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七十二章 席妃之意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32 2019-04-23 23:44:02

  既然有人要体现自己的一片好心,那还是要让人家如愿的。

  玲珑和文心把衣服也一件件摆放了出来,张宇成默默的看过去,笑着说:“席妃入宫不久,并不了解郁儿的个性。看来她是送错东西了。”

  卫如郁也笑了:“也是一番好意嘛!”

  张宇成能察觉到她的心情十分之好,宫人们又开始布置午膳,他指了指他们说:“每天这么热闹,只怕郁儿只当是看戏吧?”

  卫如郁知道他的用意:“皇上你这是何必呢?他们本就是苦命人,还成天折腾他们。”

  “你别以为朕不知道,这些人呀,坏着呢!”张宇成放低声音,悄悄在她耳边说着。

  她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话,只觉得耳边一痒,忙往一边躲了躲,笑着问:“皇上为什么这么说?”

  “哼!”张宇成索性半躺在软榻,“朕小时候见过一个宫女偷偷把东西藏在一个后妃的院子里,没多久,那个后妃就出事了。你以为他们命苦?朕这是让他们干正儿八经的话,好过他们去做那见不得人的事。”

  卫如郁小声的说:“哪朝哪代都一样的。”

  张宇成转过脸看她:“朕记得你没少和我说哪朝哪代这句话,看来郁儿是饱读诗书。”

  卫如郁忍不住笑了,想着,饱读什么诗书呀,看多了电视剧才是真的。

  这是自来到天元朝以来最开心的一天。自从意识到回不去了,她就一直等着能出宫呢!

  她的好心情感染着张宇成,连用膳都觉得很香。

  她也特意多吃了点,以后想吃御膳房的菜,估计还很难了呢!

  陈康见这两位主子吃得特别香,心里松了一口气。再看看文心,只见她也是欢天喜地的。

  他寻思着,不出多久,皇上就该接卫如郁回宫了吧?

  这次回宫,恐怕就不只是皇贵妃了,只是,恐怕皇上又会被前朝。。。

  这么想着,他望向卫如郁。

  一直以为都觉得这位主子是个明事理的,想来,她能阻挡张宇成吧?

  后位,目前实在是不适应她啊!

  万事还得以天下为重,而他是万事以皇上为重。

  席妃在自己的宫里听着小太监的回禀:“禀娘娘,冷萃宫那位主子把东西收下了。”

  席妃生得漂亮,因年纪不大,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平常一双大眼总是水灵灵无辜的很。

  此时,却在深思探究着,透露着与往常不同的眼神,她道:“你给本宫说说冷萃宫里的场景。”

  小太监听命,一五一十的把冷萃宫冷冷清清的摆设学说了一遍。

  她起身往御花园走,小太监就跟在后面说了一路。连伺候她的宫女都听着觉得非常新鲜。

  正说着呢,远远的看到一众宫人开始行走。

  只听她宫里的主管嬷嬷说:“娘娘,这是御膳房的人准备去冷萃宫送膳了。”

  她的眼中露出了稀奇天真的神色:“还真是如此呀?”

  嬷嬷小声的说:“可不是嘛!天天这么折腾呢!”

  她好像不想往前走了,掉头回自己宫里,随手折了一片叶子:“万绿丛中一点红。”

  “娘娘你放心,只要皇上到咱宫里来,奴婢都会把外面的消息锁得死死的,断然飞不进来。娘娘只要。。”嬷嬷讲话的声音越来越轻,轻得只有席妃能听到。

  在几位新人中,她的位份是最高的,因为张宇成前几日到过她宫里,内务府自然是不敢怠慢。

  她用膳也是很讲究,一道道菜下来,挨个尝了个遍。想到那晚张宇成在她宫里,嘴角不禁冷笑了。

  自入夜,她就让宫人下了宫锁,就怕有其他的消息传进宫来。

  张宇成与她看了会诗词,向她解释了几句便没了兴趣。她哪里会看不出来呢?

  于是,她主动对他说,歇息吧!他犹豫着往殿外看了好几眼,才答应下来。

  那晚她心神紧张的挨在他身边一动都不敢动,怎么也等不到他的动静。

  待她偷偷抬眼看他时,发现他竟然是半坐在床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原来,大家的传说都是真的。在这个后宫里,他独宠那个冷萃宫的女人。

  那不是一个罪臣之女吗?不是早就应该降位了吗?

  她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办法。嬷嬷提醒了她:投其所好。

  既然皇上喜欢那个女人,就得去巴结她!听说静太妃停了她的奉例,想必一定东西俱是没有的。不如给她送去吧!

  纵然是会得罪静太妃,但可以讨得皇上的喜好。皇上天天去冷萃宫,必须会看到自己送去的东西吧!

  用着膳,她又开始问话:“皇贵妃娘娘可喜欢那些东西呀?”

  小太监一时语塞,他实在看不出卫如郁的真实表情,因为,他哪里敢看?

  “禀娘娘,您送去的东西,冷萃宫那位自然是欢喜的。”

  “你们这些天都留意着点,看看她是否穿了本宫送去的衣服。”席妃吩咐道。

  那些衣服都是她喜欢的好料子,做的都是最新的款式。出手的时候,她可是有点心疼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罢了!

  。。。

  文心与玲珑早就把这些衣服又收回了柜子里,压在最下面放得好好的。

  皇上这会又在看卫如郁的画了。玲珑在旁伺候着,看出卫如郁满脸的不自在。

  可偏偏皇上心情好得很,她也纳闷了,为什么画出来画像,总是有点像张宇成呢?

  卫如郁给她使了个眼色,她悄悄然退下去。不多时,手里就端着一个小盘子出来,盘子上放着两只晶莹剔透的碗。

  张宇成见着有点稀奇:“这两只碗倒是精巧的很,竟然是透明的。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哪来的?”

  碗是好碗,碗里的东西也很好。盛着乳白的牛乳,里面搁着切得碎碎的黄色的果仁,看上去特别有食欲。

  卫如郁笑道:“臣妾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的,这是席妃送来的,皇上尝尝,东西是臣妾教玲珑做的,准保你没吃过。”

  这确实是新做法,类似于她在现代时吃过的西米露。可惜材料缺乏,只能做个大概模样,内容却是大不相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