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七十四章 天不绝命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45 2020-10-09 00:09:51

  张宇成并没有看她,而是望向前方。

  这条路真长,有点看不到尽头,延伸之处似乎还和夕阳重合了!

  天边被夕阳衬托的像繁锦一般的云朵,正慢慢的散去,暮色初现。

  晚风乍起,因通道的宁静发出阵阵呜咽。

  张宇成的神色有点异样,似乎在等什么。

  风声越来越大,他再次握紧卫如郁的手,自己则往前一步。

  卫如郁只听到风声急骤增强,不对,不是风声!而是有人极速在通道里过往。

  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被一群黑衣人包围了。

  张宇成护着她在身后:“看来朕的后宫是出了问题!”

  明知问了也是白问,所以,他完全不问。而是迅速的伸展身手,与对方厮打起来。

  卫如郁没想到,身着龙袍的他身手敏捷,动作快、稳、狠!

  因为他同时要护着自己,所以她既不尖叫,也不逞强。

  老老实实的随着他的步伐,躲在他后面!因为,暴露自己就会让他分心。

  只是有时候,需要他护着点,她有点跟不上。

  他也不强攻,只是做着防守!一时间,卫如郁思虑万分,难道是张宇杰的人吗?

  但是,瞬间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张宇杰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

  就在她找不到思路的时候,眼前忽然精光一闪,铮亮锋利的刀/锋直接落在她面前。

  耳边传来张宇成的斥喝声:“放肆!”

  她暗吸一口气,身体往下一蹲。

  头上落下一片阴影,张宇成掌峰朝下,往刺客的大椎穴上狠狠的敲了下去!

  她灵巧的回过身,很快被他一把护在怀里。

  她从未见过他脸上有如此沉重的杀气,低沉的气息围绕在他周身,喉间发出威严的声音:“护驾!”

  黑衣人群起而攻之,他搂紧她,双腿快速往后移动,另一只手挡在身前,不让他们靠近。

  他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与黑衣人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但是对方也没有放弃,紧紧追赶着。忽然,卫如郁耳边一阵疾风闪过。

  张宇成拥着她侧身躲避,一支利箭飞速冲向无尽的甬道。

  卫如郁这才感到恐惧,对方这是下狠手了!

  没等她来得及思虑更多,她侧目感觉到一记利光,头一偏,果然又躲过一把利剑。

  黑衣人目露凶光,剑锋突然一转,往张宇成砍去。

  卫如郁心里狂跳不已,皇上不能死,否则会天下大乱!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张宇成,横过自己的身体,生生的挡住了利剑!

  她清晰的感觉到身体里的一阵凉意,还有金属刺进肉身的声音。

  但是,她没有痛感。

  只看到这群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跃上墙头,很快不见了身影。

  她微微张着嘴,想转身看看他们到哪去了。

  却发现身体沉重的连转身都难,脚下开始发软,她想躺下。

  她看到张宇成脸上几近疯狂的神情,透露着恐惧、悲伤和愤慨。

  从他张着的嘴型来看,他似乎在吼!

  而且,他的眼眶里竟然有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她举着手朝着墙头指去,想告诉他,那群刺客跑了,快去追!

  可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渐渐的,她的手也软绵绵的耷拉下去。

  阵阵倦意涌上来,她觉得自己被张宇成拥的更紧了。

  哎,这个男人,下次要好好告诉他,少动手动脚。

  眼前的张宇成越来越模糊,耳边开始出现纷乱的脚步声,还有那惴惴不安的呼喊声。

  “好吵呀!”她想着,再也忍不住,慢慢的睡了过去。

  张宇成看着怀里的她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模样,渐渐失去生气的身体,还有腹部正在不停往外涌出鲜血的伤口!

  他满脸狰狞,绝望的嚷着:“御医,御医!传御医!”

  张宇成的寝殿里,一盆盆触目惊心的血水从他眼前端过。

  太上皇与静太妃也闻讯赶了过来,一看到这个场景,都不禁皱眉。

  静太妃轻声到:“皇上,为什么不送她回自己宫里疗伤?这般血污实在是扰了天子的寝殿。”

  张宇成背着手,扭过头看了看她,并不说话,眼神却犀利的很,就像要把她看穿。

  她并不胆怯,大胆的迎着他的目光,又看向太上皇:“太上皇,臣妾说的可在理?”

  张广渊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问张宇成:“成儿,这是怎么回事?冷宫怎么会有刺客?他们的目标是谁!”

  张宇成紧绷着脸,面色铁青,薄唇微启:“恐怕是父皇的爱妃想要置郁儿于死地吧?”

  张广渊面色微变:“皇上不可口不择言。”

  张宇成冷漠的说:“难道整个皇宫里,不是只有她最希望郁儿出事吗?”

  “真是当局者迷!”张广渊轻拍了拍他,“静太妃最近是出入冷宫,也在她面前做了点规矩。但她如果想置人于死地的话,这么做岂不是太显眼?”

  话虽如此,但是张宇成心里却认定就是静太妃所为。

  卫如郁还没有脱离危险,他也不想在这里大声喧哗,冷着脸:“是与不是,朕自然会给郁儿一个交待。你们请回吧!”

  静太妃看他连自己父皇的面子都不给,知道他是恨到了极点。

  她内心涌出一丝快意,往内殿看了看:“既然皇上这么说,本宫也等着这一天,也好还本宫一个清白。”

  内殿传来一阵呼声:“快!补血丸!”

  这是不花的声音!张宇成一个大步跨进内殿,只见卫如郁面色如土,整个人一点生气都没有。

  不花迅速往她嘴里塞进一颗补血丸,在她伤口周围连点几处穴位,并快速扎进新的银针。

  这才看到她呼吸稍微平稳了下来。

  不花脸上尽是豆大的汗珠,其他几位太医连递银针的手都在发抖。

  刚才,卫如郁的伤口突然血崩,止都止不住。

  张宇成放低声音,压抑住想要拥抱她的冲动,低沉的问:“可是大好了?”

  不花微点头:“终于止住血了,今晚只要娘娘不发热度,就能挺过这一关。”

  张宇成冷酷的说:“如果皇贵妃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太医院就等着陪葬!”

  下半夜,他在张宇杰面前说这话时,却是心有余悸:“好险呀,差点就过去了。如果真没了,你会不会让我陪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