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三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3062 2014-05-18 14:04:22

    马车顺利离开遵化后一路向西,车上铺着厚厚的褥子,我换了男装,斜靠在被子上闭着眼睛假寐着,虽然我有了好好活下去的愿望,但身体依然虚弱,随着马车的颠簸,我的心也一起一伏的,不知是喜是悲。

  怀里揣着十四阿哥给在西北驻守哈密的一个总兵的信,随身只携带了银票和那些从宫中带出来的贵重珠宝,这些才是今后安身立命的东西,够我几辈子用的,而那些烙刻着深深记忆的物件,都留给在了那幽幽深宫和森森皇陵。我一遍遍的对自己说:“我是张小文,我是张小文,我要去过自己来去自由的生活,我再不要任何束缚,马尔泰若曦已经死了”,可是我对自己说一千遍却依旧泪流满面,手握着挂在脖子上的木兰挂坠,依然能感到心在丝丝牵疼。伸出头去告诉李忠绕过北京城,我不愿再见那伤心之地。

  一路上我们晓行夜宿并不急着赶路,尽量走官道,所停留之处都歇在最好的客店,并非因为不缺钱,只是为了这样更安全。张小文在现代社会里走南闯北多少年,积累的常识在这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用着也顺当的很。

  走了三四天,进入河南境内,李忠问:“快到开封城了,要不要进城?”,开封在我现代人的意识里也是一座古城,有“十朝古都”、“七朝都会”之称。北宋画家张择端的作品《清明上河图》,图描绘了北宋时间清明时节京城汴梁及汴河两岸的繁华和热闹的景象和优美的自然风光,现如今虽然没有了当时的繁华,但也是值得一看的。这几日旅途劳累,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就说:“好吧,我们进城吧,找一家好客店,我想在这歇几天,我知道十四爷说你对这边都熟悉,但这次我们路上要避开熟人,知道吗?”

  “好的,我明白”。

  李忠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干汉子,在十四阿哥俯邸时我一直深居简出,很少和府里人来往,对这个人我过去并不认识。这次十四阿哥让他送我走,想必是个牢靠的人,也都嘱咐好了的,一路上我虽没有明说,但他对我的身份大概心里也有数。所以一直对我恭恭敬敬,但我看的出,他开始时觉得我是个体弱多病的女流之辈,行止住宿言语间多少有点想做我主的意思,但几天下来见我言谈举止并非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深闺妇人,倒打消了小看我的念头。

李忠找的这家客店的客房虽然和我过去的住处不能比,但也算干净整洁,饭菜让送到楼上的房间里来,虽然不很合口,但想着身体要紧,还是勉强用了一些。

因着几天来旅途劳累,梳洗完早早睡下。这一觉睡的很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了,前几天晓行夜宿虽然并不着急,但也一直在赶路。想着今天不赶路了,到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我头一次真的感觉到自己不是格格、不是宫中女宫、不是皇上的女人、不是十四阿哥的侧福晋,只是这熙熙攘攘人群中的一个平凡人,

   马尔泰若曦在这个朝代生活了二十年,出了贝勒府就进紫禁城,走到哪都是前呼后拥一大群人,循规蹈矩的一大堆礼数,看人脸色猜人心思,即便被胤禛捧在手心里的日子里,也是如履薄冰,牵牵挂挂。从来就没有像平常人一样生活过。现如今真不知一个平常人应该怎么过日子。感觉昨夜睡了个好觉,身子轻快了些就想出去走走,活动活动,也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我现在有的是钱有的是时间。

   起来梳洗完,出门时见李忠在门外候着,告诉他店里的饭菜不合口味,想到外面去找找有没有可口的吃食。李忠一听来了兴致,高兴的说:“这里的吃食可多了,开封灌汤包、鲤鱼焙面、套四宝、清汤东坡肉、白扒豆腐、卤煮黄香管、炸八块都是很有名的”。我笑了一下朝楼下走去,李忠跟在后面,出了店门就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李忠说向左边走就有条街卖吃食卖东西的铺子很多,

   “看来你对这边真的很熟呀!”

