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七十三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02 2020-07-23 17:15:38

  张宇成饶有兴趣的吃完整碗甜品,眉眼里尽是期待的看着卫如郁说:“郁儿,朕要接你出冷萃宫。”

  卫如郁打了个冷颤:“皇上,现在这个时间点未免有点不妥吧?”

  “不妥吗?”张宇成重复着她的话:“你说的对,后宫要安宁,前朝才能稳定。朕不管他们有多少说法,也要快刀斩乱麻。郁儿,朕是皇上,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朕要这皇位有什么用?”

  他说这番话,语速并不快,语调也很平稳。

  其实,谁都明白,只要是卫如郁,无论时间多久,都会有人非议。

  如此看来,张宇成的性格其实是很果断的。

  但是,她的心里却在期盼这几天就能去蝴蝶谷了呀!

  她起身行了个礼:“臣妾听从皇上安排。”

  张宇成一愣,她很少这样什么都不说就顺从自己的意思。

  看着她清秀的没有任何欲望的脸,就和她进王府时一模一样。

  他伸手一带,就把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用力一拢:“后位,朕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卫如郁突然被他紧紧箍在怀里,却没有挣扎:“你废了梦云?”

  “她给你下了药,朕自然要为你讨个公道。”

  卫如郁从他怀里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脸,由下至上望去,线条刚毅,气宇轩昂。

  与她对望的黑瞳里流露出来的是最平常的普通男子面对爱人的温柔。

  张宇成眼前是一张白皙的毫无杂质的脸,乌黑瞳仁里净是纯净,唇不妆而红。

  喉结微动,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一股躁动不安。

  偏偏卫如郁的声音还那么诱人,可是说的话却让他有点哑然:“皇帝的宠爱,真的宠多过爱呀!你把她废了,没有了你的宠爱,让她日后在宫里怎么办?”

  张宇成面上一滞,卫如郁轻轻一挣,离开了他的怀抱。

  “郁儿,朕对她的感情不假,不再爱恋也是事实。那时,她的身份低微,要让母后接纳她,真的太难。因此,朕一门心思就是如何接她入府。不仅如此,母后还一直逼婚,对象又是卫家,朕只想逃!对于当初的朕来说,梦云确实就是港湾。”张宇成压抑下内心的躁动,盯着她缓缓地说。

  她面上一笑,心里却吃紧,话题好像不太对劲:“自古君王都是如此,在不同的时间宠爱不同的女人。皇上也是君王,自然逃不过这个规律。”

  说完她望向屋外!冷萃宫的院落里什么都没有,日头还没有落下,余晖散在屋檐墙角,显得有那么点凋零。

  张宇成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对梦云,朕是喜欢。对你,朕是爱恋!如果你不喜欢朕有其他的女人,那朕把后宫遣散了就是!你是朕的皇后,也是朕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不是说,朕也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朕现在要的只有你!朕这一生只要和你成一双人。”

  ……一个张宇杰会撩人,想不到,这个当了皇上的张宇成也这么会撩人。

  此番话听下来,叫人不感动那是假的!卫如郁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臣妾真的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宇成坦然面对她的目光:“朕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很长一段时间,朕都在自我否定而已。郁儿,你如此在意梦云,让朕很是欣慰。”

  她微微闭上眼,好吧,就陪他演几天戏吧!横竖,离开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既然如此,臣妾就依皇上的意思。只是,只是,什么遣散后宫是万万不可以的!”

  张宇成狂喜,这是不是答应自己了?他再次握紧她的手:“朕真庆幸当初把你牵进了王府。”

  卫如郁鼻间莫名一酸,眼眶红了,赶紧扭过头去,却被张宇成看在眼里。

  伸出手,他捏住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

  她垂睫低眉,拼命想止,却怎么也止不住眼泪。

  进太子府那天,原本是她和张宇杰相约见面的一天。

  如若不是进了太子府,恐怕她就进了顺王府了。

  面对张宇成这般真诚的坦白,她既难过又恼火。

  她实在不愿意欺骗他呀!

  见她莫名落泪,张宇成着急的不行,连忙抬手为她拭泪:“郁儿,还不肯原谅朕吗?”

  她婆娑双眼,满心内疚:“臣妾从来没有怪过皇上,何来原谅一说。臣妾只是想起了卫家的过往而一时感伤,还望皇上恕罪!”

  张宇成心疼的看着她:“郁儿,无论你做了什么事,在朕这里都是无罪!”

  卫如郁倒吸一口冷气,看着他坚定的神情,在心里说道:“对不起,张宇成!我爱的不是你。但是,你是好人,这辈子你一定要当个好皇上。”

  “想什么呢?”见她半天不说话,张宇成心疼的抹去她眼角的泪。

  她清醒过来:“不早了,臣妾陪皇上用膳吧!”

  张宇成却再次握紧她的手:“朕似乎从来没有和你散过步。你看,夕阳甚好,陪朕到甬道里走走。”

  卫如郁有点纳闷,冷宫的甬道其实挺瘆人的:“皇上,傍晚了,冷冰冰的宫墙没什么可看的,挺,冷清的。”

  她说的有点犹豫,实在不想说出冷宫挺冷。

  张宇成看出了她的心思,牵紧她的手:“朕是真龙天子,有朕在,你不用担心。”

  从背影看去,两人真的称得上是一对璧人。男人高大英俊,身影挺拔;女人娇小玲珑,温柔可人。

  走出宫门,看着朝着前方延伸的甬道,两旁暗红的宫墙,卫如郁感到莫名的压抑。

  她不自觉的收了收手——却被张宇成抓的更紧:“陪朕走走!”

  他的个头很高,此刻放慢了脚步配合着她。

  两人踏上青石板铺就的道路。因为年久失修,青石板显得陈旧的很!

  张宇成几乎是踱步而行,每踏下一个脚印就用着全身的力气似的!手上的力气也没有减弱,紧紧的握着卫如郁的手,像是要拽她一辈子。

  卫如郁不解的看着他:“皇上有什么心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