望向他,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站在我面前,伸手把我拉进怀里,紧紧的搂住我,只是那一瞬间,以为有万千的怨恨此时都统统化为乌有,伸出手紧紧的搂住他,伏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所有的委曲、思念都凝聚在这哭声里,直哭的身子都软了,才听到他在耳边喃喃地轻声叫着:“若曦、若曦、若曦”,感觉到他的脸在我的脸上轻轻摩挲。

  他轻轻的抬起我的脸,在灯下细细的看着,我只是痴痴的看着他,感觉他越发瘦了,伸手抚着他的脸,他的唇,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这张脸,这个人梦里念里不知回想了多少遍,如今近在眼前却如在梦里,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脖颈里“胤禛”,他的下颌抵着我的头发“若曦”,我们就这样默默的良久相拥。

  他理了理我的头发,又把我揽进怀里:“若曦,跟我回宫吧!”

  我的身子一硬,他立即感觉到了,更紧紧的搂了搂我:“若曦,十三弟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不要再跟自己过不去了好不好,你是爱我的,我也爱你,这一点从来都没有变过,跟我回宫吧“。

  这就是他给我的答案,让我不要跟自己过不去,让我无条件的接受他所做的一切,他是皇上,他给我什么我就要接什么。

  我挣脱他的怀抱,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我是爱这个男人,用了我全部的感情,用了我的生命,跨越千山万水,跨越百世沧桑,难道就是为了圈在紫禁城里的一个小院子里,等着他雨露均沾后的一点温存吗?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再爱他,我也不能变成那样一个可怜虫,我宁可在外漂泊,宁可在千里万里之外想他,也绝不能接受那种生活。

  看着我使劲的摇头,他立刻变了脸色,“若曦,你到底要怎样,难道你非要这样折磨我吗?”

  “可你知不知道你在怎样折磨我?胤禛,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个世界里,我是不会来到这个世界的,可现在我觉得我当初不如死了”

  “马尔泰若曦,不论生死,我绝不允许你再离开我”胤禛咬着牙狠狠地说。

  胤禛转身而去,我坐在床上欲哭无泪,的确,没有他的允许我哪也不能去,什么也不能做,二年前他一心只想做我的胤禛,二年后,他已是我高高在上的皇上了。

  一直坐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睡着,等我睡醒时已是晌午,香草和二个侍女服侍我洗漱完毕,就听着十三爷在院中问话的声音,知道我已以洗漱完毕,就由侍女通报了进来,身后紧跟着承欢,承欢见了我并没有想像中的欢呼雀跃,而是静静的望着我,眼神疑惑而茫然,她比两年前消瘦了很多,长的越发像绿芜了,我向她伸出手,她才走了过来,我把她搂进怀里,她似乎才感觉到我的存在,低低叫着:“姑姑”,依然是一幅怯怯的不敢相信的神态,全然没有了二年前的娇憨活泼。

  我看着十三爷,十三爷说:“你走了以后承欢好像一下子长大了,不爱嘻闹了,安静了好多”。我知道我的离开对承欢打击很大,她是那么依恋我,我的离开让她一下子觉得无依无靠了,额娘回到她身边没多久刚熟悉依恋了就消失了,有了一个真心爱她的姑姑没多久又消失了。

  胤禛离开后,十三爷也再没有提入宫的事,承欢则天天腻在我这里,我比以前更娇宠她怜惜她。十三爷下朝回来的早就到我屋里坐一会与我和承欢聊一会天,巧慧因着我的回来而欢天喜地,也天天围着我转。

转眼到了新年,这个新年过的格外热闹,香草因承欢和她岁数差不多,性格又相投,侍候承欢的时间比侍候我的时间多,二个人一会儿跟着乔嫂剪窗花,一会儿又指使着小厮门堆雪人,忙的不不亦乐乎。

  正月十五闹花灯的时候,承欢叫着要去看花灯,非要拉上我也去,可十三爷却对承欢说:“姑姑不能出去”

  我又气又笑道:“难道你怕我跑了吗?”

