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第二章

步步惊心之生死相随 西风回雪 2098 2014-05-18 14:04:22

    是的,我要回家,即便我不是马而泰若曦,我是张小文,我也生在长在西北,我要那海阔天空的自由,那里风是自由的,鸟是自由的,我也会是自由的,我要那浩浩长风,吹去我过往岁月中不堪回首的记忆

  “若曦,可你的阿玛和哥哥已不在西北了,皇兄已把他们派往西南了,你忘记了吗?”

  “那个家我是不能回去,我只要离开紫禁城远远的,我只要到西北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以后想到哪都行,我要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再不要被束缚。”

  “西北那么大你想去哪?”

  “我想找个离家不远地方安安静静地待着,等修养好了,没人再记得我了,我想怎么样生活都可以,我离开那里已经那么久了,没有人会认识我的人”

  “若曦,你一定要这样吗?”

  “十四阿哥,我知道这样会给你带来麻烦,可在这里,我除了想念他,什么也做不了,过去和他在一起的一点一滴都像影子一样时时在我眼前出现,他即使再绝情,我却摆脱不了对他的牵挂,答应我吧,放我走,在过去的生活的影子里我没法活下去。”

  “可是从这到西北路途千里你的身体怎么吃的消?”

  “你放心吧,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衰弱至此只是因为多少年来忧思成疾,好不容易和他在一起,却又因他的心狠绝情使我再无生存下去的意愿,我不想活下去,即使华佗再世也救不了我,如今我再世为人,我定会好好珍惜自己”

  “好,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什么都不怕,我会为你做一切事情,我安排你走”

  “谢谢十四爷”

  他起身叫了巧慧进来,让她去准备一碗参汤过来,只说是给十四爷的,巧慧半疑半惑的出去,我静静的躺着想下一步该怎么做,等巧慧端了参汤过来,我心里已有了简单的计划。十四阿哥扶我起来靠在他身上,巧慧喂我喝了半碗参汤,我感到身上有了点气力,十四阿哥并没有放下我,而是搂紧了我,下颌抵着我的头发说“若曦,你还会回来吗?如果你在外面不想呆了,你随时来找我,我会一直守护着你,记得那年在浣衣局我给你的承诺吗?它永远都有效!”

  我无法面对十四阿哥的这份情意,我们自相识起,我一直纠结在与八阿哥和胤禛聚散离合的感情漩涡中,而从未意识到十四阿哥对我的这份情意,而如今曾经沧海,我去意已决,只能闭着眼睛任由泪水恣意的流淌,“十四阿哥,若曦今生无以为报,只求十四阿哥忘记过去的一切,好好珍重自己,你会平安终老的,若曦也希望能再见到十四阿哥”。

  巧慧听了我的打算一时呆住,随后又绝决的说:“不管二小姐怎么做巧慧都会陪着二小姐,我们回西北,回家过真正自由自在的日子”。

我伸手拉着巧慧的手说:“对不起,我不能带你走,你若走了就会引起皇上的怀疑,你留下他才会相信我真的不在了。你去照顾承欢吧,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你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我还活着,否则,很可能给我们都招来杀身之祸”

  “可是二小姐,你身边没有人照顾怎么能行,你身子又这么弱,我放心不下呀!”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只是你去照顾承欢,可能经常在皇宫里,你千万要小心谨慎,如果能少进宫就少进宫,不要让自己有事,知道吗?”

  巧慧开始抽抽噎噎的哭,后来拉着我的手放声痛哭起来,“二小姐,巧慧真的舍不得你呀,你这一去叫巧慧怎么放心”,我也不由的泪如雨下,巧慧自我成为马尔泰若曦后就一直照顾我,像我的姐姐一样关心呵护我,没有了姐姐,又没有了胤禛,她是我在这个世界里仅有的亲人了。

  说了半天话我觉得累了,闭上眼睛,十四阿哥把我放在枕头上,盖好被子说:“你睡一会吧,我在这陪着你”

  我说:“你也在那边的榻上眠一眠吧,明天还有事要办”,十四阿哥走到窗边的榻上躺下,巧慧看我闭着眼睛却不肯松开我的手,怕一松手我又要离开了,就一直拉着我的手靠在床头。

  一觉醒来,见巧慧正盯着我的脸看,看见我睁开眼睛,她笑起来:“二小姐,你真的醒了,我怕你又不想醒过来呢”,我心生感动对着她笑一笑说:“不会了,你放心”。十四阿哥也醒了,巧慧服侍着我和十四阿哥洗漱完,又服侍我和十四阿哥吃饭,巧慧见我饭吃的比平日好,喜极而泣:“二小姐只要你放开心思真心想好,你就真的能安好了!”十四阿哥看着我去意已决的神气,叹口气走了出去。

  傍晚,天擦黑时,一辆马车停在我住的小院门前,十四阿哥将我抱上马车,就如他将我从花园抱回屋一样,马车一路将我和十四爷还有巧慧拉到河边为我准备火化的柴垛边,十四阿哥又将我抱上柴垛,说想独自再陪侧福晋一会,让巧慧留下侍侯,把马车打发走了。见马车走远了,我走下柴垛,十四阿哥把我送到停在远处树林里的一辆马车上,如此大费周章,只是因为皇上在十四阿哥的周围安插了很多眼线,而前面所做这一切都是做给那些眼线看的。

  树林里的这辆马车是晌午时十四阿哥派出去送从西北请来的琴师的马车,赶马车的李忠是十四阿哥在西北征战时从西北带来的亲信,十分忠心可靠,对西北一带也十分熟悉,还有些功夫在身,他的家在甘肃,对外只说是送琴师回西北。

  乘着夜色,我离开了遵化,我知道,这次一走就真的走出了紫禁城,走出了胤禛视线,我控制着自己不去想他,对自己说他心里已经没有我了,他已经不再爱我了。

我再次离开远走高飞就是为了不再让自己心疼。

  走的很远了,看见树林那边燃起了熊熊火焰,一个在贝勒府、在紫禁城被禁锢了二十年,经历大喜大悲的格格、宫中女官马尔泰若曦不存在了,一个叫张小文的青年公子在熊熊火焰中凤凰涅槃,走向自己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