   “奴才小的时候跟商贩跑过多回,后来当兵跟着十四爷也跑过,十四爷也是看着奴才见过世面,手脚利索才留在身边的”。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我虽穿着男装,但说话声音却是装不了的。跟着人流一路走过去,边走边看,过去也跟着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他们一起出去逛过,但总是顶着皇亲国戚的气势,从未象如今一样象个布衣百姓一样闲逛,其实在现代社会里我原本就是个贫民百姓,自由自在的活了二十五年,只不过在落在清朝的王府和皇宫里被圈了二十年,忘记了做一个小百姓的感觉,走在人流里想起八王府想起紫禁城都觉得是那么遥远的人和事,想起来恍如隔世。

   听着路边一个小摊铺的老板在热情的洋溢的吆喝他的“胡辣汤”停住脚步,这道饭我听过倒没吃过,李忠见我停住脚步很有眼色的走过去,捡了个干净地让我坐下,我向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也坐下,一人要了一碗,热腾腾的“胡辣汤”上来,老板还热情的问需不需要煎饼?我点了一下头,老板立即送了上来两个。喝了一口热呼呼的“胡辣汤”,一股辛辣味从嗓子直冲到腹部,多少年来吃饭都是以清淡为主,这么重口味的好久没有领教了,想着现在即不是在王府也不是在皇宫,如今在路上不可能再挑食,既然想周游四方,当然要接受四方的食物,这本身就是游历的一项内容。因此就勉强的喝了小半碗,开始觉得有点难以下咽,后来也觉得开胃,煎饼也吃了一小块。

   李忠付了帐我起身问:“附近有什么可逛的吗?”

   “大相国寺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这条街出去,向东走就能看到了”

  我知道相国寺是一个很有名的皇家寺院,我在现代社会曾到这旅游过,据说《水浒传》里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就是在这里,只不过那时我们看到的相国寺是乾隆皇帝拨款在原址上修建的,而我现在看到的大相国寺则因黄河泛滥,开封被淹没,建筑全毁。开封做为古都在清朝已经远还如宋、元、明时繁华,但大相国寺的香火则依然鼎盛。站在大相国寺的门前,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忽想到胤禛笃信佛教,不知他还在做阿哥外出办差时是不是到过这里。有没有在这里参拜过,一想到他心里忽觉得一阵抽着疼,手握着衣服里的项坠定了定神,赶紧转开了心思。进了寺门,首先见雄伟的天王殿,焚了三支香,进到大雄宝殿,跪在如来佛前我不知道自己该祈求些什么,那个现代世界里已没有了父母哥哥,没有了亲人,而这个世界里最亲的人却弃我如陌生人,胤禛,你真的就那么恨我,不肯原谅我吗?我以为离开紫禁城就离开了伤痛,可离开了伤痛,对你的相思和你的绝情却把我伤的更痛,既然你不肯原谅我,不愿再见我,那么我就祈求把你忘记。

在如来佛祖面前一直跪的双膝有点酸痛才起身。在寺里请了一部《金刚经》,然后走出相国寺。

  走出大相国寺,看见有不少衣衫褴褛的人向大相国寺后面拥去,我问李忠发生什么事了,李忠说是大相国寺开始施粥了,看着竞有这么多人就靠着别人施舍的粥活着,这还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康熙盛世,而那些乱世的百姓不知又是怎么活的!

  李忠见我有往那边去的意思,赶紧拦住说:“主子,不要往那边去了,那边是“人市”乱的很。

  “人市,什么人市?”

  “就是卖人的地方”

  “这还有专门卖买人口地方,这是奴隶社会吗?”

  “也不是专门买卖人的地方,只因这里常年施粥,很多流浪乞讨落难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有的人衣食无靠,在这找个人家干活或者把儿女卖到有钱人家为奴为婢,换一口饭吃,不致于饿死街头。那些有钱人就到这来买人或者雇人”

  说着话,我们已走到大相国寺后面,看到那么一大片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东倒西歪的坐成一片,有的人身下还有一片席子,有些人身下什么都没有。远远的看见有个女人靠在墙根,不知是病了还是睡着了,一个一二岁孩子在她周围爬着。

  我是知道历史的,开封这一带是黄河经常泛滥成灾,官府捐税又重,加上贪官污吏的盘剥,民不聊生,每年都有大量灾民外出乞讨,饿死在外的也不计其数。然而那时是在书上看过,在宫里时是听十三阿哥说过,如今身临其境才觉得这一切更是触目惊心。

  胤禛,是不是因为你做阿哥时经常在外办差看多了这种场面,才对那些贪官污吏深恶痛绝,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我停住脚步不想再过去,转身对李忠说:“回吧,我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