  “不是怕你跑了,是你不方便出头露面,谁都知道马尔泰若曦是十四爷的侧福晋,而且已经去世了,巧慧和承欢都被安顿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回来了”

  我默然了,我一直纠结与和胤禛的爱怨,已忘记了还有这一点:“是呀,如果我死了我不应该在这,如果我活着我还是十四爷的侧福晋怎么能在这里?”

  过完正月十五,一连好几天十三爷都没有过来,巧慧说:”十三爷已经好多天都没有回府了,一直住在宫里”。

  “宫里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上次皇上病了十三爷也在宫里住了好长时间”

  难道是胤禛又生病了?上次相见只是觉得他瘦了好多也憔悴了好多,如此一想,心里万分焦急,可如今身份所限又不能出面去打听,巧慧她们都是下人宫里的事也不方便打听。想了一下叫了承欢过来:“承欢,你好久没有去宫里给皇伯伯请安了?你去宫里给你皇伯伯请个安好不好?”

  “姑姑你不去吗?”

  “姑姑就不去了,也不要说是姑姑让你去的,知道吗?”

  承欢眨着眼睛看着我说:“不能对皇伯伯说是你让我去请安的对吗?”

  “是的”

  “我知道了”

  傍晚,十三爷和承欢一起回到府中,十三爷过来屏退众人后,坐在桌旁,我看他显得十分疲惫给他倒了一杯茶,他手抚着茶杯望着我说:“既然如此惦记为什么还要那么倔?”

  我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茶杯默然无语,我的确放不下他,但我却又无法退让,我做不到和那么多女人分享这个男人,还能假装幸福,这次选秀是李贵人,下次还有王贵人、赵贵人,我不能想象以后一直要在那种煎熬中生活。

  十三爷看我低头不语,叹口气说:“皇兄没事,近来苗疆一直不安定,朝庭准备对苗疆用兵,兵马粮草万事陈杂,今天是皇兄让我回来看看家里,明天一大早就要进宫,这一段时间都可能不得空回来,你照顾好自己”。

  “十三爷也要顾惜点自己,我看你的身体越来越不如从前了”

  “朝里的事太多,这些年朝中一直都不是太安稳,我哪敢稍有松懈,一个疏忽朝中可能就有大乱子,我这些辛苦比起皇兄有算得了什么,皇兄一心精勤求治,常常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他才最辛苦,皇兄上次大病,积劳成疾是一个原因,因以为你去世,心里悲痛郁结才是更重要的原因,若曦,他是皇上,一国之君,你即然爱他,为什么就不能体量他,退让一点呢。”

  十三爷见我还是沉默不语,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说:“承欢去给皇兄请安,你以为皇兄不知道怎么回事,皇兄让我回家看看,我也知道到底要看谁,你们俩个就一直这样拗着吗?皇兄肯定不会再放你离开,可又拿你没办法,皇兄做事一贯胸有成竹,干脆利落,只有对你束手无策,你在他心中的份量,你自己掂量”。

  十三爷说的这些有的我知道,有的我不知道,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感情这道关,我要的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爱,不是一个帝王对我的恩赐。如果我还象当初只是为了找一棵庇护的大树我可以不在乎,可我全心全意的爱上了他,我就要他的心。

  一连数日不见十三爷回府,我一向不关心朝政,可事关他我就不可能置之度外,当年西北用兵几乎举全国之力,他就殚精竭虑,几乎不眠不休,如今又不知怎样操劳。

  这天傍晚十分巧慧过来说十三爷回府了,可精神不大好就歇下了,十三爷打发她过来告诉一声说明日再过来看我,但到了第二日一大早巧慧就进来说十三爷昨晚突然发病,现在太医院的太医都来了,到了晚间就传进话来说十三爷不大好了,人都吐血了已经昏迷不醒,承欢偎在我怀里一双受惊的眼睛不停的望着我,我只能强笑着安慰她说不碍事的。我知道十三爷要到雍正八年才殁的,现在才雍正五年,可现在我不方便去看他在只能在这干着急,不知到他现在到底怎么一个情况,整整一夜都未能入睡,只搂着承欢合衣假寐了一会,下人一直来来回回的探听着消息,到凌晨才有消息传来说十三爷缓过来了,现在安稳些了,大家才都松了口气。

