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七十五章 过得去吗?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22 2020-10-09 20:08:39

  张宇成守在卫如郁身边,唯恐错过她的声声息息。

  他很想把她搂在怀里,但是不花说了,要让她平躺,以免触及伤口。

  不顾天子的形象,他靠在床榻边坐下,紧握她的手,目光盯着她腹间缠着的绷带。

  纵然一圈又一圈的缠绕着,仍有隐约的血水渗出。

  张宇成面色难堪到极点,内心又悔又痛。

  开口,语气冷酷无情:“去查,是哪里出了问题。”

  陈康已经陪着他守了几个时辰了,早就明白他停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他向前一步:“皇上,已经派人去查了,明儿一早就能有结果。皇上别急,先陪着皇贵妃渡过这一难关。”

  他的话字字都说在张宇成的心坎上,是呀,天大的事都比不过卫如郁今晚能不能撑过去。

  门外太医院也陪守着,刚过子夜,张宇成忽然觉得手心温度升高。

  猛然抬头一看,卫如郁整张脸通红,呼吸像是被掐着似的重了起来。

  他心头一慌:“如郁!”同时却被自己的声音惊醒,她听不到自己的呼唤。

  “太医!太医!”他也很久没有进食了,半夜里,声音更是沙哑又低沉,却饱含威严。

  太医战战兢兢的凑过来,隔着手帕把脉,斗胆往卫如郁脸上望去,吓得跪在地上:“皇……皇上,皇贵妃娘娘她发热度了。”

  张宇成猩红了双眼:“你当朕不知道吗?朕要的是办法!不花呢?不花呢?”

  几个太医都素手无策之时,不花端着一碗药进来了,他没有下跪,而是把药递给张宇成:“皇上,臣去熬药了。原本希望这药用不上,没想到还是得请皇上为皇贵妃喂下去。不知冰库里可还有存冰?若有,请尽数取来。皇贵妃热度过高,请皇上着人为娘娘擦拭冰块降温。”

  张宇成听他一口气讲了这么多,才忍住没有恼怒。

  碗里的药又浓又稠,张宇成试着抿了一口,这药苦到心里了。

  犹记得他上次为卫如郁喂药,她意识中是抗拒的。

  用勺子舀了一小口药,他试着喂到卫如郁微微开裂的唇边。

  许是她感受药的清凉,许是她也心有不甘,苦药竟然都喂下去了。

  张宇成心头一酸,手也有点发抖,他一定要把事情彻查到底,把人交给卫如郁处置。

  彼时,不花趁着回府拿药的借口,来到顺王府。

  张宇杰的表情却是恨而不能。他拳头紧握,都能看到紫色的血管。

  “她如果过去了,本王也会让他们陪葬。”

  不花忙了大半夜,有点疲倦,又不得不打起精神:“你一点都不怀疑是她做的吗?”

  张宇杰满面纠结,他何尝不知道是谁?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明目张胆,而且毫无顾忌!

  不仅走险,更是不顾及母子情分!

  事情太过突然,也太过巧合。

  他听说,皇上只是临时起意散步,但是刺客却像早就潜伏好了。

  缓缓转过身,他说:“阿忠,到宫里去一趟。”

  阿忠听命,瞬间没了影子。

  不花摇摇头:“没想到救了你母妃,却成了最大的障碍。”

  张宇杰心里清苦烦乱:“母妃这么多年受苦在外,心境自是不同。”

  “那计划进行不下去了。”不花追问。

  张宇杰忍不住发颤:“先救她!务必救活她。”

  不花这才露出点得意神色:“普天之下,如果我救不了她,就没人能救了。她出不了宫,你也成不了事。本神医劝你不如直接要这天下,同样可以坐拥江山美人……”

  话还没说完,张宇杰的眼神如寒冰般扫过他俊俏的脸庞。

  他睨了一眼:“或者如了她的意,要她,放弃天下。”

  张宇杰从救静太妃出宫起就一直把团聚、得天下当做毕生心愿。

  其实他明白,在自己心里,团聚几乎是不可能。得天下是一直认为,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但是,碰到卫如郁后,她告诉自己,只要是贤君,无论是谁得天下都是一样的。

  她不希望自己和兄弟手足相残,宁愿隐姓埋名和自己隅于一方。

  可是,就在天下、母妃、卫如郁之间,他纠结了很多次。

  纠结的不像那个果敢的自己!

  他知道,自己既想要她,又想给她最尊贵的身份,而这一切只有夺才能得到。

  终于,他下决心只求如郁,却被自己的母亲生生挡住。

  原本以为母子相聚可以安抚自己多年清苦,可是他却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母妃仍眷恋宫闱,向往权力。

  在通往太后这条路上,只要有人成了她的绊脚石,她都会除之而后快!

  她却没想过,今时今日,如果没有了卫如郁,张宇杰对这天下就彻底的失去了兴趣。

  他还没有去想,卫如郁醒了后,要如何质疑静太妃。

  他现在只想她不要出事,一定要好好的。

  如果她能躲过这一劫,他绝对不再纠结。

  天下他不要了!顺王府,他不要了!母妃,恐怕,她早就抛弃了儿子吧?

  如果一定要得天下,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只有成为最权力的人才能拥有她。

  卫如郁不想死,最起码在她烧的浑浑噩噩间,她只有一个念头:药呢?有没有药?她要吃药,她要活下去。

  从来没有这么渴望活下去!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她不曾想过害人,可是却屡屡被害。

  怎么说自己也是穿越过来的,虽谈不上才女,至少也不能被害成这样。

  两边世界里谈个恋爱都这么不顺利,她再也不想忍了。

  既然是强权世界,那就让她活下去,她是皇贵妃,她也有无上的权力。

  她不知道的是,在自己昏迷的过程中,张宇成已经颁发圣旨,因其忠心护君,迁出冷宫,册封为后。

  没有一个人敢对圣旨发表异议!卫如郁受伤是实,皇上护她理所当然。

  但是即刻封后确实不妥,可是除了她还有谁能担的起后位?

  就这样,卫如郁又一次还在病榻就被册封高位。

  她醒来之时,喉间干渴不行,想张嘴要水喝,却感觉有人用温水在自己嘴唇上不停的擦拭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