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八十三章 早就下药了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22 2021-03-21 13:50:40

  刚做完这一切,皇帝就派轿辇过来接卫如郁。启明殿内,卫如郁仍然温声劝道:“不如缓个几日再去祈福。”

  张宇成纳闷,“为什么?已经昭告天下,内务府也已经做好准备了。”

  卫如郁说道:“臣妾觉得河堤建造一半再祈福这不是更好吗?”

  张宇成笑道:“这一次我们要祷告天下,让苍天保佑河堤圆满建成,让天下风调雨顺,河堤造好后可以再祈福。”

  卫如郁深知这一次劝不动他了,她柔声道:“皇上,明天臣妾可以和你形影不离吗?”

  张宇成翻身扳过她的肩膀,细细的看着她小巧的脸“郁儿,朕求之不得。”

  宁国寺再次迎来天子祈福,全寺上下都准备妥当。主持带着众人下站在台阶之上,等待着天子与皇后的到来。

  这一路张宇成和卫如郁同乘龙辇,他听从了卫如郁的建议,加派大内侍卫在暗处护卫。

  卫如郁面色平静的坐在龙辇里,望着寺庙门口两旁观礼的百姓,对张宇成说:“皇上你看,你的子民是多么的爱戴你。”

  张宇成紧握她的手朝她欣慰的笑,“他们也是你的子民。”

  “皇上你答应臣妾,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放弃他们。江山和百姓你都要好好的呵护。”卫如郁在他耳边说道。

  他笑着侧目看着她的眼睛:“好,郁儿,朕答应你,定不辜负江山与百姓。”

  他们的模详在百姓眼里看来真正是和谐。皇上和皇后的感情真好呀,这是前朝之福,也是百姓之福,国泰民安的祥兆。

  主持走下台阶迎接帝后,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卫如郁说道:“皇后娘娘,咱们又见面了。”

  卫如郁颔首:“多谢大师当年的循循教诲,本宫受益匪浅。”

  整个祈福仪式完成之后,主持对张宇成说道:“皇上,今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康。是我天元朝的之幸。本主持会率全寺僧人为皇上和皇后祈福,为天元朝祈福。”

  张宇成微笑道,“多为皇后祈福。她是我们天元朝最好的皇后。”

  众臣子完成祈福仪式后都起身,张宇杰等人也在其中,他的眼神一直追随在卫如郁的身上。这两天他没有收到玲珑的消息,而且今天也没有看到她在卫如郁身边。

  他在想着,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总希望卫如郁能够看他一眼,她一定可以看懂他的眼神。

  可是自始至终卫如郁都没有看过他一眼,他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张宇文警惕的观察的四周,他们安排的眼线全部都分布好了。只等张宇成回厢房,他们就直接起事。

  卫如郁的心其实一直都很紧张,她很想用眼神制止张宇杰。但是她知道他们肯定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她随着张宇成回到后厢房,张宇成兴致盎然的说:“郁儿,朕听说寺庙后面有一片竹林,不如你陪朕去看看?”

  卫如郁点头:“臣妾回厢房稍作整理,还请皇上在此稍等片刻。”

  张宇成笑眯眯的说:“稍等片刻有何妨?哪怕是让朕等一辈子,朕也愿意。”

  卫如郁莞尔,转身走进厢房,把文心替她拿回来的东西,放进自己的衣袖里。接过文心递过来的水杯,轻抿一口。

  文心担心的问道:“小姐,你让我拿回来的粉是什么?”

  她只微微笑道:“你记住,等一会如果皇上有什么异样,你就把我给你的画像给他。”

  忽然外面人声喧哗,她暗思:“这么快来了,你把那副画拿来。”

  “什么人?竟敢行刺皇上!”侍卫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杀气。很快,院内响起了阵阵厮杀声。

  整个寺庙都被包围的密不透风,所有的内臣都集中在几个厢房里,门口有专人把守着。

  张宇成退到卫如郁所在的厢房门前,双手负在身后,凛然的看着院内的厮杀。

  渐渐的大内高手占了上风,将袭击的杀手逼到外围,但是他们也无法突破重围,双方僵持着。

  张宇成目光威严的一扫而下:“既然如此按耐不住,就该出来名正言顺的走出来,让朕看看到底是谁想要朕的江山。”

  卫如郁心里一阵狂跳,只听一阵熟悉的声音,在院落响起:“皇兄,本王按耐很多年了。”

  张宇成望看着张宇杰施施然走进来,走到院落中央,“原来真的是你。”

  屋内的卫如郁和院落的张宇杰同时心生惊讶,他难道知道些什么?

  张宇杰面色如常的说道,“皇兄,本王今死来,是想向你拿回自己的东西。”

  “如果你指的是皇位的话,朕现在就可以拱手相让。”张宇成同样面色如常。

  张宇杰没想到他会如此平静,他也笑了笑说:“既然如此,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两兄弟的身材都差不多,只不过张宇成穿着一身明黄,张宇杰则着一身白衣。

  在蓝天之下、院落之中,两兄弟都如天之骄子,面上神情就如谈话一般,完全看不出实在对峙。

  卫如郁暗暗的掐着时间,她从门缝中可以看到那一抹明黄,她明白张宇成在保护她。

  “朕只想问你,你将如何处置朕呢?”张宇成说道。

  张宇杰回答:“皇兄,本王觉得这宁国寺就非常好,既然你心态如此平和,不如在宁国寺安度余生可好?”

  “哈哈!”张宇成笑道:“你果然安排的很到位,但是朕并不希望在这枯灯寺庙里度过余生。”

  张宇杰也笑了笑,“那么,皇兄的意思是?”

  “你可知今天早晨,静太妃已经随太上皇去行宫了?在她走之前朕让人给她服了一记药,这记药的用途不用我说你也能知道吧?就算天下第一神医恐怕也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调配的出来。至于她能不能熬到几年后,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解药倒是有,就在太上皇的身上。朕想,你应该不一样静太妃此生都得不到解药吧?”

  此话一出,院内屋内的人都大惊失色,尤其是卫如郁。

  她没想到张宇成竟然早就洞悉了一切,并且提前做好了安排。她心里突然舒了一口长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