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七十九章 不要江山只要你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07 2021-01-08 20:07:08

  卫如郁从未这么冷酷过,她宣告着梦云的结局:“罪妇梦云,勾结外人,刺杀天元朝皇后,着废除所有位份,终身幽禁扶香阁,非诏不得出。此生不得为其提供熟食,每日只供生米及柴火,任其自生自灭。”

  说完,她头也不回走向殿外。

  扶香殿已成了梦云的活死人墓,除非张宇杰来救她。

  可是她因为自己的贪心,投奔了静太妃,向卫如郁伸手,如果张宇杰要救她,那卫如郁也不会原谅他。

  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动怒,但这番折腾还是让她耗了心力,让她感觉疲倦得很。

  当下,她躺在梨月宫里,隐忍着内心的无奈和厌恶。

  恍惚间看到烛光下忽隐忽现的明黄,听到小心翼翼翻书页的声音。

  一个激灵之下,她起身唤:“文心!”

  眼前却被一片明黄覆盖,是张宇成。

  他坐在榻边,伸手抚上她的脸庞:“郁儿,你醒来了?”

  卫如郁问:“臣妾睡了多久?”

  张宇成说:“没多久,刚好醒来用晚膳。”

  他进来时,看到她满面疲倦,心疼不已。

  因为她刚的伤好,晚膳用的相对清淡。

  卫如郁歉意的说道:“让皇上用这么清淡的晚膳,臣妾真是过意不去。”

  张宇成握住她的手:“无妨!只要能和你一起用膳,就算是吃青菜萝卜,也是世界上最香的。”

  “呵!”卫如郁心里笑,这皇上撩人的功夫说来说来。

  她同时莞尔,给他舀了一碗海参小米粥:“尝尝这个,挺鲜的。”

  “郁儿,对不起!”

  卫如郁不解的问:“皇上何出此言?”

  张宇成抓她的手在手心,生怕她飞走:“你这次受伤,和朕有着莫大的关系。是朕害了你。“

  卫如郁眼中尽是疑惑,她刚整理了和七王的情愫,下午又逼着自己去惩戒梦云。

  但是她心知,梦云根本就不是主谋。

  她还在调节无法惩戒主谋的不平心情,张宇成突然这么一说,让她觉得措手不及。

  她觉得自已实在无法在这一刻接受更多的真相。

  看到她脸上的疑惑,张宇成心中更加心疼,他料到她会误解。

  牵着她的手坐在软榻上,他试图缓解她紧张的心情,却又不得不狠心说下去:“一直以来,朕都在想一个名正言顺接你出冷宫的计策。不被大臣们垢病,不被天下议论是非。所以朕设计了一场刺杀。但绝不是伤害你的刺杀,而且让假刺客向朕下手,再由郁儿你为朕挡下刺客的刀剑。不曾想,这个本该是绝密的消息被人打听到了,变成了一场真正的刺杀,而且刺杀的对象竟然是你。”

  起初他说的缓慢,到后面满目愤怒,杀意涌动。

  卫如郁明白了他的意思,暗叹一口气,看着他英俊的脸庞上因恨扭曲了表情。

  她伸出手抚着他浓密的眉说道:“幸好臣妾的命大。皇上,不用这么焦虑,臣妾相信因果自有报应。”

  这一刀对她来说,何尝不是报应呢?

  张宇成说:“今天累了吧?其实朕可以下旨凌辰处死的。你何必亲自走这一趟?”

  “我们都明白,她也不过是个可怜人而已。”卫如郁的手搭在他的肩头上,把自己的脸轻轻的贴在手上。

  张宇成伸手抚住她的手掌:“朕当年太信任她了,才会把信鸽一事告诉她。如果不是她看到了起飞的信鸽,假传了信息,朕安排的人就不会以为行动暂停。而她找来的人,却个个都想要你的命。她什么时候存了这么狠的心。”

  “臣妾与她本无仇,她也是极有才华之人,不曾想与臣妾竟有这般不堪之缘。这样也好,总算是有个了结。”

  张宇成转身,双手扶着她正视自己:“朕会向父皇请旨,废除静太妃,逐她出宫,为你讨个公道。朕知道,如果不是她的安排,梦云没有这样的能耐。”

  卫如郁俯下身,把头低下去,靠在他的肩上:“皇上不可。她到底是七王的娘亲。”

  张宇成手上不自觉的用力,紧紧的把她拥至怀里:“朕小时候,特别想和七弟玩耍。无奈母妃不让,朕就偷偷的去找七弟,没想到碰到静太妃。本以为一直性格温和的她会善待朕,却不想,她竟然凶狠的对朕说,以后天下都是七弟的,不要想着来抢他的位置。”

  卫如郁伏在他坏里,抓着他胸的衣服:“想不到静太妃竟然是这样的人。”

  “所以,她留不得!”张宇成的声音冷得像冰。

  卫如郁抬头,闪亮的眸子里星光点点:“皇上,不瞒你说,臣妾以前觉得你的母妃很是有手段。可现在看来,后宫的女子,谁不是从清纯少女变成那样的呢?臣妾不想成为那样的怪物,对梦云已是极致。往后,在这深宫里,臣妾不愿再做伤人性命的事情。如若是触及到皇上的江山,臣妾会以死袒护。但,真的不想再为后宫之事让双手徒增血迹。”

  张宇成心中一暖,卫如郁说愿意为了他的江山以死袒护!

  可是,他怎么舍得让她死?他怎么能让她死呢?如果她死了,这世间江山要了这何用!

  他细细的看着她的眼睛:“朕终于得到郁儿的心了是吗?朕何德何能,能让郁儿愿意拿命守护朕的江山。朕宁愿不要江山,只要你!”

  卫如郁双眼微闭,再睁开时却是满目泪点:“皇上今晚可以不走吗?”

  张宇成双手一颤,再次将她拥入怀中。

  梨月宫里,灯火昏黄。文心为主子放下最后一重帏帐,搬了一个软垫坐在角落里,为主子守夜,眼里也尽是泪光。

  这么久了,小姐终于和皇上琴瑟交合。

  帏帐内,张宇成爱惜的褪下卫如郁的贴身小衣,温柔的在她雪白的肩膀上吻去,慢慢移到她精致的锁骨。

  用手捧起她的脸,盯着她樱红的唇,轻轻吻上,生怕惊扰了她。

  玲珑看着顺王府暗沉的烛光,想起梨月宫里的烛光,心中一沉,再望向张宇杰,只见他脸上一片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