  刚上灯的时候,巧慧过来说十三爷传话让我过去,我略微修整了一下,穿了件披风载着风帽赶紧过去,旁人都被打发出去,十三爷静静的躺在床上,见我进来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把披风挂到架上走到床前,看他脸色苍白而憔悴,这个以前最倜傥不羁英俊洒脱的奇男子,如今竟瘦的皮包骨头,眼泪竟忍也忍不住,十三爷无力的笑了一下说:“我不碍事的,就是怕你担心才让你过来,否则你就一直悬心,到头来伤了自己的身子”。我眼中含着泪望着他会心的笑了一下,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这么心意相通。

  看他有想起身的意思,赶紧上前扶起他在他身后垫了一个大迎枕,他眯着眼睛歇了一会又望着我说:“若曦,回宫去吧,回到皇兄身边去吧,去陪着他,我这次暂时无碍,但你看我这身子骨只怕也来日无多,皇兄一个人在那儿撑着这片江山不知有多孤独,他总是一个人自苦,没有人能理解他,只有你才能走进他的心里,不要让他那么伤心难过好不好,他是皇上,他也是从小带着我长大的四哥,你不在的日子,他有多难过我知道,可我帮不了他,可如今你回来了,你能安慰他,让他幸福的,为什么还要为难自己为难他?”。

  我一边听一边默默垂泪,想着他和十三爷一样越来越清瘦的脸,那双阴郁的眼睛,我怎么能不心疼,十三爷这一病只怕他更是百上加斤。

  这时门开了,有下人来报皇上来了,我站在那儿正不知是走还是留,他已走了进来,看见我稍停了一下就径真走到床前,我微微向他行了一个礼,他抬了一下手。十三爷:“这么晚了皇兄怎么来了?”

  “看了一会折子,实在不放心你,就过来看看”

  “谢皇兄关心,我这一病只怕皇兄更要操劳了,皇兄也是大病才愈,也要保重身子,再不可过于伤神呀”

  我看向他的脸,脸色青白脸颊清瘦,感觉只是因为有股气在撑着才不显疲惫憔悴。心里隐隐的疼,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不看我,只是向着十三爷说:“这些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好休息,保养好身体,都是因为太劳累了才如此”。他只是看着十三爷说话,仿佛我不存在,原本就冷峻淡漠的脸此时更是一脸的疏离。我见他如此,转身行了个礼就想离开,

十三爷看我要离开叫道:“若曦,别倔了,听我的话跟皇兄回宫吧”,

我停下脚步看向他眼睛,他也定定看着我,眼中有悲伤也有愤怒,这个让我又爱又恨又不舍的人,我停下身转过脸去泪水顺着脸颊止不住的流下来。

他伸手揽着我脸埋在我的头发里切切地说:“跟我回宫吧!”

看着十三爷如风中残烛的身体,想着他不过也只有八年的时间,虽贵为皇帝却过的如此辛苦,心中的酸痛无法言喻,偎着他的肩膀微微点了点头,他轻轻唤了声“若曦”,揽我的胳膊紧了紧。因十三爷在跟前,我推了一下他离开点。对他说:“我想等十三爷稍好点再进宫”

  “好,你进宫想要什么名份都行,你好好想想,我让宫里准备”他此时转了脸色含笑着说

  “我不想要名份”

  他看着我,脸色渐渐变冷,“你还是不想留下来是不是?”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你到底要怎么才能安心的留下来!”

  十三爷见胤禛如此动怒,叫了一声:“皇兄”

  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我慢慢的跪下望着他说“我不想要什么名份,我只想安安静静的陪在皇上的身边,我什么都不要”。他低头看着我,微闭了一下眼说:“随你吧”。

  三日后,我以宫女的身份再次回到紫禁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