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七十七章 谁想要我死?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14 2020-12-15 14:39:34

  静太妃面对怒意暗存的张宇杰,却怡然自若。

  当着儿子的面,她细嚼慢咽的喝了一碗血燕,还让侍女端过一盆新晋的兰花,细细品了一番。

  这才慢悠悠的正眼看张宇杰:“怎么?这是来找你娘亲兴师问罪了吗?”

  张宇杰在她凉着自己耗时间的过程中早就平静下来。

  即使是暗怒,此刻也都隐藏的非常好。

  他就像与江湖客谈判那般淡然:“儿臣不敢兴师问罪,只想要一个答案。不过,我现在已经有答案了。”

  静太妃眼神微闪,她离开儿子已经近10年了,他的性格、为人处事的方式,她其实并不了解。

  听着他的语气,她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缺失感,甚至有一样东西正快速的抽离自己的心,让她想抓却抓不住。

  “是吗?看来你心里认定是娘亲所为?”静太妃抚着自己的甲套。

  张宇杰不语,他知道这是一场心态博弈。

  静太妃多年在宫外,容颜却保养的非常好,纵然如此,她精致细腻的皮肤上还是有了细纹,此刻却呈现出凄苦的笑容,声音也在发颤:“本宫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原以为现在能过上舒心的日子了,没想到儿孙福却这么薄,回到自己家里还要被儿子怀疑。”

  张宇杰注视着她细微的面部表情,他也不了解自己的娘亲。

  正因为是娘亲,所以,他唯恐自己看不出破绽。

  正所谓关心则乱,他既担心是她做的,又害怕该如何面对。

  “母妃这么多年在外受苦,儿子也心有所累。如今母妃既已回宫和父皇相聚,儿子也了却了一番心愿。今日与母妃作别,儿子会向父皇和皇上请旨,为我朝驻守边疆。母妃也得以安享与父皇的重聚之乐,不用再被其他的想法左右。”

  “杰儿!”静太妃的玉手悄然握紧桌角,“你怎么又说这样颓废的话。那个位置本就是属于你的!”

  “不!从来没有一天是属于我的。是你一直在自以为是而已。既然没有在我手里过,那就不是我的!更何况,我们都是父皇的儿臣,天下是谁的都一样。”此话一出,张宇杰怔住了,这不是卫如郁说过的吗?

  “你糊涂!!”静太妃急下软榻,冲到他面前,指着他说,“你,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忘了自己最大的抱负!莫说这次不是本宫做的,本宫此时倒希望她早点死!”

  张宇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刚才说这次的事不是你做的?那你知道是谁做的?”

  静太妃一愣,冷哼一声:“哼!只要有本宫或者一天,你就别想着放弃。这么多年,本宫靠什么活着?靠着就是看着你走上最高的位置。谁要阻挡这条路,本宫一定不会放过她,就算是卫如郁,也只能去死。”

  “本宫的生死岂是你能决定的?”门口传来一阵冷冷的反问。

  两人惊讶的往门口望去,卫如郁正走进宫殿。

  她换了件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鸾凤凌云髻上是一枝夺目的双凤衔珠金翅步摇,种种装饰都昭示着她的身份。

  面容没有一丝笑容,嘴角却自然的上扬,敛洌的双眸里目光冷清。

  她没有故意摆架子,却让人觉得不怒而威。

  张宇杰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心疼万分。他躬身行李:“臣弟见过皇后娘娘。”

  宫女早就被遣走了,只剩他和静太妃。

  静太妃看着儿子向卫如郁行礼,心里恨极。

  此时没有外人,她顾不上什么里子面子:“罪臣之女也能当上皇后,我天元朝当真是昏君当道吗?”

  张宇杰眼神锋利射过来:“母妃在皇后娘娘面前不要信口雌黄。”

  卫如郁却不在意的笑了笑,在殿里踱了几步,就像在欣赏摆设:“黄花梨的家具是不错,金澄澄的看着就舒服。”

  “皇后到本宫这来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静太妃很不客气的回她,“不用如此惺惺作态。”

  “静太妃,在王爷面前,连戏都不愿意陪本宫演了吗?”卫如郁双手搭在一起,缓缓扭过身看她:“太上皇所剩妃嫔不多,听闻静太妃当年性格温婉,从不争抢,深得宠爱。本宫想,那你一定是最懂后宫体统的吧?今天,本宫要去审讯一位妃嫔,但怕规矩不到位,特来请静太妃陪同前往。”

  “什么?”静太妃皱眉,她原本以为卫如郁是来质问自己的,“审什么嫔妃?”

  “本宫大病,不,大伤初愈,皇上命本宫掌管六宫。只是,身体其实还抱恙。只怕审问之间会有所差池。静太妃掌管六宫也有段时间了,不如陪本宫走一趟,本宫心里也有个底气。”

  静太妃与张宇杰对望一眼,他们几乎都明白卫如郁要审谁。

  张宇杰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又心疼的目光,这还是如郁吗?

  卫如郁这次没有带玲珑出来,只有文心和另外两位牛高马大的宫女,一看就是有点腿脚功夫的。

  其中一位宫女用看似恭敬,实则强迫的语气对静太妃说:“太妃,请吧!”

  张宇杰说:“皇后一定要这样吗?”

  “本宫敬畏太妃,亲自来请,难道本宫的诚意还不够吗?”卫如郁直直的看着他。

  静太妃扶了扶自己发髻上的步摇:“那就走吧!本宫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大事。”

  “谋害本宫,静太妃说算不算大事?”卫如郁轻飘飘的说了这句话,转身往宫外走,“王爷就请回吧,后宫不是你长驻之地,你别在这落了他人的口舌。”

  张宇杰听着她冷冷的语气,却难过的很。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不要再想着反了!

  青石铺就的路上,几道缓步而行的身影,为首的正是卫如郁。

  穿梭在绿荫错落间,她甚至还侧头和静太妃小声说着什么。

  远远望去就像是融洽的没有丝毫嫌隙的闲聊。

  扶香殿的大门是红色的,只是红的有点灰暗。

  这是长久无人打理的缘故!

  看着门匾上三个大字,静太妃冷笑:“都说冷宫冷,依本宫看,这里连冷宫都不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